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理财频道 > 相关资讯 > 正文

欢迎来到95后时代:路人版杉菜、6000万小爷……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17-11-15 14:00:08 来源:娱乐资本论 作者:红拂女

《旧时光》从首次官宣主演就遭遇了不少争议,当时有不少人都觉得,李兰迪和张新成,简直查无此人,他们能演好万众心中的余周周和林杨吗?

  2016年11月的沈月可能没想到,就在一年后,她主演的网剧《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会成为娱乐圈新一代的团宠,接下来,她更要成为万人瞩目的新版“杉菜”。

  回到一年前,她还只是湖南师范大学编导专业的一个普通学生,从来没有发过演员梦,因为给朋友拍了一辑照片,毫无表演经历、也非科班出身的她就这样被工夫真言经纪部选中了。

  她飞腾的小马达已开始运转了。

  这样的事屡见不鲜。与《小美好》同步上线的《最好的我们》的续集《你好旧时光》,女主演是1999年生的李兰迪。这位唐人影视新签的力捧小花,在主演《无心法师2》之前,只有一部客串的电视剧。

  还有小鲜肉邢昭林,在《楚乔传》里还是男N号、一转眼其担纲主演的《双世宠妃》爆火,单剧片酬跃至6000万,或许,都已高过他的老板贾乃亮了。

  这是网剧与传统电视剧迭代的伟大时代,也是演员进阶的巨大机遇。

  优爱腾三家也看重这个机会,纷纷成立了自己的经纪公司。“有一家因为让我们拍他们的自制剧,天天想让我们用他们的演员,拒绝了男一号就要男二号,然后要男三号,天天问。”某位剧方禁不住向娱乐资本论吐槽。

  在这个盛大的名利场里,用技艺、用脸蛋、用资源,都可以进行交换和售卖。

  但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前辈呢?

  80年出生的女演员张瑶,不得不选择在《将军在上》中饰演盛一伦的母亲,两位演员的年龄差,只有11岁。

  “这个市场对女演员是比较残酷的,年纪到了还想继续演戏,那只能接受安排。”

  当代文化生产工业的速成,和它的速朽一样,都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

  为什么要用新人,演一个不发糖的青春剧?

  《旧时光》从首次官宣主演就遭遇了不少争议,当时有不少人都觉得,李兰迪和张新成,简直查无此人,他们能演好万众心中的余周周和林杨吗?

  毕竟它的前作《最好的我们》实在太成功了,总播放量超30亿、豆瓣近6w人打分、屠榜相当长一段时间。这种成功到底是演员个人魅力的加成还是制作团队给力,很难得出一个定论。

  面对这种未开播即不利的形势,连续打造出这两部作品的总制片人朱振华并没有回避。在接受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专访时,他正面回应了我们对这次选角的疑问。

  “我们选刘昊然和谭松韵的时候他们还在上升期,对于我们的戏来说,选角还是以合适为主,例如谭松韵为什么演耿耿,因为她特别有代入感,其实我的女主角都不会选特别漂亮的,但一定要有胶原蛋白和少女感。”

  从胶原蛋白和少女感这个标准来看,99年出生的李兰迪的确就是如假包换的少女型演员,她本色出演即可,这也是当前许多青春校园剧最屡试不爽的保险方法。

  曾经在首都师范大学把完全和表演没关系的白敬亭一把拎出来做《匆匆那年》主演之一的朱振华,其实非常了解这个领域的演员生态。他说演员合适了才会有更好的效果。“观众到最后消费的一定是作品本身。”

  他的团队确实有资本说这话。《匆匆那年》被誉为2014年良心网剧,豆瓣8.1;《最好的我们》高度还原了一代人的青春记忆,豆瓣8.7;《旧时光》也已亮分,豆瓣8.0。在一片辣眼睛国产青春剧的衬托下,这样的成绩的确是一股清流了。

  朱振华应该松了一口气,毕竟他的合作伙伴、目前小糖人文化传媒ceo郑林曾开玩笑说过“我们的KPI就是作品豆瓣评分要过8分,我们每年所有的奖金、薪水都和这个相关的。”

  《你好旧时光》确实在努力提高创作者自身打磨项目的水平、反过来就是削弱对明星演员的高依赖。不可否认的是:刘昊然之前就有《北京爱情故事》、《唐人街探案》等一众项目霸屏,谭松韵更是有《甄嬛传》的参演经验,这部剧的国民度也无需多说。

  这是一个国产青春剧领域截至目前最好的演员搭配,这种搭配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不想让作品过度依赖演员、而是作品与演员相辅相成,这应该是所有制片方都想实现的目标,朱振华和小糖人也不例外。他剖析《旧时光》和前作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不再是简单直白地发糖了,这次要讲的是一个全景式的成长故事。

