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理财频道 > 相关资讯 > 正文

学霸君“爆雷” 创始人喊话:0元对价赠送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21-01-11 10:28:17 来源:国际金融报

  学霸君终究没能挺过2020年的“岁末寒冬”。作为创始人兼CEO,张凯磊或许也没有料到,这天会来得这么快。

  学霸君的公司主体为“问吧科技”,成立于2012年10月,当前定位为中小学生在线1对1辅导、人工智能、拍照搜题的综合学习平台。2020年6月,其曾入榜2020胡润中国瞪羚企业(指创业后跨过死亡谷以科技创新或商业模式创新为支撑进入高成长期的中小企业)。

  然而,就在2020年12月底,这家教育平台被传崩盘。根据公开报道,目前学霸君资金链已断裂,全国大批学生家长和老师面临着被拖欠工资和退费难的困境。

  日前,《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多名学霸君学员家长和员工,证实了拖欠员工工资以及学员学费等事项的存在。据称,涉事多方均在等待学霸君方面解决相应的问题。

  1月上旬,记者还实地探访位于智创天地的学霸君上海总部办公区,“合作担当”、“自强奋斗”的标语尚在,2020年签约墙上的笑脸仍清晰可见,但工作区域已经一片空荡荡,物业人员正在现场核查相关资产,而在另一间办公室里,仅有数位财务人员负责学员退费登记。

  突如其来的被“跑路”

  “刚刚接完最后一个潜在投资人的电话,因为估计爆雷以后的道德风险,不能投钱了。我知道,最后的外部救助没有了,听完没有说一句话,把电话挂了,把灯关掉,开始给你们,每一个学霸君亏欠的人写这些话。”2021年1月初,张凯磊在社交平台发布的一篇题为《写给所有学霸君亏欠的人》的文章中如此写道,“这个冬天尤其的冷,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在2020年冬天倒下了,我们的学霸君1对1和优学小班要歇业了……”

  “寒假优惠,提前享受,活动返场,折扣继续。”打开学霸君官网,首先映入眼帘便是“双十二”囤课节的促销活动海报,然而购买课程的家长却已陷入了困境。

  “‘双十二’刚交了近3万元的课时费,一节课还没有来得及上,公司就倒闭了。”1月5日,已填写过退费申请单的学员家长沈肖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原本还有近1.3万元课尚未上完,“双十二”促销时段在班主任的极力推销下,其为孩子再次续购200多个课时,“未曾想半个月不到,班主任电话成了空号,公司总部客服电话更是无人接听”。

  这样的情况不胜枚举。同为维权家长的于红亦向记者讲述,其于2020年暑假购买了13个月的学霸君1对1课程,通过分期消费贷款业务办理,“上月底突然被老师告知要停课,可以停止扣费,但是银行会一直扣利息”。

  记者注意到,截至1月8日上午,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学霸君的投诉累计达3189条,绝大多数诉求与退费难、虚假宣传以及修改服务相关。

  实际上,与维权家长有着相似处境的还有学霸君的员工。“被离职”的学霸君培训教师张彩向记者表示,其入职学霸君将近4个月,其间只发了1个月的薪水,“还有好多老师在傻傻等待”。

  “在2020年12月25号,本该发工资的日期,公司在这天没有任何信息通知老师该公司的具体情况,只是说改日通知发工资的日期。12月26号开始,网上出现各种公司倒闭的信息。但是,到目前为止,11月工资和12月工资没发。”1月4日,有网友在微博平台上发帖称,目前学霸君拖欠兼职老师约1000万元工资。

  为了进一步核实会员退费及员工拖薪的相关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联系上述网友并登陆学霸君官网联系相关客服,但截至发稿前均未获得相关回应。

  不过,根据张凯磊在公开信中给出的数据,目前学霸君有100多家线下代理商、3000名员工、1万多名老师以及五万多名学员,“这几天仔细盘算才知道,5万多学员中,有近3万是续费的家长,这些二次消费的是最最相信学霸君的人,我把他们的信任毁于一旦啊……”

  或将惨淡离场

  天眼查官网显示,成立于2013年的学霸君共获得三轮超过1.5亿美元融资,其最近的一笔融资是在2017年1月。在学霸君官网的公司介绍中,公司的发展历程在2017年12月后便再也没有更新过。

