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理财频道 > 相关资讯 > 正文

“当房东”创业 这些年轻人提前实现了人生自由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19-08-14 16:03:53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佘颖

  康健,1990年生,目前手里13套房出租。

  Cat,1991年生,目前手里7套房出租。

  曹茜,1991年生,在贵州万峰林景区有一套8室2厅带两个大花园的乡村“别墅”出租。

  李涛,1992年生,在云南泸沽湖有一套12间房的民族风情四合院和一间树屋出租。

  这些年轻人,有的一天班都没有上过,有的上班时间加起来不到3个月,或者只打过短期工。但是,通过在新兴的共享住宿平台上创业当房东,他们只用很少的启动资金,就逐步发展成运营几套、10几套房的优质房东,不仅挣够了生活所需、结交了几千个朋友,还有时间继续周游世界,提前实现了人生自由。

  连Cat自己都说,“这个世界真奇妙啊,竟然能这样活着!”

  低门槛的创业:启动资金1、2万,有多个平台可以依靠

  Cat穿着白色的棉布长裙,说话声音悦耳,一笑眼睛弯弯。她在杭州上大学时就喜欢旅游。“学生党,没什么钱,出门当然是选择性价比最高的住宿方式。”Cat记得,2014年前后,正是共享住宿刚刚兴起的时候,她经人推荐使用了共享短租平台爱彼迎的民宿,住到别人家里,又省钱,又有惊喜。

  毕业后,Cat来到成都,决定自己也要做民宿、当房东。她在成都二环路附近的知名小区用2000多元,租下了一套精装修的56平米房子,又花1万多元进行了软装布置。半个月后,这套美美的新房源就挂上了共享住宿平台。

  Cat的房源,都是粉嫩的少女风格。

  “房间定价在200-300元一晚,出租率保持在80%左右。” 这套房子给Cat带来了不错的收益,也坚定了她的信心,很快,她又陆续租了几套房,托管了朋友的房子,目前手里已经有7套房出租。

  Cat印象最深的房客是一对美国父母带着两个女儿,一个女儿会讲普通话,一个会说粤语。Cat带着他们去吃火锅、逛菜市场、包馄饨,还专门去成都的人民公园晒太阳、喝茶,大家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康健的经历跟Cat略有不同。从北京的大学毕业后,康健回到成都,自己办过书法班、在春熙路卖过小吃。2015年,一次替朋友预定酒店的机会,让他认识了爱彼迎。“我以前穷游都住青年旅舍,也想过要开自己的青年旅社,可是那个需要包下很多房间,投入太多,只好作罢。” 康健发现短租市场后,立即决定加入。

  当时,成都有三条地铁,康健选择了两条地铁交汇处的老小区,离著名的宽窄巷子也很近,三室带书房,月租只要2700元。他自己又投入了一些钱装修,自己刷墙、做卫生,很快就上线了这套公寓,开始了房东之路。4年下来,他已经运营了13套房,其中有两套房还是他自己买的。

  年轻人做房东,既是好玩,也是交友。这五年里,Cat接待过16个国家的近3000名房客,现在他们还在她的微信或者email联系人里。

  康健也陪客人喝过酒、聊过天,交了不少朋友。跟这些收获比起来,做民宿7*24小时的在线服务并不算难以接受的付出。更何况,现在各个短租平台提供的配套服务已经很理想,减轻了不少房东的劳动量。

  比如Cat使用智能门锁,房客预定成功后自己可以凭借密码入住,退房后,她再手机下单保洁阿姨上门打扫,根据房源大小,每次收费50-100元不等。康健也用保洁阿姨打扫卫生。一些平台都会提供房源拍照摄影师,还会送一些包包、抱枕之类的推广礼品,房东们可以申请。这些措施降低了新人进入的门槛,也帮助新老房东们更加容易地打理生意。

  成功的秘诀:差异化、差异化、差异化

  如果说买房的秘诀是“地段”,那民宿的秘诀还应该加上一条——“差异化”。

  发展数年后,共享民宿行业已经是一片火热蒸腾之气。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9》显示,2018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额约165亿元,比上年增长37.5%;2018年共享住宿房客数约为7945万人,在网民中的占比约9.9%;服务提供者人数超过400万人。在各个主流平台上,房源数量已超过数百万间。

  怎么能让房客在大海一般的房源里看中自己,是房东们的头号大事。

  “装修、硬件是房客们比较关注的指标。装修今年流行北欧风、明年流行日式风,但一套房子装完就要用几年,不可能总是跟潮流。”Cat认为,房东应该基于自己的理念、房源特质去打造房源,“我自己就是少女心,房间风格都是粉粉的。”这为她吸引了不少爱美的客户。

