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理财 > 理财资讯 > 正文

透视“期货系”基金迷雾:瑞达基金高管“走马灯”式变动,首席信息官不足20天即离任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22-10-20 18:26:40 来源:易趣财经 作者:易趣君

  “‘期货系’基金目前仅有南华基金和瑞达基金两家企业,大股东均100%控股。近日,瑞达基金在董事长李湧代任总经理职务半年后,迎来新一任总经理高峰;南华基叶柯则因工作变动离任南华基金董事长,由张哲接棒。

  不同于基金业的其它派系,擅长期货、期权之类金融衍生品投资的‘期货系’基金由于成立时间短,在发展上似乎还面临着一定的困境,随着新掌门的上任,业绩欠佳之下他们又该如何破局?”

  日前,又一家“期货系”基金高层生变。

  瑞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瑞达基金)10月19日,在官网发布一则了高管变更公告,公告称公司首席信息官刘冬因工作另有安排已于10月17日正式离任,由总经理高峰代任首席信息官一职。而值得注意的是,刘冬和高峰均是在9月29日新上任高管职位。

  无独有偶,同为“期货系”基金的南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南华基金)也于近期发生了高管变动,原董事长叶柯因工作变动离任董事长一职,由张哲接棒。

  不同于基金业的其它派系,“期货系”基金由于成立时间短,他们在发展上似乎还面临着一定的困境,整体业绩欠佳,其“潜力”仍有待发掘。

  瑞达基金两年内三换总经理

  去年董事长亦变动

  10月19日,瑞达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首席信息官刘冬因工作另有安排已于10月17日离任,由总经理高峰代任首席信息官一职。

  而据官网另一则发布于10月1日的公告显示,高峰于9月29日才刚刚担任总经理职务。《易趣财经》注意到,在10月1日的公告中也出现了刘冬的名字,他在9月29日刚刚被一道任命为公司首席信息官,这也就意味着刘冬任职不足20天即离任。

  透视“期货系”基金迷雾:瑞达基金高管“走马灯”式变动,首席信息官不足20天即离任;南华基金连续六年亏

  据高峰过往履历显示,此前他已在基金行业内任职多年。曾先后担任宝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总经理助理、投资部总监、基金经理北信瑞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红土创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富荣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除此之外他还曾任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财务科长、证券业务部总经理、资产管理总部执行总经理、高级投资经理,中国中化集团财务综合部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瑞达基金在成立的两年多时间里,其总经理和董事长均换了人选,尤其是总经理人选的变动更是频繁

  上一任总经理夏萌因个人原因于2022年3月30日离职,截止高峰上任期间一直由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李湧代任总经理。夏萌的任职时间仅为一年零两个月。2022年4月8日,瑞达基金对外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夏萌因个人原因离任总经理,继续代任公司督察长。4月26日,夏萌同时卸任督察长一职。

  瑞达基金第一任总经理为徐剑钧,他于2020年12月30日因个人原因离任。

  在梳理瑞达基金高管变动时,《易趣财经》还注意到,夏萌离任后曾在抖音平台发布过其董事长李湧疑似存在违规行为的视频。“一个早就声名扫地的人完全不值得我去‘手撕’。”夏萌在抖音如此表示。

  据了解,李湧于2021年10月正式担任瑞达基金董事长一职,原董事长刘世鹏因身体原因离任。

  公开资料显示,瑞达基金成立于2020年3月,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为瑞达期货(行情002961,诊股)股份有限公司100%持股子公司。

  从业绩来看,瑞达基金成立以来还未实现盈利。据瑞达期货发布的年报数据显示,2021年瑞达基金实现营业收入约554万元,亏损约987万元;2022年上半年瑞达基金营业总收入为161.89万元,净利润亏损为471.92万元。

  至于亏损的原因,一方面或许与公司成立时间短有关,但是细究之下或与基金经理的投资风格也有着很大联系。

  据了解,瑞达基金目前拥有三只基金,基金经理均为袁忠伟。《易趣财经》发现,袁忠伟是金融股的拥趸。以瑞达行业轮动为例,截至2022年二季末,前十大重仓股中共有9只金融股,其中5只为银行股。袁忠伟这样的持仓风格显然与市场颇不适应,三只产品成立以来的业绩,既未跑赢同行,也未跑赢上证指数。亏损之下口碑不佳。

