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第三方接盘1亿元?华宸志高资管计划坐实违约

2015-07-22 07:23:37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王莹

  这是一个资管盛行的时代,但是在数量上成正比的还有资管违约项目。

  2015年7月21日上午,十余位投资人聚集在上海中信大厦华宸未来资产办公大楼门前,11点50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赶到现场后,多位投资人向本报记者反映,他们用来养老的资金,现在无处可寻。

  经本报记者了解,这些投资人是《华宸未来-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下称“华宸志高资管计划”)投资人,该项目成立于2013年7月,存续期共计两年,2015年7月16日到期,如今已经过去5天未能兑付,项目发生实质性违约。

  在此之前,《第一财经日报》曾经多次报道该资管计划的具体实施细节及违规操作手法,并对该资管计划的进展持续跟踪报道。

  昨日,本报记者经多方调查,并从投资人处获得相关资料后了解到,在华宸志高资管计划解决的过程中,华宸未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宸未来”)声称协商某第三方机构接盘该资管计划,未来投资人将会得到兑付,但是具有“戏剧性”的是,填写份额转让委托申报手续后,该程序并未针对所有投资者,其中有高达1亿元的机构投资资金并未被顺利转让。

  更重要的是,在投资者多次商讨过程中,该接盘的第三方机构存在诸多被质疑虚假的疑点。截至本报记者发稿,已有相关公安部门介入该事件,并于7月21日在华宸未来办公楼内搭建平台,得到份额转让的5位投资人代表、华宸未来总经理及华宸未来基金(下称“华宸基金”)董事将到场,对该资管计划的解决方案进行商议。

  坐实实质性违约

  2015年7月16日,一款承载众多投资者、募集资金高达3亿元的资管计划到期,伴随而来的是该计划延期兑付,正如该项目前期披露的诸多风险迹象,这一结果并不意外。

  在华宸志高资管计划还未到期2个月前,负责该资管计划的项目经理致电所有投资者称,已经谈妥新增第三方接盘,该第三方有意受让华宸未来资管计划,并在2个月后到期日兑付。

  但是直到6月中旬,这一说法并未有更多负责人来跟进。

  6月25日,华宸未来发布《华宸未来-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第十二次临时公告》(下称《第十二次临时公告》)称,近期,有意向方计划从上述资管计划现有委托人处受让资管计划份额。为配合资管计划份额转让工作,华宸未来作为资产管理人已经将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进行了份额转让业务挂牌,后续也将配合向受让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平台上完成其份额受让计划。

  随后,华宸未来在7月13日继续发布公告称,现份额转让准备工作接近完成,意向受让方拟按照每份额资管计划1.00元的单价受让,请有明确转让意向的投资人于2015年7月16日起来公司办理份额转让的委托申报手续。

  作为安徽金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瑞集团”)股东之一的仰浩(化名)以机构投资人的身份在该项目上共投资高达1亿元,也是该项目的唯一机构投资人,据仰浩介绍,该笔机构投资共包含了约200人的个人投资者。

  承担着众多投资人投资款的仰浩在看到这一份额转让公告时略显激动,并在7月16日当天第一个赶到华宸未来办公地点,拟办理份额转让手续。虽然在仰浩看来,公告的意思已经十分明确,只能进行本金的转让,利息“打了水漂”,但是此时已无暇顾及。

  然而,即便这样,仰浩也并没有如愿拿到期待中的本金。而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华宸志高资管计划出现实质性违约。

  昨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多方调查中了解到,总计3亿元的资金缺口目前仅筹到2亿元,仍有1亿元缺口。而华宸未来在为解决这3亿元资金的过程中,根据资金额度以及资金来源设计了“2+1”模式,即其中的2亿元由华宸未来、湖南信托、国元信托和

  “这2亿元的缺口应该不是问题。”一位熟知该计划,并同华宸未来总经理韩骏有来往的公司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韩骏曾告知他,已经有1.6亿元资金到账,剩余4000万元也会陆续到账。

  2亿元已经补充的资金在到账后,陆续有投资者被兑付,但是并非“全部”,其中最大的未兑付缺口则在投资总额为1亿元的机构投资者金瑞集团。

  “这对投资人并不公平,投资人并不分散户还是机构投资人。”仰浩表示,对于选择散户兑付而非机构投资人,华宸未来给出的解释有两点,第一,作为意向受让方的第三方平台在兑付的过程中做出了选择,机构投资者在选择之外;第二,投资整体无法拆分,虽然机构投资者由众多散户投资者组成,但是对接华宸志高资管计划依旧以“打包”、“整笔”的方式投入,无法进行“拆包”。

  被指第三方“虚设”

  随着华宸志高资管计划“2+1”的融资计划中,来自所谓“意向方”即第三方平台的资金并未落实,从而让关注焦点集中在该第三方究竟是谁?这1亿元资金何时才能到账,并顺利签署投资人份额转让?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一位熟知该项目的内部人士处获悉,该第三方系上海执顺资产管理合伙企业。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企业成立于2015年6月25日。令人费解的是,这一天恰恰是华宸未来发布《第十二次临时公告》,即宣称已经有意向平台对该资管计划进行接盘,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进行份额转让业务挂牌的同一天。

  资料同时显示,该公司执行事务合伙人范亚丽,该公司有两名自然人股东:李硕敏和范亚丽,但在7月15日,即华宸志高资管计划到期的前一天进行了信息变更。公司注册地址为:上海市金山区朱泾镇亭枫公路4180号56幢1133室。

  “公司地址是虚设的,我们实地考察过并没有这个地址。”上述内部人士表示,在他看来,这个第三方更多是为了这个“漏洞项目”而设立的,并非真正有一家第三方机构想要接盘这个资管计划。“这个第三方根本就没有出钱,在没有出钱的情况下如何参与项目转让?”在该内部人士看来,华宸未来的做法对于投资者并不公平,第三方成了搪塞投资者的“借口和理由”。

  针对投资者的说法,《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华宸未来现场多次向其工作人员求证,并未得到解释,截至发稿也未获得官方回复。

  在更多投资人看来,该计划已经如此田地,不会有第三方愿意出来接手,而这个所谓的平台方被猜测可能是由上述筹集2亿元资金的多家金融机构联手成立的。

关键词阅读:华宸 接盘 违约 志高 坐实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