  张凯磊也在信中提及,过去三年,学霸君没有融过一笔大钱,至少有5次处在资金链崩溃边缘,最危险的一次甚至晚发了老师四天的工资。

  张凯磊称,在资金紧张的时候想出手小班课换点钱来挽救“一对一”,本来出售快要达成了,结果因为晚发老师工资而引发媒体跟进,投资人觉得有风险,干脆不买小班课了。在张凯磊看来,除了少数机构是恶意跑路之外,绝大部分的机构都是经营碰到了问题,需要的是时间解决,但是挤兑破坏了所有人的利益,是人血馒头。

  指名灯智库创始人、互联网教育专家吕森林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站在张凯磊的角度,他有这种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但本质上来看,学霸君出售小班课挽救“一对一”已经有点晚了,应该及早采取行动。

  目前,51Talk、学而思、VIPkid已经接手了学霸君上千名员工,并垫付了2020年12月的工资。张凯磊还在信中恳请市场头部的培训机构能够伸出援手,只要能接手这些学生,学霸君愿意0元对价赠送学霸君“一对一”和“优学小班”。

  在吕森林看来,这种方式可能只是一时之策,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吕森林表示,2020年,在线教育大量成本都投入到了营销上,而不是产品和服务上,获客成本高企,为了争夺家长,在价格上进行恶性竞争。不管是作业帮、猿辅导,还有上市公司新东方、好未来,都融了很多钱,从行业来看,烧钱烧得有点过头了。

  2020年,头部教育企业不断有资金入账,猿辅导在3月、8月、10月、12月便获得四笔融资,共计35亿美元;作业帮也获得了两轮共计23.5亿美元融资。两家教育机构密集融资背后,卷入了红杉资本、软银、老虎、高盛、高瓴资本、阿里巴巴、腾讯等顶级巨头和投资机构。此外,新东方在2020年11月二次上市,好未来当月通过新发行股票融资15亿美元,跟谁学12月7日定增融资8.7亿美元。

  有了充足的资金,头部玩家们为了抢占市场砸起钱来毫不手软。从上市公司的财报数据来看,2020年第三季度,跟谁学实现营收19.66亿元,同比增长252.9%,净亏损9.32亿元;51Talk的营收为5.39亿元,同比增长31.8%,净利润3160万元,扭亏为盈;网易有道营收8.96亿元,同比增长159%,净亏损8.78亿元,亏损扩大。

  增收不增利甚至亏损扩大的背后,是各家教育机构进行的大量营销投放和价格战。2020年第三季度,跟谁学销售费用达到了20.56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倍,网易有道市场销售费用11.48亿元,同比大幅提升,新东方、好未来等机构也一样地大手笔投入。

  头部玩家不断吸金,融不到钱的中小玩家则逐渐离场。根据IT桔子“新经济死亡公司数据库”,2020年,在线教育、素质教育、线下培训、教育服务等77家教育相关的公司相继关闭,其中大部分存活时间在5年以内、尚未获投。“一家机构要生存,须具备持续稳定的现金流,而教育遇上商业,活下去的必要条件就是持续创造稳定的现金流。”一位教育行业人士对记者分析称,现金流一旦不足,资金链断掉便无力回天。

  吕森林向记者表示,当下的教育行业已经不是单纯的产品和服务的竞争,而是资本的竞争,背后站着各家金融大鳄,竞争的结果是会“烧”出几家头部企业,但大部分中小机构的机会就很小了。

关键词阅读:学霸君

责任编辑:窦晓芸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本周主打 人气产品
科创打新鸿雁版
散户投资科创板
立即申购
0门槛申购
全市场打新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成立以来定投收益65.05%
210人已购买,已售305895.00元
23.78%
近三年收益率
不同风险特征的资产均衡配置,适合稳健型投资者
29.54%
近三年收益率
以更积极的配置获取合理回报适合成长型投资者
35.17%
近三年收益率
权益资产为主,跨地区配置对冲风险,适合进取型投资者
基金收益排行
实时热点
  • 盈钱包
  • 这个钱包能赚钱
  • 7日年化收益3.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