  “全景式的意思是触角更广,不是只放在少男少女,而是包括成年人的世界对小孩世界的影响,我们想在这一部里有一些探讨,这是在《最好的我们》中我们刻意去掉的部分。因为那个小说本就是甜甜的,我们就只要把糖发好。但《旧时光》呈现了青春成长中比较多的维度。”

  尽管朱振华说自己不排斥用大演员,但结合到整个行业的形势来看,他其实也很难再启用大演员了。

  按我们得到的数据,《旧时光》单集制作成本一百多万、30集的体量,整体制作成本也只是三千多万。

  而按朱振华的说法,从《匆匆那年》开始,他们定的标准是:每部戏演员片酬占比在20%左右。“如果一个戏演员占比超过50%甚至60%,这个戏一定有问题的。”朱振华直言不讳。但如果按照纯制作费3000万(占80%)来倒推整体总成本,《旧时光》支付的演员片酬基本也不超过800万。

  没有金刚钻,但还想揽瓷器活

  800万这个价钱现在能请到谁?不知道,但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确定请不到谁。

  前后反差最大的案例之一是:贾乃亮公司的签约艺人邢昭林,在《楚乔传》里还是男N号、一转眼其担纲主演的《双世宠妃》爆火,单剧片酬跃至6000万。(会不会比贾乃亮自己还高了?)

  尽管有人调侃邢昭林是“低配版杨洋”,但他的身价的确在向杨洋靠拢。邢昭林上位之快令人惊讶,早着先机者则掩不住地喜上眉梢。搜狐视频的一位制片人曾在朋友圈里感慨:“拍我们的剧时就已经知道你会是大火的苗子,现在你果真火啦~感觉我们赚到了大便宜(偷笑)”。

  搜狐视频的确赚到了这个大便宜,本月月底邢昭林和张予曦主演的网剧《无法拥抱的你》就要上线了,邢昭林的粉丝早已主动带起了节奏。

  但搜狐视频另一部戏可就没那么好运了,前几日低调开机的《法医秦明2》,铁三角主演全换,曾经的“秦明”张若昀,现在接到了企鹅影视预算超几亿的古装玄幻大制作《庆余年》,正正经经地走起了流量小生的路子。

  《法医秦明》当时的庆功会上,张若昀、焦俊艳、李现三人均笑眯眯地表示有可能回归续集,但事实就是:确定回归的是已签约的,而表示“有可能”的,一般都不会再回归。在国产剧这个钱多项目多、演员中心制的制片体系下,演员身价与日飞升是不争的事实。

  演员就是这个行业的金刚钻,即使没有这一金刚钻的,多少也想挑战一下瓷器活。

  华策剧可爱工作室在立项《小美好》项目以后,也曾经想过找有一定粉丝数和作品量、知名度的流量小花,毕竟在这部一心一意发糖谈恋爱的少女心小说里,女主的人选是重中之重,选砸了,戏也就砸了。

  但最后他们选择了沈月,这个在当时基本没有实操拍戏经验、微博评论只有个位数的纯新人。她有的表演经验仅仅是签约公司后、每个月的表演培训。

  “我觉得还是因为制片方觉得她最适合这个角色吧,合适比什么都重要。”沈月的boss、工夫真言影业ceo毛妮卓玛告诉小娱。这个答案跟朱振华的一致。

  但所谓的“适合”是一个感性的词,它更倾向于创作者的个人经验判断,无法用量化的数据来表达;可一个影视项目却是群策群力的智慧,就连投资方自己,有时候也常常打架。

  《小美好》播出以来,剧可爱工作室的负责人、也是该剧的制片人戴璐还挺着急的。“为什么我们这个戏还不火啊?”戴璐曾在朋友圈半开玩笑说过。

  这就是大胆启用新人要付出的冒险代价,尽管该剧男主演胡一天早在《夏至未至》中混了个脸熟、沈月也被boss抓到《颤抖吧!阿部》的剧组客串过,但只要没有打开大众知名度,剧本身要火起来的难度就相对较大。

  青春校园剧对于演员的依赖也许远比大众想象的要高。“有一家视频网站因为让我们拍他们的自制剧,天天想让我们用他们的演员,拒绝了男一号就要男二号,然后要男三号,天天问。”某位剧方禁不住向娱乐资本论吐槽。

  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很多时候优爱腾作为投资大头、而且也是宣推主力的平台方,在演员的选择上面临的矛盾,比纯制片公司要考虑的更多。不仅想方设法塞进自己的艺人,更多时候也想尽量找一些保险一点的演员,分担宣推的压力。