  透视“期货系”基金迷雾:瑞达基金高管“走马灯”式变动,首席信息官不足20天即离任;南华基金连续六年亏

  南华基金董事长变更

  已连续六年亏损

  8月24日,另外一家“期货系”基金公司南华基金发布关于董事长变更公告。公告称,自8月23日起,叶柯因工作变动离任南华基金董事长,由张哲接棒。

  透视“期货系”基金迷雾:瑞达基金高管“走马灯”式变动,首席信息官不足20天即离任;南华基金连续六年亏

  张哲来自南华基金股东南华期货(行情603093,诊股),从2002年3月至今,他先后担任南华期货的员工、营业部经理、总经理助理等,现任南华期货副总经理、财富管理业务总部总经理。

  此番卸任的叶珂出生于1969年12月,博士研究生学历。拥有监管背景,曾先后在中国证监会稽查局调查三处任副处长、在中国证监会期货部公司二处任处长、在中国证监会期货二部检查一处任处长;2012年7月至2021年12月,叶柯就职于南华期货,历任副总经理、党委书记;2016年12月至2022年8月23日,在南华基金任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南华基金成立于2016年11月,系首家“期货系”基金公司,注册资本1.5亿元,为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100%持股子公司。

  从业绩来看,南华基金成立六年来同样也还未盈利,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据南华期货逐年年报显示,2016年至2021年,南华基金的净利润分别为-143.05万元、-2409.06万元、-2224.71万元、-437.83万元、-1168.56万元、-2846.85万元。今年上半年南华基金的净亏损也已高达1235.74万元,与去年同期几乎持平。

  至于亏损原因,南华期货表示,产品收益水平受市场波动的影响较大,可能出现投资策略或管理措施无法适应市场波动、不利的宏观经济和社会政治环境的情况,从而影响公司经营业绩。

  “期货系”基金尚需“培育”

  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瑞达基金管理目前规模仅为1.41亿元,南华基金管理规模104.34亿元。就规模而言,这两家基金公司都属于中小型公募。上半年在整个行业遇冷的情况下,中小型公募普遍面临着业绩压力,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在2022年上半年出现亏损的4家公募基金公司中,瑞达基金和南华基金赫然在列。

  透视“期货系”基金迷雾:瑞达基金高管“走马灯”式变动,首席信息官不足20天即离任;南华基金连续六年亏

  透视“期货系”基金迷雾:瑞达基金高管“走马灯”式变动,首席信息官不足20天即离任;南华基金连续六年亏

  南华基金和瑞达基金规模走势图(来源:天天基金网)

  诚然,期货公司开展公募业务有着一定优势,但其劣势同样不容忽视。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期货公司对期货、期权之类的金融衍生品投资比较熟悉,且对风险控制往往有着更深刻的理解、控制风险能力较强;但是期货公司也面临着客户基础相对薄弱以及投资策略可能会过度注重技术分析方法的困境。就资本实力而言不及“银行系”公募,对股票、债券的研究又不及“券商系”公募。

  尽管两家基金公司面临着发展困境,身为大股东的瑞达期货和南华期货却始终不遗余力的在“输血”支持,其中缘由或可在两家基金公司成立初期的战略规划中找到答案。

  2020年在瑞达基金取得监管批复时,瑞达期货就表示这一举措将有利于优化公司的产业布局,创新业务模式,拓展业务领域,提升公司的竞争力,符合公司长远规划及发展需要。作为首家A股IPO预披露的期货公司,瑞达期货的资管能力在业内有口皆碑。成立之初瑞达期货希望立足衍生品来打造瑞达基金的产品,力图在商品ETF上有所作为。

  南华基金同样伴随着南华期货业务的进一步多元化而诞生,彼时的南华期货除了传统的经纪业务,期货投资咨询、资产管理业务等创新业务也在快马加鞭。南华基金可谓是为期货公司开辟了金融混业经营的新领域。彼时,南华期货总经理罗旭峰也曾表示,南华基金将立足自己在衍生品方面的先天优势开发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南华期货对南华基金一直有着足够的信心。其多次表示,南华基金尚在“培育”之中。在去年底,南华期货更是又向南华基金以现金方式增资2000万元,给予大力支持。

  《易趣财经》还注意到,除瑞达期货和南华期货外,弘业期货(行情001236,诊股)此前也曾在南华基金成立之际发布公告称将出资4200万元设立弘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但至今未再有最新消息传出,入局公募基金一事恐已搁浅。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我要评论
基金收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