  采访中,康健、曹茜、李涛都同样建议,房源风格不要跟潮流,要有自己的特色。“我们格萨古村离泸沽湖有一点距离,做不了湖景房,但是村里有很多古树,所以我就做树屋。”李涛是摩梭族,他改建的自家老宅就运用了很多摩梭族的文化元素,而没有追潮流做日式原木风。

  除了装修,抓住客人更需要个性化的服务。几乎每个房东都有自己秘诀:李涛会让阿妈给客人做摩梭特色的饭菜,康健会在预定前、订房后、入住后等多个固定时段,跟房客一对一短信联系,确认入住信息,提供当日天气、交通等信息,而且每一个访客,他都会自己亲自去接,或者安排人去接,当面沟通可能存在的问题。

  “我的装修并不豪华,也不是当下流行的风潮,就是干干净净的传统风格。”康健想得很清楚,“我的核心竞争力是好评率,四分以上100%,五分以上80%,无差评,有的客户习惯按频率来筛选,我的入住率就会有保障。”

  房东们越来越明白个性化的重要性。有的房东会每天给客人提供家人同款早餐,自己家人吃什么就给房客也做一份;有的房东自己喜欢做手工,虽然水平不怎么样,如果拿去售卖恐怕没人买单,但是把手工作品放在房子里,喜欢手工的客人就觉得很有特色。“只要有特色,总会有房客。”康健说。

  待开发的市场:到农村当房东,有喜有忧

  民宿最先兴起在城市,一直也火在城市。爱彼迎发布的《夏日旅行白皮书》显示,今年夏天上海、北京、成都、重庆和广州是家庭游五大热门城市,北京周边的延庆度假区预订量增长高达14倍,房山地区增长达7倍。

  但另一片市场正在迅速成长——“作为促进乡村经济增长和带动旅游发展的重要抓手,乡村民宿成为发展热点。” 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于凤霞介绍,2018年各大平台的乡村民宿业务年度增长超过3倍,远超过同期乡村民宿房源的增长速度,尤其是城市近郊民宿成为新热点。

  乡村民宿曾经是资本追逐的目标,但成长在互联网上的乡村年轻人正在加入。曹茜和李涛就是返乡创业的乡村房东。

  曹茜是布依族。在海南、云南从事酒店、民宿运营多年,2015年,她回到了家乡贵州万峰林,想要办自己的民宿。

  年轻人的思路总是更新奇:曹茜没有全部自己出资,而是在网上发起了众筹。当时有233人参与,筹集了115万元。曹茜从中选择了20多个共建人,其中只有2个是贵州人,其余的都分布在全国各地,有摄影师、有电视台记者。

  “众筹不仅带来了资金,也带来了第一批客人,还自带宣传流量,是很好的启动方式。”曹茜用众筹资金加上自筹,改建了这栋正对万峰林核心景区八卦田的“一潮一汐”民宿,在共享短租平台小猪上线。目前是旺季,房间价格从400多元到1580元不等,入住率相当高,几间能看到的星空的全景玻璃房尤其受欢迎。

  在云南的李涛也选择了众筹。多年打工后,他回到泸沽湖,一边改建自家老宅,一边与四川大学的师生合作,发起了树屋计划,三个月筹到了15万元用于改建树屋。现在,有12间房的 “泸沽湖馨娜咪联安说民宿”和一套“百年古树树屋”已经在小猪平台上线,民宿每晚只要260元起,树屋每晚480元起。

  村民们都很支持树屋改建,更多房间正在设计中。以摩梭语“母亲湖”命名的民宿,让原本只是景观的古树成为村民增收的依靠。

  回到家乡创业,曹茜和李涛最大的烦恼是乡村旅游淡旺季太过悬殊。曹茜开业那年恰逢9月底,只挣了国庆假期的钱,此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客人。而且乡村到了晚上8点就是寂静一片,如果再没有客人,那种孤独不安让很多人都离开了。

  “在乡村做民宿,耐得住寂寞的心理准备要有,大不了就在旺季好好服务客人,做好客源维护,淡季就升级房源、打理景观呗。”说话时,这个布依族姑娘亲手打理着整个花园,也一点点维护着自己的梦想。

  像这几位房东一样,现在主要共享住宿平台上“80后”、“90后”房东已成为主流,占比约70%。创业当“房东”,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过上了自己向往的生活。

责任编辑:李丽梦 RF13188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本周主打 人气产品
科创打新2号
散户投资科创板
扫码购
10,000,000元
融资额度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成立以来定投收益65.05%
210人已购买,已售305895.00元
23.78%
近三年收益率
不同风险特征的资产均衡配置,适合稳健型投资者
29.54%
近三年收益率
以更积极的配置获取合理回报适合成长型投资者
35.17%
近三年收益率
权益资产为主,跨地区配置对冲风险,适合进取型投资者
基金收益排行
实时热点
  • 盈钱包
  • 这个钱包能赚钱
  • 7日年化收益3.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