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中的“羊”:怎么赢就会怎么输

2015-07-13 07:16:2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峰

  就在所有人都在热议A股何时突破6124点时,疾奔的牛在半个多月前戛然而止瞬间转身成了熊。日复一日的一字板跌停开盘不断下探股民的承压情绪,市场笼罩在一片肃杀的寒冬中。7月9日上午,A股市场绝地反击。一个年轻人走进冷清的国泰君安(行情601211,咨询)北京通州营业部,在这个营业部里,多半是退休的老年散户。

  最近几天,这里都没什么人开户。而一个月前,金融街(行情000402,咨询)一家券商营业部的前台告诉记者,开户需要在早上8点多就来排队。

  “进来得真是时候”,几个中老年女股民对年轻人啧啧称赞。“你是来赚我的钱的”,62岁的张森回过头瞅着年轻人说。他在5000点时拿着国营工厂的退休金入市,现在赔了6万。

  张森错过了上世纪90年代和2007年股市的疯狂,在6月A股画出一道高耸入云的阳线之时,再不愿错过一路上扬的红色K线。“正美滋滋地在家喝酒呢,结果‘啪’一下,酒盅‘碎’了”。

  散户在投资过程中,表现出令人惊讶的错误。而散户投资者的行为和偏差,又恰恰有着惊人的类似性和相关性。在行为金融学中称之为“羊群效应”。

  他们对股票市场的基本常识一无所知,他们往往会从周围的其他投资者身上获得信息或者获得鼓励,他们的买卖没有止损止盈仓位管理,追涨杀跌,他们怎么赢的最后往往都怎么输进去。

  投资不是赌博,然而,A股市场的数量庞大的参与者恰恰都在赌博。

  怎么赢就会怎么输

  在张森看来,股市狂泻来得毫无征兆。4月20日,沪深两市合计成交额达18025亿元,其中上交所成交超过万亿,创出全球交易所有史以来成交最高值,以至于系统爆表。

  某权威媒体在此时发表“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的观点,不仅给这个散户为主的市场带来了海量资金,也带来了喜怒无常、难以掌控的重型武器——情绪。

  和每一轮牛市一样,A股制造着一个又一个“暴富”神话。深圳市一名公务员用100万本金炒到了600万,然后潇洒辞职,选择去看看外面“那么大的世界”。

  张森入市正是看到了榜样的力量。“街坊们都在用炒股赚点零花钱”,来填补降息后银行存款利息的损失。他在券商营业部里找到了和自己同样身份的人群,他们的平均年龄超过60岁,手握数额不多的闲钱,如果不在营业部里,他们会去公园里唱歌、下棋,或者收盘后一起去跳广场舞。

  6月12日,上证指数创出5178.19点高点。但第2天,证监会宣布严查场外配资,触发股市下跌开关。6月26日,上证指数重挫334点,下跌7.4%。根据同花顺(行情300033,咨询)的统计,截至当日,沪深两市市值蒸发超3.3万亿元,近两周共蒸发12.1万亿元。

  “我坏就坏在没及时‘割肉’,还补了两回仓”,张森说。他在13块时买入一只股票,现在的股价已经腰斩过半。

  “补仓”是黄黎明教张森的,“这是在熊市里赚钱的办法。快进快出也可以,但赚钱慢,而且到最后你会发现,钱全给交易所扣了手续费了”,黄黎明告诉记者。

  黄黎明1996年开始炒股,在他印象里,股市经历了三次大起大落,“21世纪初一次,2008年奥运会一次,这回也算一次”。

  黄黎明和营业部的大部分人一样,不懂价值投资、不搞技术操作。他只知道哪只股票属于哪个板块,有时都搞不懂这个公司的具体业务。在他看来,炒股的原理只有一个:低买高卖。牛市总是一样的,“基本上买哪只股都会赚钱”。

  他们没有学历,作为“老北京”,没有都市职业经验,但他们有着市井生活的智慧。“这屋里谁也不会说自己赚了多少钱”,黄黎明低声说,“但最近,亏了十几万的大有人在”。

  黄黎明在上一波熊市里亏了钱。中石油是那一轮行情的标杆,众望所归中,上市当天就冲到了48元。那是黄黎明第一次“打新”,“可根本排不上号”。他在46元入手,但此后中石油无情地粉碎了散户们的美梦,不到半年时间就跌破了16.7元的发行价。

  黄黎明在38元时将全部中石油股票出手,从此不再跟风,但又忍不住对身边那个刚刚入市的年轻人说,“你要买点新题材,比如环保、高科技、军工”。

  “我劝你最近不要买股票”,90岁的穆金民说。他1994年入市,总结出的最大经验是“每年下半年的行情都不好”。“你看那些只有横杠的股票”,穆金民指着显示屏说,“什么时候它们复牌了,股市也就好起来了”。

  “我现在持仓30%”,穆金民说。他每天独自拄着一根木棍来营业部,默默地坐在第一排,待上整整一个上午,“创业板前段日子涨得很好,但我没买”。不管牛市还是熊市,他就一直安静地坐在这里,年纪大得已看不出脸上的表情。

关键词阅读:张君生 中石油 股市暴跌 股市下跌 股市投资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