  但演员的行情实在变得太快了。今年6月,热播网剧《寒武纪》才上线没多久,一位制片人看中了该剧男主演侯明昊,想邀请其参演自己的一部都市剧,对方工作人员告知她,侯明昊的戏约已经排到了明年,而且接了一部大制作的男二,还有一部院线电影已确定。

  这部大制作后来被证实为杨洋领衔的《全职高手》,这是又一个资源飞升的案例。“现在签演员太难了,你必须得早半年以上预判到哪个演员未来升值的潜力,早早把他抢下来;如果看到哪部戏热播、再去谈这部戏里的演员,一般都会发现人家早就是抢手的香饽饽了。”

  潘粤明还有一个,女版却没有了

  年轻演员的市场真的越来越好,沈月就拿到了柴智屏重新出山打造的新版《流星花园》的女一号,成为万众瞩目的又一个“杉菜”。

  谈起如何get这个大资源,毛妮卓玛表示属于常规程序。“我们是两个月前开始聊的,是沈月去台湾拍一个电影,在那儿认识了柴智屏团队的负责人,我们拍完回北京后他们联系我们,说想见见沈月,于是沈月见了一次柴姐,就定下来了。”

  当时新版《流星花园》已经全国海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心目中的“杉菜”,至于为什么最终花落沈月,也许是因为她的种种日系滤镜的写真,也因为其本人个性颇有一种野草精神,“她来北京聊过几次以后,我被她身上有种不自知的美吸引了,虽然长相很甜,但逻辑特别清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可以培养的。”毛妮卓玛如此说道。

  工夫真言影业确实在很慢条斯理地培养她,给她接下《流星花园》以后,连公司自己开的剧《动物管理局》原定给她留的角色也换了别的演员来演。毛妮卓玛称,不希望她在还要学习的阶段就学会轧戏,还是应该一心一意把每部戏都拍好。

  这种培养模式显然偏传统,还适用于现在这个日新月异、谁都可以坐地起价的演员市场吗?小娱不由得想到一个最近看到的、颇为有趣的例子。80年出生的女演员张瑶在网剧《将军在上》中饰演了男主角盛一伦的母亲,两位演员的年龄差,只有11岁。

  张瑶把这个幽默的婆婆角色演得妙趣横生,圈了不少粉,但其微博下方不乏为她惋惜的粉丝。是啊,80后的年纪也不是很大,怎么就演起了上一代人的角色呢?要知道,几年前张瑶还是赵薇《致青春》版里女主角的四个室友之一,仅仅过了几年,就差了一辈儿。

  “这个市场对女演员是比较残酷的,因为基本所有电视剧都规定了男女主一定要是年轻人,十年前是85后开始发力,五年前是90后发力,现在都是95后和00后的时代了。如果过了一定年纪还没有闯到一线,又还想继续演戏,那只能接受安排。”

  一位制片人曾在采访中告诉小娱,对于“80后中年女演员”来说,想要继续当女一号也还是有机会,只不过就拿不到自带高声量的IP大剧资源了,可以演主旋律,但那样宣推的难度就相当之大了。

  或者选择加盟某些注定会火的IP大剧,演一个比较抢戏的配角,说不定也能火起来。张瑶选择参演《将军在上》,也许正是出自这样的考虑。

  也有个别“咸鱼翻身”的例子,例如靠《白夜追凶》重回一线的潘粤明。但潘粤明只有一个,且男演员的情况多半比女演员好一些。毕竟电视剧的主要受众目前还是女性居多,打一个成熟大叔的人设,再有好作品加持,便可成功翻红。

  “我们要求要找到那些跟公司有相同价值观的艺人,不要那种急于求成的。”也许是看穿了这种畸形的演员生态,毛妮卓玛在谈到工夫真言影业签约艺人的策略上,如此对小娱说道。

  目前工夫真言签约了12个艺人,公司则每个月都有大课培训,表现好的艺人,就会专门挑出来去上定制课程。如此半年后,他们会挑出一部分拔尖的学员,来到陈国富、陈坤、周迅主办的山下学堂,与顶尖的前辈学习、互动。

  有人想赚快钱、有人要守寂寞,但很显然过度以演员为中心的制片体系亟待改变了。幸运的是,有人正在改变。

关键词阅读:杉菜 贾乃亮 最好的我们

责任编辑:司倩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每日爆款 新手专享
新手专享12%约定借款利率
30
投资期限
300,000元
融资额度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历史年化收益9%-17.75%
500元起投,申购费1
9.0%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730
可投金额 419,000
8.5%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365
可投金额 0
6.3%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60
可投金额 0
基金收益排行
实时热点
  • 盈钱包
  • 这个钱包能赚钱
  • 7日年化收益3.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