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理财频道 > 理财资讯 > 正文

一疗程等于一辆劳斯莱斯 终于知道“天价药”为啥贵了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18-02-07 07:50:50 来源:生命时报

  身体不舒服了去医院看病拿药,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然而对于有些人来说,“救命药”动辄数十万、上百万,昂贵的药费比病魔更早一步击垮了他们。

  《生命时报》邀请权威专家,揭秘天价药到底贵在哪,给患者吃颗定心丸。

  受访专家

  复旦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 梁鸿

  北京大学药学院药事管理与临床药学系主任 史录文

  北京协和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 曾小峰

  2017年冬天,北京依旧很冷。尧远顶着严寒,一大早就去医院排队挂号。他患有强直性脊柱炎,经常半夜背部剧烈疼痛,难以入睡,并出现了晨僵症状,痛苦无比。尧远前前后后治疗了好几年,试过各种药物,几乎把积蓄耗尽了。

  医生给他开过一种叫“阿达木单抗”的昂贵药,尧远说:“我把所有西药都试过了,可一直没勇气打阿达木单抗,担心只要用上它就停不下来,而这笔费用是我无论如何也负担不起的,我想把它当做最后一道防线。”

  一疗程等于一辆劳斯莱斯

  尧远的“最后一道防线”,就是目前全球的“药王”。近五年来,阿达木单抗一直居全球药物销售额排行榜首位。

  国外一项展望报告称,2018年阿达木单抗会继续占据领先地位,销售额将超过1258亿元人民币。这与它价格高昂有很大关系。

  目前,国内阿达木单抗的价格是7700~7800元/支,两支一个疗程,一年下来治疗费需10万~20万元。然而,该药不在医保范围内,很多人只能望“药”兴叹。

  北京协和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曾小峰经常遇到尧远这样的患者,“有时面对一些患者,我也无能为力,不只是因为疾病本身,还有经济问题。”

  在制药行业,阿达木单抗的价格已经算“亲民”的了。

  “美国家庭医生智库”给出的2017年全球最贵药物排行榜中,前五名分别为阿利泼金、苯丁酸甘油酯、罕见脑病药物“Brineura”、卡谷氨酸、α-葡萄糖苷酶。

  榜首的阿利泼金用于治疗载脂蛋白脂肪酶缺乏症,一疗程约762万元,足以买一辆劳斯莱斯汽车了。即使排名第十的卡那津单抗,每年治疗费用也高达290万元。

  人体有多复杂,疾病就有多复杂。目前世界上已确诊的罕见病有7000多种,约占人类疾病的10%。

  世界上最昂贵的药物,大都是治疗罕见病的药物,它们被称为“孤儿药”,包括阿达木单抗、阿利泼金。

  此外,一些治疗癌症等重大疾病的药物,价格也不便宜。

  例如用于肺癌治疗的靶向药易瑞沙,一片就要500多元;

  治疗白血病的格列卫,一个月治疗费用约2.35万元,尽管相关优惠措施将其降为每年7.2万元,但对绝大多数患者来说仍是巨大的负担;

  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美国药来那度胺,一盒将近5.9万元(25毫克、21粒),一年费用70多万元,是绝大多数患者无法承受的。

  药品昂贵的多种因素

  为何小小一粒药竟要天价?北京大学药学院药事管理与临床药学系主任史录文分析:“药厂不是慈善机构,只有在保证利润的前提下,才有足够动力投入重金去研发和推广。一些药物之所以定价高昂,背后有着市场机制的调节,一般要综合考虑研发成本、市场容量、回收利润时间等多种因素。”

  保护期垄断

  为鼓励药企积极研发,保证回收成本,药物都有专利保护期,一般为20年,在此期间,其他药企非特殊情况是不允许仿制的。

  这必然造成药品定价“一口说了算”的垄断局面。

  研发成本高

  网上有一个精彩问答,形象地诠释了这一点:“一粒药成本只有5分钱,为何要卖500元?”“因为你买的是第二粒,第一粒的成本是50亿元。”

  研发新药需投入巨量资源,从前期药物实验,到三期临床研究,平均耗时十几年,耗资几十亿元,且新药上市的成功率仅为1/4000。也就是说,药企花出去的巨款很多都打了水漂。

  以诺华制药为例,1997~2011年间,总研发费用为836亿美元,最终被批准上市的新药有21种,平均每个新药研发费用是40亿美元。

  但并非每种新药都畅销,如果按照平均研发成本来定价,会有亏损风险。为了解格列卫和易瑞沙等常见昂贵药的定价策略,记者致电诺华制药和阿斯利康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但双方均表示不便透露。

  市场容量小

  以“孤儿药”阿利泼金为例,其适应症的患病率仅为百万分之一,因此该药在欧盟的市场容量只有150~200人。

  为维持利润,定价必然高,然而上市至今,也只有一位患者接受了治疗。

  百姓对“昂贵”疑问重重

  对很多癌症患者来说,“求生”是他们最重要的目标,所以只要听说有新药上市,或者某种药对病情有好处,即使价格贵,也会有很多人通过海外代购、买仿制药等方式使用。

  但患者对昂贵药的质疑始终存在。记者通过采访,并浏览了很多“癌友吧”后发现,以下两类典型事例是患者中普遍存在的:

  肺癌患者王先生说,就算国外的药企研发投入了大量资金,但为什么同一种药物,美国的价格只有我国的1/4?这是不是表示进口药到了中国后会肆意加价?

