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理财频道 > 理财资讯 > 正文

朱俊生:放松管制、破除垄断 建立商业健康险发展的制度基础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17-12-05 16:55:00 来源:中国网财经

  中国网财经12月5日讯 今日,在21世纪养老及健康保险论坛上,针对如何才能让商业健康保险发展有制度基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室副主任、教授朱俊生表示,就是要放松管制,要破除影响商业健康保险发展的很多行政性的垄断。

  以下为文字实录:

  在目前的背景下,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需要什么样的制度基础?

  今天在这儿借助非常好的平台讲一个观点,供各位批评。因为我觉得中国的发展需要一个开放、竞争的思想市场。中国有很多成就,但是我们仍然存在一些问题,非常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思想市场还是需要发展,所以我想我今天讲一些观点,不一定对。

  为什么关注思想市场?是因为观念很重要,我前面讲观念,最后回过头来还是讲观念。在经济学史上有两位非常有名的经济学家,他们之间学术观点非常不一样。一个叫凯恩斯,一个叫哈耶克。前两年有一本书叫《凯恩斯大战哈耶克》。两个如此不同的人有一个相同的想法,这个想法就是观念很重要,思想很重要,所以我想今天我特别感谢二十一世纪给我们搭建观念交流的平台。

  中国商业健康保险数据有两种不同的解读:第一种解读就是我们发展得非常快,大家可以看,我们的保费非常迅速地飙升到去年底4000多亿,增长速度这几年差不多是各个板块当中增长最快的。如果你把它和人身险的增速以及全行业的增速做一个比较,你会发现这些年它基本上远远超越行业平均增长。另外,在整个人身险收入当中的占比,你也发现,商业健康险的占比也在不断提高,而且今年很多保险公司的开门红产品就是跟健康险相关。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趋势。但目前的发展水平相对比较低,比如你看看深度和密度,虽然在不断地增加,但其实还是相对比较有限,特别是我们这里做一个比较,我们把商业健康保险的支出跟中国卫生总费用做一个比较。大家知道中国卫生总费用去年底差不多接近4.7万亿,在4.7万亿卫生健康费之中,占比只有2%左右,另外我们再把刚刚讲的卫生总费用掰一掰,其中有一项跟商业健康保险非常相关,就是卫生总费用当中的个人卫生的支出,我们去年底差不多超过1.3万亿。但是就像刚刚讲的,商业保险的给付非常低,在卫生总费用的筹资当中,在个人卫生支出当中是非常低的。如果做一个国际比较就看出差距来了,全球很多国家的商业健康保险在它的个人卫生支出占比,在它的卫生总费用的占比,如果考虑到中国发展的经济和GDP,我们的国际比较差别太大了。

  这里找了部分OECD国家商业健康保险的被保险人占总人口的比例,大家可以看到,很多国家是非常高的,我们中国这样一个数据是非常低的,同样的我也找了一些OECD国家,商业健康保险占总健康支出的比例,你也会发现我们刚刚的这个数据跟它们之间的差距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得出一个结论,这几年虽然发展非常快,但其实发展水平很低。另外在座的很多业内人士都很清楚,我们的商业健康保险,绝大部分是重大疾病保险。我们的疾病报销型的占比是非常低的。另外还有一些,很多保险公司做的健康险其实是具有理财的属性,我们大家都很清楚,如果你再剔除那些数据,我再给各位一组数据看就不能看了,我只能告诉各位一个概念。

  在这种背景下为什么要发展商业健康保险?我今天下午讲两个观点,第一个观点,我觉得发展商业健康保险第一关乎经济自由,第二关乎寿险业的转型。我们怎么让商业健康保险发展有制度基础?非常简单,我们要放松管制,要破除影响商业健康保险发展的很多行政性的垄断。

  为什么关乎经济自由?弗里德曼有四句话,最有效的花钱方式是把自己的钱花在自己身上,我们买商业健康保险就是把自己的钱花在自己的身上。社会医疗保险是把别人的钱花在别人身上。我们的政府把大家收上来的钱,按照一定的规则给你报销,这个效率其实打了很大的折扣。所以我们不是否认社会保险,我们是说社会保险的水平应该适度,它不应该对商业健康保险有很大的挤出效应,为什么?因为把自己的钱花在自己身上才是最有效率的,这就是商业健康保险。这就是怎么发展商业健康保险在整个医疗保障体系中的地位跟作用。

