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理财频道 > 理财资讯 > 正文

偶像养成潮退 资本泡沫破灭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20-03-24 08:54:40 来源:时代周报

  《青春有你2》(下简称“《青你2》”)的播出,点燃观众对娱乐节目的热情。

  截至3月23日,该节目共播出4期。播出前后,与节目相关话题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榜前10超过25次,登上热搜榜第1位达6次以上。

  但《青你2》整体热度依然不及2018年播出的同类节目《创造101》、《偶像练习生》。据百度搜索指数,后两档热门节目搜索整体日均值分别为3535、4128,《青你2》只有1052。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两档节目的爆红开启了中国偶像产业“爆发元年”。据粉丝综合电商平台Owhat发布的《2019偶像产业及粉丝经济白皮书》预计,2020年我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1000亿元。

  庞大“蛋糕”让入局者纷至沓来,也使得行业门槛提升、竞争日渐激烈。

  3月21日,星娱联盟CEO鲍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9年,公司先后派出20多位练习生参加各种选秀节目海选,但至今无一入围。“大公司在师资力量、信息渠道上面,可能都要比我们有优势,他们长期跟爱奇艺、腾讯这些平台打交道,更了解节目组想要什么类型的选手。”

  “练习生”是韩国娱乐产业的产物,近两年,随着选秀综艺节目井喷而迅速普及。但事实上,练习生从培训到出道并非易事。

  3月20日,曾有过3年练习生经历的胡磊(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自己每天训练超过12小时,每年在培训、服装、参加海选上投入十几万元。

  胡磊曾参加过《青春有你》、《以团之名》等选秀节目的面试,无奈均落选,如今已彻底转行。

  “近5000人里面选100个,选上的概率是不是比考公务员还低?”胡磊说道,“家里没钱的不要进这个圈子,90%以上的练习生没法出道,最终还是得放弃梦想。”

  与此同时,选秀场外,艺人与经纪公司的纠纷矛盾不断,各路资本在疯狂涌入后又迅速冷却。麦锐娱乐、中樱桃等行业知名公司陷入倒闭危机。

  46家公司争夺“C位”

  《青你2》的109位练习生高调亮相,背后的46家经纪公司成为焦点。

  这些公司分为几大“阵营”。

  一类是丝芭文化、乐华娱乐、香蕉娱乐等具有较高知名度的老牌经纪公司,旗下练习生在过去选秀节目中获得过不错的名次,成熟度较高,是偶像选秀节目的“老玩家”。

  其次,是明星股东旗下公司。如杨幂旗下的嘉行新悦、古天乐的天加一娱乐、包贝尔的河马影业等。

  还有一类具有传统影视公司或互联网娱乐公司背景,如华谊兄弟(行情300027,诊股)旗下的“华谊兄弟时尚”、获得字节跳动战略投资的“泰洋川禾”,上市公司华策影视(行情300133,诊股)(300133.SZ)等亦有派出练习生参战。

  在此背景下,选手们不仅要拼实力更要拼资源。而明星股东只是这46家经纪公司手握的一种砝码,公司本身自带丰富的影视、音乐等资源才是艺人后续能获得长期发展的关键。

  如来自华策影业的虞书欣,尽管在初评阶段只获得“D”等级的成绩,但她本人已出演过《下一站是幸福》等多部影视作品。其在节目中展现的具有争议的个性也获得了流量以及更多镜头的关注。

  匠星娱乐被视为《青你2》的大热“新秀”,其背后是国内最大的综合娱乐文化实体集团合纵文化,拥有音乐酒馆胡桃里、苏荷等700多家签约门店。旗下合纵音乐学院每年输出职业艺人超过1000人。

  除此之外,WR/OC、美丽南方、刺猬兄弟、海盗音乐、梦想青春音乐也都是从音乐领域转型而来。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虽然“选秀专业户”公司仅占40%左右,但这40%公司在输送训练生人数上明显占优。其中,丝芭文化10人、乐华娱乐5人、觉醒东方5人、嘉行新悦4人。

  据爱柚数据显示,目前,热度排名前20位的选手中,超过一半来自丝芭文化的SNH48体系,剩下的也大多来自知名公司,仅有1位是个人练习生。

  偶像价值缩水

  节目持续火热背后,优质人才青黄不接,“后劲不足”成为隐忧。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青你2》至少有15位选手是“回锅肉”(此前已参加过其他选秀节目,或已出道过),部分选手甚至“改名换姓”后再来参加比赛。

