老龄化社会促成新生意:“陪人看病”受资本青睐

2015-08-17 07:52:5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王蔚佳

  [以“互联网+”形式走进东城区北锣鼓巷的陪诊模式有可能成为全市的社区养老和就医样本]

  即便对于腿脚利索的刘大妈来说,到离家7公里外的“301”(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下称“301”)看次病,也是“想想就犯怵的事儿”。

  “坐车不难,走路也能走得动,可是医院太大、人太多了,一进去就懵了,光在里面转圈儿了。”在人声嘈杂的301门诊大厅,刘大妈指着东西两侧的8部电梯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个电梯我每次来都得等三四趟才上得去,回回挤一身汗。”

  2014年岁末,为缓解巨大的门诊压力,301启用了新建的门急诊大楼——这个总占地36.8平方米的建筑地上17层,地下6层,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门急诊大楼。尽管如此,在高峰时间挤上电梯依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73岁的刘大妈说自己“一身病”,每个月几乎都要到医院做检查、化验、看大夫——“以往都是儿子早上五六点起床挂号,然后再回来接我,每次看病他至少得请假半天。”

  今年7月,刚刚上线的安心陪诊迎来了第一批用户,刘大妈的儿子尝试着预订了一次陪诊业务——按照刘大妈事后的评价,这个方便的陪护服务不用像以往看病那么早起,有服务人员替你楼上楼下交费、拿药、取化验报告,“我就坐在诊室门口等着就行,特别安心,而且还不贵。”她说。

  让具有医疗背景的人陪同患者就诊,节省患者和家属的时间,是北京陪诊医家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吴建华和他的三个合伙人决定以此为切口进入陪诊市场的最初想法——外地患者、儿童患者、儿女不能陪同就诊的老年人群体,是吴建华创建的“安心陪诊”最先服务的重点人群。

  “这些患者中很多是重症或者是无法在当地治愈的,他们对于医院和周边的环境并不熟悉,一个人看病常常会有一家人陪着来,对于他们的时间、精力和经济,都是一个不小的压力;而老龄化社会下,本地大量居家养老的人看病更是个问题。”吴建华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居家养老成为可能

  按照安心陪诊的公开信息,其主要依托于三甲医院的护士,利用其工作之外的休息时间,以手机App、微信,热线电话等方式,以O2O(线上对线下)的模式,让就诊患者选择最方便的方式下单,并提供如线下医院排队挂号取号、诊前提醒、就诊陪护、预约检查、取送报告等全程陪同引导,并通过客服人员为就诊患者提供咨询与复诊挂号等关爱服务,缩短患者就医时间、提高就医效率和改善患者及家属就医体验的效果。

  “陪诊人员都有专业医学知识,对医院环境也很了解,能比较高效率地完成就诊环节。”吴建华告诉记者,他们接待的一个在人民医院就诊的外地患者,最快35分钟就完成了全部就诊。

  吴建华告诉记者,对于这种商业化的陪诊模式,医院管理者也有一个逐渐接受的过程——“我们都是先和院长谈,然后院长去和护士长谈,即便是在非工作时间兼职陪诊,也需要护士长根据护士的实际工作情况来判断是否会对她们的本职工作造成影响。”

  速度之外,吴建华的陪诊业务尝试,也为中国正在倡导的社区养老和居家养老打开了一扇新窗口。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12亿,占总人口的15.5%——根据预测,本世纪中叶,我国老年人口数量将达到峰值,超过4亿,中国已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

  8月,北京东城区北锣鼓巷社区与安心陪诊合作,为社区内100多位80岁以上的老人购买了陪诊业务,社区居民们只要在手机上在线下单,就能享受线下医院排队取号、诊前提醒、就诊陪护、预约检查、取送报告、诊后关爱等一系列的陪诊服务。

  “北锣鼓巷社区有四五千人,80岁以上的老人就有一百多人,有些腿脚不方便的老党员上居委会门前的十几级台阶都需要三五分钟,安心陪诊的服务很好地解决了他们看病就诊的陪护需求,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我们社区工作的压力。”北锣鼓巷社区党委书记杨艳接受本报采访时谈道。

  而作为北京市社区卫生服务的试点城区,以“互联网+”形式走进东城区北锣鼓巷的陪诊模式有可能成为全市的社区养老和就医样本——“安心陪诊真正实现了‘政府买单、商家服务、居民受益’。”杨艳评价说。

关键词阅读:看病 汉星 就诊需求 就医效率 老龄化社会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