  我想跟各位分享一个观点,我们的社会保障是制度主导的,但是政府主导的保障不是水平越高越好。如果保障的水平越高意味着集中在政府手里的资源越多,意味着留在民间的资源越少。我们要走向什么未来?这就是我们今天为什么探讨商业养老、商业健康,我之所以关注它的原因。我们政府的责任是完善基本的保障,同时有效地降低缴费的比例,为商业养老、商业健康其他的发展形态提供发展空间,这是我第一个意思。

  第二个意思,发展商业健康保险关乎行业的转型。过去一年寿险的发展有很多讨论,基本上有一个共识,过去的发展模式难以彰显寿险业的价值,我们去争中国的储蓄,我们的负债成本非常高,最后的结果难以持续,更重要的是这样难以彰显我们寿险的核心价值,整个行业都在转型,怎么转?有一个比较多的共识是将健康险和养老险做为主导,因为他们属于社会保障体系,所以通常大多数国家归税收递延和税收抵扣政策,这样的保险业资产和负债可能更加匹配,寿险也更好地创造价值,也成为国家的养老体系健康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是美国寿险业的发展比例,55%的收入跟养老金有关,24%左右的收入跟健康有关,寿险这一块占比21%,我相信这反映了寿险的一般发展规律,什么发展规律?就是随着人口的老龄化,大家越来越关注生存风险,而不是简单的死亡风险。生存风险有两大风险,养老风险和健康风险。如果各位去看美国过去一百年的数据,就告诉我们,它走出了这样一条路,养老和健康的保费在整个的寿险的保费的占比不断提高,超越传统的寿险,我相信这也是我们的情况。如果看中国的老龄化的现状,再看中国老龄化的发展趋势,我相信我们也有这样的一个趋势。我们中国也有这样的基础,差不多在过去的研究当中,2050年左右,有1/3的人是60岁以上,这样的人口结构变化对我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我刚刚讲过。同时我觉得中国有现世基础发展养老健康和养老保险,中国的储蓄率非常高。我给各位做一个国际比较,中国高于世界平均24%,也高于世界的主要经济体。上面那条线是中国居民家庭的储蓄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比例,38.46%,这就是发展商业健康、商业养老的现实基础。这是我讲的第一点。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关乎经济自由,关乎行业转型。

  第二点,影响行业商业健康保险发展有哪些制度性的障碍?第一,放松对税优健康险的管制。从2015年试点,截止12月11号,整个保费8000多万,在座的徐总,你们公司一年试点做得最多。这样一个产品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我觉得跟我们的不当管制是有关的。对整个产品有非常多的要求,这个要求带来一个什么问题?对保险公司来讲,风险很大,绝大多数保险公司通过团险在推销,而且效果不太好。很多的管制出发点非常好,是基于消费者的保护,但是非常有意思,基于消费者的立场,一定的规则,某种程度上伤害了市场的发展。基于这种理性自负的善意有的时候不但达不到政策制定者的意图,反而破坏了市场的运作。你看看现在特朗普对奥巴马医改的情况,再看看中国产品的设计,我们在很多方面试图克隆奥巴马的医改。监管部门怎么去制定一般的规则?怎么通过消除管制来维护市场行动者的自由?通过竞争来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我同意消费者主权的概念,我认为消费者利益的保护从来不是政府保护出来的?消费者利益的主权从来都是市场主体在利润追逐的过程当中,通过竞争来实现的。所以我们要放松管制,要扩大竞争。这是第一个观点。

