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规划为财富守业

2015-04-20 16:38:12 来源:《财富管理》 作者:黄凡

  尽管我国尚未开征遗产税和资本增值税,但全面的财富规划十分必要。这“守业”二字,还颇需费神思量。

  在过去的30多年中,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民间财富也得到快速积累。在财富积累过程中,资产规模达到一定规模的富人群体已初步形成。

  然而,原先由出口和投资双引擎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显然已经难以为继。旧的增长模式直接导致能源的巨大消耗且明显低效、环境污染严重而趋于失控;财富迅速积累过程中伴生的社会利益分配问题也异常明显,中国基尼系数已经节节上升到令人不得不关注的地步,以土地出让金为支柱的地方政府财政状况也遇上了几十年来最困难的境况。

  如果再依靠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那么极可能因存量的巨大而“事倍功半”。因此,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调整经济结构势在必行。于是,我们就有了接受经济增长速度维持在相对低水平的“新常态”这一流行语。

  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和增长速度放缓,尽管国内市场总体而言仍是充满机会的热土,但是,像过去三十年间那种比比皆是的“创富好机会”将明显减少。对于已基本完成创富的高资产净值人群而言,是时候适当地把财富管理策略从“进取创富”调整到“稳健守业”了。

  所谓“守业”,就是要用适当的方法,在确保已积累的财富能得到有效保值和增值的同时,为财富的转移和传承作好相应安排。对于在过去财富的高速积累过程中,已有了殷实资产的富裕家庭而言,后者显得更为重要。

  国内外富裕家庭因财产传承和分配而发生的纠纷案例比比皆是。如果留意新闻报道,早前香港女富豪龚如心身后巨额遗产,在华懋慈善基金与资深风水师陈振聪之间旷日持久的争夺;而后又有台湾已故首富王永庆剪不断,理还乱的家族遗产纠纷;近期更有澳门何赌王在住院养病期间,仍被几房太太之间的财产血拼闹得鸡犬不宁的闹剧;还有香港新鸿基地产集团,因创业者实际继承人郭氏兄弟之间的争斗闹到“廉政公署”介入,最终令上市公司市值缩水数十亿。上述事实表明,财富管理不能光考虑通过投资来保值和增值,做好财富的规划是更为必要的,否则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

  在财产传承之外,因家庭离合而派生出的并购重组,其复杂程度较公司之间的类似交易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几年前,国内杜姓钢铁大王被发妻诉“被离婚”一案颇引人注目,其中的是非曲折、扑朔迷离进一步印证“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古话,同时也有高达500亿元的巨额财产如何分割让人遐想无限。抛开亲情、感情与道德判断,单纯从财富管理的角度分析,估计今后此事是会成为相关理财课程的经典案例。

  这些故事,从侧面印证了国人目前普遍缺乏婚姻财富的风险防范意识与管理能力,也缺乏对家庭财产传承的规划和安排,这就为日后巨额财产的纠纷埋下隐患。尽管我国现在尚未开征遗产税和资本增值税,但这并不代表永远不会征收。因此这两个方面,颇需我们认真思量。

  那么,我们在这方面可以有何种安排呢?以财富传承举例:

  设想在一个遗产税率为50%的国度,某人的父亲去世时为他留下了价值3 0 0万的房子。大家肯定替他高兴了?请等一等,他得到这笔遗产,必须按50%的税率缴纳遗产税!儿子除非轻易地拿出一百五十万现金交清遗产税,否则,老父留下的遗产就怕是无福消受了。就没有解决办法了?非也!如果他的父亲未雨绸缪,提前准备好一份以儿子为受益人,保额为一百五十万的终身寿险保单,这样一来,儿子就在老父“百年”之后刚好把得到的保险赔偿金(寿险赔付金通常是免税的)来付清遗产税项。当然,大家都知道,要得到同样的保额,年轻时买与年长时再买,保费价格有天渊之别,及早规划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又例如,在一个没有遗产税的国度,资本增值税的“威力”也不容小觑:某实业家创业致富,以万元起家,现在事业颇有起色,公司市值增至亿元级别,儿子也参与到公司的管理,貌似平稳接班。然而,老父如不幸西去,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在税务上会被认为等同于全部售出,则公司价值的增值部分是要负担增值税的!假设税率为50%,儿子如何处置,难道要把公司卖掉一半吗?解决办法也有:老父及早将其拥有的股份设立以儿子等为受益人的信托,信托不会因设立人的离世而终止。增值税的问题可得到化解,但这要有专业人士协助规划。

  过去的一段时间,媒体上频频报导“某企业家移民”、“某某富豪加入外国国籍”的消息。2014年胡润百富发表的白皮书显示60%的国内富裕人士已经办理移居或是考虑办理移居国外。

  笔者认为,移民是纯粹的个人选择无可厚非。然而,作为“有产人士”,在作出移民的决定以前,必须做好以税务规划为主的整体财富规划。否则,很可能碰上意想不到的大麻烦。

  笔者常接到一些高净值人群的问题咨询:如何放弃美国国籍?读到这,您可能会不解地问,拿美国国籍不好吗?护照走遍世界免签证、国内社会稳定、民主而自由、国家强大……然而,根据美国法律,美国公民和持有绿卡的永久居民不管住在哪里,都要为他们在全球的收入纳税。不少富人在国内经营企业、在全球不同地方也有资产配置。这可好,一切都得向美国政府每年如实申报,并承担纳税义务。2010年初,“差钱”的山姆大叔大力加强税收征管工作,颁布《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目的在于打击海外逃税。

  山姆大叔打击逃税的力度之大,连一向以实行《银行保密法》来严格保护银行客户资料的瑞士金融机构也不得不妥协,同意向美方提供一些集团客户数据,并在协助全球打击逃税案件方面提供更多帮助。

  更想不到的是,要放弃美国国籍还真没那么简单!也许在放弃国籍的过程中,美国的国内税收署(IRA)会认真审查国籍放弃方的全球收入,寻找逃税的证据。对于国内多数高净值人士而言,这无疑是一场恶梦。而且,即使报税和纳税记录无懈可击,美国也要求放弃美国国籍的人必须取得其他国籍以避免成为无国籍人士。我国目前不承认双重国籍,人们在入美籍时就等同于已自动放弃中国国籍。此时该如何是好?不免又有一番周折和焦虑。还不提走完整个程序的时间(一般需要一至两年)和金钱消耗(法律咨询费一般数万美元、所谓的“脱籍税”根据相关资产总量计算)。

  由此可见,对于“ 有产人士”而言,创富不易,守业更难。全面的财富规划显得十分必要。而且财富管理和规划的专业性就决定了,一个全面、个性化、有效的财富规划方案的制定必须由税务、法律、投资等领域的专业人士共同参与。

  作者系德意志银行财富管理中国区总经理

  本文发表在《财富管理》杂志2015年3.4月合刊上,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

关键词阅读:守业 财富 净值人士 规划方案 威力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