  一位资深媒体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身边有两位癌症患者,其中一位没有吃昂贵的靶向药,活了一年多;另一位花了十几万买了易瑞沙吃,结果也活了一年多。我很怀疑,昂贵药到底对治病有多大效果?是不是大药厂借着科研的光环,夸大药效,进行商业营销?”

  当然,也有患者对昂贵药表示理解和认可。上海的刘女士在贴吧留言说:“我老伴得了胃间质瘤,过去这个病只能等死,现在有了特效药,每个月要2万多元。老伴坚持服用了两年,现在还陪在我身边。虽然医保能报销一部分,但自费部分仍然很贵,我们的积蓄支撑不了多久了。”

  对于患者的疑问,复旦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梁鸿解释,药品的定价机制比较复杂,不同国家有不同的策略,中国、美国等大国往往是独立定价,没有太多可比性,某些药在中国“天价”,在美国可能价格较低,有些药则恰恰相反。

  对于贵药是否等于好药,曾小峰强调,不能简单地用价格来衡量药效。不可否认,随着一些新药的问世,一些大病,尤其是癌症患者的生存期大大提高。

  比如易瑞沙十年间令晚期肺癌患者的中位生存期从14.1个月延长至33.5个月,五年生存率从8%增长到18%。

  曾小峰说,药品不能包治包好,药效的好与坏关键看是否对症,从几分钱一片的阿司匹林,到上万元一针的“干细胞注射”,只要用对了就是好药。

  药企在向监管部门提交新药申请时,必须严格进行研究和三期临床试验,每一步都需提交数据和材料,要求极其严格,不可能存在夸大药效等情况。

  国家出手积极干预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詹启敏说:“我国4400万贫困人口里,50%是因病致贫或因病返贫的。”因此,我国“十三五”精准扶贫将“减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列为主要内容。

  在我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下,很多罕见病其实并不罕见,2016年我国罕见病患者约1680万人。

  史录文呼吁,政府应积极干预,将罕见病药物纳入医保,出台相关优惠政策和保护措施,补偿药企和医院,保证患者不至于因“市场机制失灵”而陷入用药危机。

  药企定价时可借鉴国外做法。

  梁鸿介绍,在英国、澳大利亚,基本药物是由国家与药企谈判定价的,可在一定程度上平抑价格;

  在意大利,很多抗癌药一旦未达到预期临床效果,制药企业会补偿患者部分或全部药物费用;

  一些欧洲制药企业还支持分期付款,患者在治疗的第一年需支付一定的预付款,如果20年后该疗法依然有效,再补齐治疗费用。

  史录文补充说,很多老药不一定比新药差。在老药失去或即将失去专利保护时,制药企业会稍微改变分子式,重新命名并当做新药上市,其疗效并不比老药好多少,价格却贵了很多倍,建议患者在选择时多做考量。

  此外,仿制药价格便宜,疗效区别不大,也是不错的选择。例如印度就有格列卫的仿制药,价格约为专利药的1/10。

  掌握技术才能不受制于人

  “今天的中国还不是医学强国,只称得上疾病防控大国。”詹启敏介绍,我国的西药中,最早知识产权95%都是国外的,中国完全原创的不足5%。尤其是我国“孤儿药”研发处于起步阶段,研发成果还是一片空白,很多患者需要依赖昂贵的进口药。一旦国外药企退出我国市场,患者将无药可用。

  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副司长吴沛新对此深有感触:“只有做到科技创新,我们才能在健康产业上占据价值链的高端位置;也只有科技创新,才能让产业创造优质的利润和效益。”

  独立研发在维护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吴沛新举例,2005年我国出现H7N9甲型流感集中疫情,为防止大面积暴发,急需50万人份流感特效专利药,但国外药企回函说,由于排队国家多,2008年才能全部交货。

  吴沛新说:“关键时买不到、用不上,我们只能靠科技创新。”很快,中国就建立起全球最大的流感特效药生产线。2009年流感再次暴发时,我国只用了不到3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260万人份的储备。“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手中,才能不受制于人。”

责任编辑:李丽梦 RF13188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每日爆款 新手专享
新手专享12%约定借款利率
30
投资期限
300,000元
融资额度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历史年化收益9%-17.75%
500元起投,申购费1
9.0%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24
可投金额 321,000
9.0%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24
可投金额 0
9.0%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24
可投金额 0
基金收益排行
实时热点
  • 盈钱包
  • 这个钱包能赚钱
  • 7日年化收益3.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