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光伏业潜规则:乱账与隐秘共生链

2013年01月18日 08:24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21世纪经济报道 蒋卓颖 上海报道

  核心提示:苏维利透露,倪开禄在回国后,已经去往青海,向当地保证超日不会倒闭。根据苏维利提供的数据,超日太阳目前的全部产能为400-500MW,一旦青海的200MW项目落实,将为超日带来十几亿的业绩,占到其总业绩的一半。

  1月15日,天华阳光董事长苏维利告诉记者:“我对倪开禄(超日太阳董事长)有影响力,但是没有决策权。在商业活动中,我是站在天华阳光的角度,他是站在超日的角度,泾渭分明。”

  在过去的一个月内,倪开禄因为将几乎所有超日(002506)股权抵押信托又无法按时偿还贷款,使超日陷入易主困境。与此同时,超日太阳第四大股东苏维利所控制的天华阳光,也因为被指和超日太阳的暧昧买卖关系,卷入漩涡。如今,天华阳光正处于香港上市的关键时刻。苏维利强调,其与超日太阳的关系全部都符合商业规则。

  与此同时,苏维利也揭开一段光伏产业链中上下游公司的隐秘共生链,双方在获得项目、吸引投资和优化财报三方面各取所需,构成一个紧密合作团体。这在整个产业链中绝不是孤例。

  建厂才有项目:地方保护主义下的合作

  天华阳光与当地政府达成一致,由天华阳光拉一家企业来青海投资产能,这家企业就是超日太阳。

  2012年11月,超日太阳宣布以自有资金不超过6691.5万元向青海锦国兴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青海锦国兴)增资扩股,以取得青海锦国兴60%的股权。倪开禄曾表示,这笔投资有助于超日在青海拿到200MW的光伏电站项目。

  一位业内分析师则指,超日太阳此笔投资的真正目的,在于获得青海锦国兴已经在青海建成的厂房,以便超日在河南洛阳和江西九江的产能整体搬迁过去。青海锦国兴是青海在光伏产品“供不应求”阶段的投资,但厂房建设完毕后行业已产能过剩,故青海锦国兴从未投入真正生产。

  鲜为人知的是,这笔交易背后主导方为天华阳光。

  各地都有一条“心照不宣”的规则,即只有在当地落实产能,才能获得当地电站项目的建设资格。这导致各地涌现出一大批为了拿到路条而草率上马的“垃圾”产能。

  天华阳光是业内极少的只做下游电站开发、没有上游产能的公司,在争取国内的电站项目过程中,没有办法响应地方政府投建产能的要求,成为天华阳光最大的短板。苏维利承认,为了获得青海的200MW电站项目,天华阳光与当地政府达成一致,由天华阳光拉一家企业来青海投资产能,这家企业就是超日太阳。

  但彼时超日已陷入债务危机,超日在河南洛阳、江西九江的产能正处于闲置,故苏维利就向倪开禄建议,将超日在九江和洛阳的产能搬迁到青海去。“洛阳和九江附近没有港口,对出口不利,河南和江西两省光伏发电市场不大,故把产能留在这两地意义不大。”苏维利说。

  苏维利透露,倪开禄在回国后,已经去往青海,向当地保证超日不会倒闭。根据苏维利提供的数据,超日太阳目前的全部产能为400-500MW,一旦青海的200MW项目落实,将为超日带来十几亿的业绩,占到其总业绩的一半。

  相互参股:吸引风险投资

  天华阳光也需要一个供货商合作,增加在购买组件方面的实力

  苏维利曾表示在超日太阳改制时,参股33%。苏维利解释,下游企业对于上游企业的参股是一个普遍现象,天华阳光不仅参股了超日太阳,还参股了另一家上游企业巨力新能源。除此之外,东方日升和保定天威都曾经要求天华阳光参股。

