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理财频道 > 理财案例 > 正文

巴菲特过去股东会说了什么?20个经典问答告诉你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19-05-04 11:29:47 来源:聪明投资者

  芒格说:“老理儿,靠谱。”

  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将在5月4日开启,作为全球投资人最关注的投资盛宴,95岁的芒格和89岁的巴菲特将慷慨分享他们数十年的思考与智慧。

  期待的同时,回味两位大师过去那些年在股东大会反复提到的“老理儿”,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

  聪明投资者整理了过去几年股东大会最有价值的20个问答,分享给大家。

  问1:回顾过去,两位觉得有哪些后悔的,如果不是那样可以更幸福?(2016年)

  巴菲特:查理 92,我 85。他每天都的事自己都非常喜欢,我觉得查理一辈子都这样,别看他现在 92,他不管什么年纪,都做着自己喜欢的、有意义的事,他能从中得到回报,对社会也有贡献。

  我们运气都特别好。我们俩合伙也很开心,我很知足,没任何抱怨和不满。

  如果你说的是关于投资方面的,我当初真不该买纺织公司。

  芒格:回头看,我不为钱赚少了后悔,也不为名气不够大后悔,我不在乎这些。有一件事,我是真后悔:我开窍太慢,聪明得太晚。这也是好事,别看我现在虽然 92了,无知的地方还多着呢,还可以继续学习。

  问2:你们的核心理念,最独特的原则是什么?(2010年)

  芒格:求真务实。我们特立独行,一个是我们的做法符合我们的性格,另一个是我们的做法卓有成效。就这么简单。什么事做对了,我们会总结经验,一如既往地做下去。生活中有一条最朴素的道理:做对了,重复做。

  问3:如果你们能对 50 年前的自己说几句话,你们会说什么?(2013年)

  芒格:保持理智,勤奋努力。老理儿没错。

  巴菲特: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们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儿,然后全力以赴投入进去。我们经营伯克希尔和玩儿一样开心,开心到有负罪感。

  问4:你们如何预测一家公司的产品将来能否成功?(2018年)

  巴菲特:住在加州的一位年轻人,去女朋友家做客,带了一盒喜诗糖果作为礼物,他得到了女朋友的亲吻。那一刻,这位年轻人对喜诗糖果的价格敏感度完全消失了。

  所以说,我们最喜欢的是那种能让人亲你,而不是扇你耳光的产品。

  1960年左右,菲利普·费雪写了一本书,《怎样选择成长股》,这是最经典的投资书籍之一。费雪讲了“四处打探”(scuttlebut)的投资方法。

  本格雷厄姆教给我的方法主要是看数字,费雪讲的方法和格雷厄姆的方法不同。费雪的书非常经典。只要勤跑、勤打探,就能收集许多有用的信息。现在,人们管这个方法叫“渠道调研”。

  有的产品,是投资者自己可以获得直观感受的,有的产品不行。获得的感受,有时候可能是错的。不过,这种投资方法非常有用。

  问5:我们希望能够把一亿中国股民从投机带到合理的投资理念上来。巴菲特先生,你能不能给我们提出一些善意的建议或者鼓励?(2017年)

  巴菲特:30年代的一本书指出,“投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危险。投机总是有机会的,但是当投机受不到控制,人们会因为投机变得异常兴奋。”

  市场就像赌场,人们都有这种特质。当看到别人富裕起来,自己会非常希望投机,而不是心平静气做价值投资。市场很热时,很多新股表现地很好,很多人被吸引进来投机、赌博。这是美国的教训。

  人们喜欢赌博、投机,会变得自满,会进入到一个舒适区,一旦市场发生变化,他们无法预知或防御。但是市场长期会引导人们正确投资。

  问6:您投资过中国的中石油和比亚迪(行情002594,诊股),请您为中国的新一代 CEO 提供一些建议。(2012年)

  芒格:我们没什么建议可提供给中国。中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发展到今时今日很了不起,可以说,是我们应该向中国学习。

  巴菲特:在我们 60 年的投资生涯中,我们总结出一个经验:给别人提建议根本没用。伯克希尔最大的四笔投资规模为 500 亿美元,其中有一笔,已经投资了 20 年。

  我们和这四家公司的 CEO 多长时间交流一次呢?每年平均不到两次。我们做生意不是靠我们给 CEO 提供建议。哪家公司,如果一定要靠我们俩提供建议才行,我们肯定不投资。

  问7:如何才能知道自己的能力圈?(2014年)

