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棉花托市收储难惠民 交储商需先争抢收储指标

2012年11月28日 07:36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邵海鹏

  [ 棉农并不能直接将棉花(19205,30.00,0.16%)按照托市价卖给中储棉,托市收储也难言能惠及农民,低迷的市场价前,棉农更有自己的考量 ]

  在北京朝阳区的一家金融机构交易室里,每天16点~16点25分,都是最为紧张的非金融产品交易时段,潜伏在那里的交易员,都要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并随时准备按下鼠标,而屏幕的另一端,则有关棉花的现货交易。

  “您是否确认要提交当前点数:60”,当看到这个提示,交易员梁家瑜(化名)松了一口气,但很快他又重归失望,因为他随后的“确认”并未成功,他得到了一个“点晚了,本点击无效”的回复。

  今年10月30日以来,每一个工作日下午,在全国很多台电脑前,都有着众多梁家瑜们在重复着这样一个极易失败的动作,而他们背后,则代表着一个特殊的群体——棉花交储企业。

  按照中储棉今年9月10日发布的《关于启动2012年度棉花临时收储的公告》(下称《公告》),收储交易通过全国棉花交易市场收储交易系统进行,梁家瑜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系统,这也是中储棉第二年启动棉花临时收储,

  “你永远不知道短短1秒钟,甚至0.01秒之内会发生什么事情。”代表着新疆一家棉花交储企业的梁家瑜小声嘀咕着。

  《公告》中称,收储“不受数量限制,敞开收购”,然而,为了将符合要求的棉花以“托市价”卖给中储棉,棉花交储商必须先在全国棉花交易市场收储交易系统中“争抢”到收储指标。

  既然敞开收购,为何又需要交储指标?棉商交储紧张又从何而来?今年的棉花市场与往年又有什么不同?11月中旬,带着这些问题,《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前往产棉大省山东调查。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棉商交储紧张背后,是全国棉花市场低迷,棉商不得已而为之的现状,而寄望于稳定棉花生产、经营者和用棉企业市场预期,保护棉农预期,保证市场供应的棉花“托市”收储,也未能发挥到它的最大效率。

  交储的秘密

  追溯梁家瑜们的遭遇,要从10月30日中储棉发布《关于发布新的储备棉收储成交方式的公告(2012年(收储)第4号)》(下称《4号公告》),规定棉花收储成交方式说起,而更深层次上,则是托市价与市场价共振。

  据《4号公告》,每个交易日的15:00前,中储棉和全国棉花交易市场将各个承储仓库的收储数量拆分为若干独立的收储指标,然后并列显示在棉花收储交易系统中,收储指标由此而来。

  “当日16:00点,所有符合条件的交易商即可同时参与竞拍。”直至“当日16:25,交易系统进入闭市倒计时,1分钟内无新的点击,系统闭市”。“每个参与交易的交易商,每10秒只能发出一次有效点击,同一交易商于10秒内发出的再次点击,被系统视为无效指令。”《4号公告》规定道,这便是梁家瑜们忙碌的技术原因。

  而此前《公告》已规定收储交易通过全国棉花交易市场收储交易系统进行,为何要在一个多月后,又多出一个收储指标?

  “为避免个别企业使用不正当手段对交易系统的干扰,保证棉花临时收储交易的公平、公正,经报请有关部门批准,决定完善棉花收储成交方式。”中储棉发布《4号公告》同时解释说。

  多位业内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之所以有个别企业使用不正当手段干扰交易系统,是为了能多卖棉花,原因则是国内棉花市场低迷。

  据中国棉花网9月10日数据,棉花收储启动当天,三级(标准328)棉花现货报价为18754元/吨,而2012年三级棉花临时收储价格20400元/吨,每吨有接近1700元/吨的差价,这成为众多交储棉企业厮杀棉花收储交易系统的直接驱动因素。

  价差之外,选择交储,更关系到企业的生死存亡。

  武城星海棉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丰渭清对本报记者算了一笔成本账——收购上来的籽棉,需要进行加工,加工费自然成为交储的部分成本,达到19500元~19600元/吨。如果再去掉银行贷款的利息、运输费用等必要的开支,交储棉花成本很快就攀升到近20000元/吨。

  这也意味着,按照国家敞开收购价三级棉花20400元/吨来计算,每吨也只能保持300元~400元的利润,而如果选择市场价卖掉,参照9月10日标准328级棉花现货18754元/吨的报价,每吨亏损1000多元。

  倘若是四级棉花,中储棉的收购价就只能维持在19800元/吨,而收购价就与成本基本持平。

  此外,区位因素亦不能忽视。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期货公司负责人对本报记者透露,现实中的抢拍发生在南疆的阿克苏、库尔勒、巴楚等地。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新疆棉区的总产量本来就极大,交储企业众多,而库容又相对有限,为了尽快实现交储,就会出现类似春运时“一票难求”的尴尬。

  上述负责人表示,历来,新疆都是棉花输出省份,而不是主要的消费地。修建仓库是为了解决中转运输的问题,而不是棉花储存。“现在为了解决储存问题,库存的数量和规模就明显不足,因此交储时就会比其他地方紧张不少。”

  “新疆的面积大,如果南疆的棉花运输到北疆进行交储的话,就会增加运输成本,挤占利润。”山东省鲁棉集团有限公司投资项目部经理吴海芳对本报记者表示。

  而对于中国内陆地区企业,亦对运输成本有所考虑。山东武城天元棉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于叔芳对本报记者表示,虽然武城也有收购库,但所有人考虑的都是就近交储,这样运输成本才能达到最低,符合利润最大化。

  “由于武城县是全国最大的棉花收购加工集散地,当暂时库容尚无法充分满足大量需求的时候,就容易产生交储紧张的状况。”于叔芳说。

  丰渭清说:“虽然现在厂里面已经拍到了五个合同,但是由于库存有些紧张,还没有通知我们去送储呢。”

  据中国棉花网数据,截至11月27日,中储棉计划收储2012年度棉花117680吨,实际成交47490吨,成交率40.36%,其中内地计划收储93680吨,实际成交23490吨,成交率25.07%,新疆计划收储24000吨,实际成交24000吨,成交率100%。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