  “偶像养成综艺采用的是人海战术,一档节目在初始阶段就要有100名左右的选手参赛。去年《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三档节目就要消耗掉300多名男性练习生,这对于目前国内还没有形成气候的经纪公司来说肯定是无法负荷的。”胡磊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与此同时,2018年之后,偶像选秀节目热度明显滑坡。

  综合猫眼、云合数据,在播出后第一个月的全网累计播放量方面,2018年腾讯《创造101》为19.3亿、爱奇艺《偶像练习生》约12亿;2019年播出的腾讯《创造营2019年》11亿、爱奇艺《青春有你》8.1亿,优酷《以团之名》播放量只有4.9亿。

  截至目前,《青你2》并未公布播放量。

  偶像的商业价值巅峰也集中在2018年产出的节目上。“通过百度指数可以发现,《偶像练习生》出道的9位选手在节目完结后仍保持了较好的影响力。”3月20日,群邑智库数据分析师邹韵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一份《2018-2019选秀明星消费影响力榜单》显示,《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出道的偶像们依然是带货主力军,蔡徐坤、朱正廷、陈立农、黄明昊、杨超越位列前五,后续出道的偶像整体带货能力较弱,最高的周震南排第10位。

  “目前,市场容量趋于饱和,造成粉丝群在专注度和热情上的减弱。”邹韵对此解释道。

  明星公司陷危机

  3月19日,对偶像产业有深入研究的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国内偶像市场尚处于早期效仿阶段,经纪公司鱼龙混杂、浮躁风气盛行。

  “面对每年只有两大平台、两档节目的机会,经纪公司当然希望能快速变现。”但陈悦天认为,偶像培养不是单一的工作,也不应该由经纪公司完全承担风险,而应该有完整的产业链条,从综艺选拔到后续的打歌节目,以保证偶像团体的持续曝光。

  博弈和竞技背后,部分经纪公司危机重重。

  2019年3月,旗下艺人囊括“火箭少女101”紫宁的知名厂牌麦锐娱乐,与艺人李希侃、罗正的解约纠纷,被网友称为艺人的“第一次自杀式维权起义”。麦锐娱乐一度传出倒闭,但创始人王丛否认,称“只是有些新的调整”。

  估值3亿元的明星公司坤音娱乐与艺人卜凡的解约,一度沸沸扬扬。

  2019年11月,知名经纪公司上海中樱桃宣布破产;与此同时,香蕉娱乐股东王思聪股权遭到冻结;《偶像练习生》之后,乐华娱乐推出的“新风暴”等团体发展相对乏力。

  这与此前境况截然不同。2018年,偶像产业火爆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嘉尚传媒、坤音娱乐、哇唧唧哇娱乐等多家公司都获得融资,行业第一梯队的乐华娱乐更一度尝试冲击IPO。

  但2019年至今,偶像经纪公司随着节目热度下滑在资本市场遇冷。

  有行业人士接受采访时透露,2019年进入行业的资本减少了80%,仅有的20%也会对投资标的进行非常冷静的评估,行业泡沫开始破灭。

  3月20日, 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赵晓马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练习生出道后能否快速变现,是资本持观望态度的主要原因。但目前来看,经纪公司前期投入巨大,运营具有较高风险。

  乐华娱乐CEO杜华曾透露,做一个团至少要砸四五千万元,目前有的已回本、有的刚好持平,有的则还在持续投入阶段,并不是每个经过严格培训的偶像出道后都会成功。

责任编辑:李丽梦 RF13188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本周主打 人气产品
科创打新2号
散户投资科创板
扫码购
10,000,000元
融资额度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成立以来定投收益65.05%
210人已购买,已售305895.00元
23.78%
近三年收益率
不同风险特征的资产均衡配置,适合稳健型投资者
29.54%
近三年收益率
以更积极的配置获取合理回报适合成长型投资者
35.17%
近三年收益率
权益资产为主,跨地区配置对冲风险,适合进取型投资者
基金收益排行
实时热点
  • 盈钱包
  • 这个钱包能赚钱
  • 7日年化收益3.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