  巴菲特:关键是要有自知之明,在投资中如此,在投资之外也如此。我们还算比较了解自己的能力圈边界。

  一个人要实事求是地评估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有的人做得到,有的人做不到。许多 CEO 根本搞不清自己的能力圈在哪儿、大小是多少。

  芒格:1 米 5 的身高,别想成为职业篮球运动员。92 岁的年纪,别想在好莱坞的爱情片中当主演。300 多斤的体重,别想去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领舞。记不住牌,别想成为职业扑克玩家。

  能力大小是相对的概念。我很久以前就想明白了,我只要做一件事就行:找傻子做对手。好在傻子足够用。

  问8:您为什么能比一般人思考得更快,能把问题看得那么透彻?(2016年)

  巴菲特:在投资上,我很多东西都是和本格雷厄姆学的。在研究公司方面,我很多东西都是和查理学的。我这一辈子都在研究公司,研究为什么有的公司行、有的不行。约吉贝拉(Yogi Berra) 说过“只要留心观察,就能学到很多。”

  我们只打进入我们自己击球区域的球。没别的了,就是这样。

  芒格:如果你的性格是既耐心、又乐观,那就会很好。我觉得这主要是遗传的,但是也可以通过后天养成,改进自己的性格。

  我太爷爷去世的时候,牧师发表悼词时说:“他的财富来的如此光明磊落,用的如此恰到好处,谁都无话可说。”(None envied this mans success so fairly won and wisely used。) 这里面包含的道理很浅显,但这正是伯克希尔所追求的。

  要是伯克希尔钻到了钱眼里,没有点牧师悼念我太爷爷时说到的那种品质,伯克希尔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成功。我们希望自己给别人留下的印象是:我们既干净地赚钱,又不糟蹋钱。这是正路。

  问9:价值投资是否适用于所有市场?(2015年)

  巴菲特:价值投资的原则普遍使用。我买股票和一般人买农场、买房子没什么区别。

  问10:芒格先生可不可以讲一下,哪件事情是您觉得做得最好或者最喜欢做的?(2017年)

  芒格:我一辈子都在学习学习再学习。我想,伯克希尔公司在一些重大投资上也都在继续学习之中。

  现在做资本部署,经验非常重要,但不是说我们每天光吃甜甜圈就可以过日子。在做决定的时候,今天如果一个球投出来,它到底是什么方向,我们都还要再学的。如果不学的话我们今天不会坐在这儿。

  钓鱼有两条规则,第一条是要在有鱼的地方钓鱼,第二条是不要忘记第一条。

  问11:市场经常失去理智,请问两位是否曾因为担心系统性风险而暂停投资?(2012年)

  巴菲特:说起来很有意思,我们收购了那么多生意,在做决策时,从来没讨论过宏观因素一次。一个生意,只要是我们能看懂的、我们喜欢的,我们就买下来。不管什么时候,都既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人们的情绪善变,市场上充斥着情绪决定的正面和负面消息。

  芒格:我们不把资金全用完,而是留一部分具有流动性的资金,所以我们可以在恐慌最严重时出手投资。

  巴菲特:我们准备了大量资金,这样才能给自己留足后手。查理手下有个叫 Daily Journal 的小公司。2008 年以前,Daily Journal 一直保留大量现金。2008 年危机发生了,到投资的时候了,查理出手买入股票。

  问12:50 年前,你们刚开始做投资的时候,如何了解一个自己不熟悉的新行业?(2015年)

  巴菲特:我们尽量琢磨一家公司 5 到 10 年之后会怎样。我们从来没停止阅读和思考。我们刚做投资的时候比现在简单多了。有的投资收益率良好,而且我们的确定性特别大;有的投资收益率特别高,但我们不太确定。我们倾向于选择前者。

  芒格:因为我们有足够的好奇心,因为我们追求真知,所以我们有一些好运气。坚持不懈地追求真知最难能可贵。所有走格雷厄姆纽曼道路的投资者都取得了成就。

  问13:您如何对比投资机会?(2014年)

  巴菲特:2008 年、2009 年,投资机会的比较,主要看哪些我们看好的公司跌得最厉害。2008 年,我出手早了,过早地投入了大量资金。回过头来看,我们在时机选择上还可以做得更好,可惜我们从来不知道如何准确地择时。

  问14:如果今天让你们管理小资金,你们的做法会有何不同?(2013年)

  巴菲特:我们将寻找规模小、关注的人少、定价错误的机会。机会总是有,有时特别大。可惜,伯克希尔现在每年都有 120 亿到 140 亿美元的资金进账,规模太大了。

  芒格:我倒是很高兴,现在用不着再研究小资金怎么做大的问题了。

  巴菲特:挨个石头翻,翻个遍。

  芒格:去没人关注的小地方找。

  问15:在预测一家公司 5 到10 年以后的盈利时,您会看哪五个指标?(2015年)