  上游企业如此热衷于下游参股的原因,苏维利解释为,是一种吸引投资者的需要。2008年以后,市场就是一个重要的资源,“如果有一个有市场资源的战略伙伴入股公司,会使上游企业的投资人心里踏实。”

  苏维利还表示,天华阳光入股超日太阳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2007年时,光伏市场还处于供不应求的时代,当时下游企业向上游购买光伏组件需要全额付款,组件供应商甚至可以随意调整供货量和发货日期,甚至货价。所以当时天华阳光也需要一个供货商作为合作伙伴,增加在购买组件方面的实力。

  资产变应收:混乱的财务模式

  超日将这些光伏组件的销售100%记为应收账款

  上游组件商在与下游电站企业的合作中所能获得的最大收益,就是能将电站资产记为销售收入,苏维利告诉记者,如果超日重新调整记账方法,其应收账款会减少90%。目前,超日方面没有证实这一观点。

  现任超日总经理张欣宇曾经表示,超日销售非常少,其90%的组件都用做合作投资和职工电站模式。

  超日在海外投资的众多电站项目,如美国、意大利等,并没有通过发改委和商务部的审批。一位业内分析师透露,之所以超日能不获得审批而完成电站项目投资,是超日太阳的海外电站投资不是一种资本投资,而是一种贸易投资。操作方法就是用其产品光伏组件做投资。在这种模式下,投资双方约定,超日太阳的组件不是按照正常销售渠道输出,而是用做项目投资。这也导致项目将不按照正常账期回款,而在该电站项目销售出去后,才会回款。

  在这个案例中,超日即投资方,天华阳光即当地开发商,两者在保加利亚30MW项目上的合作就采用了这种模式。苏维利告诉记者,在保加利亚项目中,天华阳光的作用是为超日太阳服务,其角色是开发商加工程总包商。

  天华阳光将项目土地所有权和开发权转给超日,超日付钱给天华阳光。然后天华阳光完成工程建设。

  超日角色是投资者和供应商,即这个项目由超日太阳投资拥有,超日太阳又向这个项目提供组件,所以如果完整的来看,在这个项目中,超日太阳是把组件卖给了超日太阳自己。

  由于超日在保加利亚当地没有团队,其不能完成对当地电站的运营和维护,所以这部分工作由天华阳光完成,这也导致超日要求天华阳光在项目中占30%股份——问题也就在此出现了,如果超日把项目作为长期投资来处理,其供应的光伏组件营业额就不能被当期确认,而应该做资产处理。并且不能完全做资产处理,因这个项目天华阳光还有30%股权。所以,按照正常财务程序,这个项目中30%的光伏组件资产超日可以确认为销售收入(应收账款)。

  但是超日被市场视为以组件销售收入为主营业务,如果不能确认为销售收入,其当期业绩就不好看。苏维利称,目前超日的做法利用了“实质重于形式”的会计原则。按此会计原则,企业应当按照交易或者事项的经济实质进行会计确认,计量和报告,不应仅以交易或事项的法律形式为依据实现。也就是说,超日虽然是大股东,但实际并不运营此项目,对资产不控制,对业务不管理。因此,超日将这些光伏组件的销售100%记为应收账款。

  苏维利表示,这个难题是所有向下游拓展的上游企业普遍面临的难题。对于现在的上游企业来说,不做下游是死,做的话面临销售收入确认问题,非常棘手。

  为解决这个问题,苏维利表示正在探索一种政府基金的新模式。他设想,可以先在行业内形成一个产业联盟,制造商都进入这个平台,通过这个基金去投资电站,这样所有制造商都可以确认销售收入。他还考虑到,国内电站的收益是3%,远远低于国外平均收益15%的水平,所以他希望做一个资产包,其中60%是国外电站,40%是国内电站,这样使得收益平衡,达到8%的平均值,卖给基金。但也有业内分析师表示,这种做法涉及到监管问题,也牵涉到跨国并购和法律问题。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超日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