  接下来还有一个问题,凡是商业健康保险跟社保之间就有关联,数据怎么对接?你去社保经办,他愿不愿意让你经办,多大程度上让你经办?让你参与竞办的渗透度有多高。现在面临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社会医疗保险,我们就问,必须由他来垄断吗?第二个概念社会保险的经办是垄断的还是竞争的?是开放的还是封闭的?我相信我们现在两个问题都有,我给各位看一张图,这是美国的情况,大家批评美国,说美国作为最发达的国家却没有全民医保,所以奥巴马要搞医改。我想告诉各位的是,美国的人口当中55.7%有一份雇主支持他购买的商业健康保险,提供税收优惠,雇主购买。美国的人口当中有16.3%有一份自己直接购买的商业健康保险,这两项加在一起超过73%,美国73%的人口有商业健康保险主要提供保障,政府在保65岁以上的16.3%和低收入群体19.6%,另外加一点点军人医疗保险、儿童医疗保险,还有约9%的没有任何医疗保险,这是美国的形态,这样的形态中看到什么?商业健康保险是医疗保障体系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这就意味着中国医疗保险的医疗改革怎么看待市场机制作用的发挥。我在希望美国待一年,我们两口子买保险,比我们的社保要好,也好于现在的商业健康保险,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再跟各位分享一组数据,另外一点,有社会医疗保险,但是经办是开放的,我跟各位举几个例子这是65岁以上老年人的医疗保险,切除31%有商业保险公司在做,31%在各个州不一样,各个州平均起来是31%,涉及到1700万美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这个群体的医疗服务市场。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低收入群体的医疗保险,切除了77%,有商业保险公司去运作。回到中国,中国的社保,典型的八个字可以概括,官办、官涉、官管、管督,管办不分的背后我们都清楚它的问题。现在社会保险的各个险种的经办机构大家都知道,我们是参照编制的,有行政级别下来,不是社会开放的运作体系,而且50%在参公。我想接下来怎么办?接下来参照这样的分析框架我们要有一个分权的概念。我们向市场分权、向社会组织分权、向商业保险公司分权。

  简单做一点结论,我们医保管理体制,我们需要竞争、需要打破垄断,需要实现管办分开,需要医保从政府到市场、到社会多元部门的分权,我们需要我们的医保从单中心走向多中心,从单个付款人到多个付款人。这样参与社保经办才有比较大的空间。现在一家公司在一个省做业务亏两个亿,这样的可持续性是有问题的。

  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需要有一个竞争性的医疗服务市场,而不是一个垄断性的医疗服务市场。美国有96.7万名医生,但是绝大多数医生是独立执业的,所以它的医生不是隶属于医院,很少,整个医疗市场竞争非常充分。我们看到这种非盈利性的医院,私立医院占85%,绝大部分是私立医院,非盈利性的占主导,盈利性的占43%,公立医院只占2%,所以医疗服务市场充分地具有竞争性,在这种医疗服务市场之下,你会看到美国的商业健康保险有几个特点,就是绝大部分的商业健康保险都是管理式医疗,在中国很多人都讲,搞商业健康保险要健康管理,要管理医疗,但是做起来太难,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医疗服务市场是垄断的。所以我想说中国的医疗服务市场是有垄断的。看看中国的数据,一方面中国的医疗需求在不断地释放,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例不断提升,再来看看中国人均床位的增长,看看中国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的状况,不管诊疗人数、住院人数,包括医院的数量等等,整个的公立医院的垄断非常明显。这个时候进行价值管制,医生的收入如果跟美国比,合法的非常阳光的收入差别太远了。这是违反一般规律的。同样的在医疗服务市场从垄断走向竞争,医疗资源怎么对内、对外双向开放,怎么打破公立医院的管办合一,怎么让公立医院进行改革,让它成为独立的法人主体,让我们的医生活得很有尊严。让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有真正公平的竞争关系。

  最后,商业健康保险发展的制度基础是两点,第一个,在我们的医疗保障体制当中市场机制到底起不起决定作用?我们的保障到底体不体现市场化的导向?第二个问题,我们的医疗服务市场,我们的宝宝管理体制到底是单中心还是多中心?到底是垄断还是竞争?我的观点非常明确,我们有必要从垄断走向竞争。特别我想跟各位讲,怎么做到这一点?背后需要有对观念的反思。我们为什么行政管制和垄断如此难以打破?现在有主流话语在座的各位非常熟悉,这些主流话语告诉我们非竞争性、非排他性、非盈利性、正外部性、信息不对称、市场会失灵,所以我们要搞准公共产品,所以我们有管制和垄断。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每日爆款 新手专享
新手专享12%约定借款利率
30
投资期限
300,000元
融资额度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历史年化收益9%-17.75%
500元起投,申购费1
6.3%+
借款利率
借款期限 60
可借金额 0
7.8%+
借款利率
借款期限 180
可借金额 0
6.3%+
借款利率
借款期限 60
可借金额 0
基金收益排行
实时热点
  • 盈钱包
  • 这个钱包能赚钱
  • 7日年化收益3.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