  芒格:这个东西不能一刀切。我们始终在学习。我们无法告诉你一个万能公式。

  巴菲特:在预测一家公司的未来时,我们看很多方面的东西。我们评估公司的管理层是否值得信任,是否愿意将来与他们长期做合伙人。这一个条件就能把许多交易排除在外。

  问16:伯克希尔不会根据宏观经济因素做出投资决策。你们如何避免受外界信息的干扰?(2016年)

  巴菲特:我们在买股票的时候,就是把股票当成公司。在微观经济方面,我们尽量投入研究,要把自己能搞懂的都搞懂。我喜欢深入研究公司,不管最后买不买,我就是觉得研究各种类型的公司都有意思。研究就该这样。

  芒格:还有什么比微观经济最重要?微观经济就是公司啊。公司和微观经济就是一回事。我们研究微观经济,接受宏观经济。

  问17:投资的时候,你比较看重公司的哪些素质?(2017年)

  巴菲特:当我们看到它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了。

  我们希望公司的竞争优势可以持续5、10、20年。并且,它有一个值得信任的管理者,这个管理者不但适合伯克希尔的文化,而且渴望加入伯克希尔的文化。

  再就是价格的问题。由于我们现在花很多钱买公司,是基于公司在一段时间后创造的价值预测,通常,预测的确定性越高,感觉就越好。

  问18:为什么伯克希尔麾下能源集团保留所有的现金?(2014年)

  巴菲特:能源公司有更多收购机会,我们将永远在手头留出200亿美元现金,不能指望别人和银行,“现金是氧气,99%的时间你不会注意它,直到它没有了”。

  问19:如果富国银行算是一艘长年漏水的船,这艘船要漏水漏到什么程度,伯克希尔才能考虑换船?(2018年)

  巴菲特:富国银行用错了激励机制,尝到了恶果,并且一步错、步步错。关键是,我们尽可能设定合理的激励机制,避免这样的事发生。

  正是因为有人犯了错,我们才得到了我们最成功的几笔投资的机会。

  犯错是正常的,只能尽量把错误的影响降到最低。查理说过,“一分预防胜过十分治疗”,应该说,胜过一百分治疗。我们应该把错误消灭在萌芽中。查理总是督促我及时行动,当问题一出现,就动手解决。

  有的时候,一切都顺风顺水的,非要主动去解决刚露头的问题,不太容易。

  问20:请您谈谈电子元件分销行业的竞争形势,TTI公司的优势是什么?TTI所在的行业是个好行业吗?还是TTI公司的生意模式和管理层与众不同?您认为,作为伯克希尔旗下的一家经营非保险业务的子公司,TTI仍能保持快速增长吗?(2018年)

  巴菲特:TTI的经理人是PaulAndrews,他做出的成绩非常了不起。他是个优秀的人、优秀的企业管理者。

  TTI的业务是分销非常小的电子零部件,它的营业额高达几十亿美元,可它经销的是小小的零部件,一个只有几分钱,就好像是一个卖糖豆的公司。它经销的零部件,用于各种复杂精密的机器。它的总部位于达拉斯-沃斯堡地区,分支机构遍布全球。

  与大多数竞争对手相比,我们维持更大规模的存货。当货源紧张的时候,我们一定能保证供货,保证提供一流服务。

  芒格:TTI公司的生意很好,因为这个生意太难做了,竞争对手都不想做,都知难而退了。我小时候住在奥马哈,我知道一个人很有钱,又很清闲。他做的生意是收购死马、炼制马油。他根本没竞争对手。他经常上午11点到奥马哈俱乐部喝酒。他的生意很好,还没人跟他抢。

  我有个理论,一点儿都经受不了烂管理层的生意,算不上好生意。

关键词阅读:巴菲特

责任编辑:窦晓芸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本周主打 人气产品
科创打新2号
散户投资科创板
扫码购
10,000,000元
融资额度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成立以来定投收益65.05%
210人已购买,已售305895.00元
23.78%
近三年收益率
不同风险特征的资产均衡配置,适合稳健型投资者
29.54%
近三年收益率
以更积极的配置获取合理回报适合成长型投资者
35.17%
近三年收益率
权益资产为主,跨地区配置对冲风险,适合进取型投资者
基金收益排行
实时热点
  • 盈钱包
  • 这个钱包能赚钱
  • 7日年化收益3.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