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撞人后裸躺阻救人女教师 被鉴定为短暂性精神病

2012年11月24日 21:07 来源: 新民周刊 【字体:

  【案件回放】

  今年6月17日,山东省临沂市香榭丽都小区内发生了一起恶性交通事故,36岁的女司机、山东省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临沂校区的中医学讲师张彦,驾驶一辆牌照为“鲁QZY001”的飞度牌轿车猛地撞向了正从菜场买菜回来的邻居王艳丽、巧巧母女两人,巨大的冲击力下,王艳丽的电动车被拦腰撞为两截,4岁的巧巧被撞飞。

  令人惊愕的是,围观群众拍摄的一段长达5分17秒的视频记录显示,张彦在肇事后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躺在马路上阻挠救护车进入小区施救,当巧巧被人抱上救护车后,张彦居然又冲上前去强行将巧巧抢出来扔在地上,做完这些动作后,张彦重新赤身裸体躺倒在地,救护车不得不倒着驶出了小区。

  这起事故导致4岁的巧巧过早地离开人世,母亲王艳丽则因为颅脑损伤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

  这段视频在事发10天后被王艳丽的家属发到网络上,激起公愤,人们难以理解张彦肇事后的这一系列疯狂举动,将其称为“女版药家鑫”。

  事发初始,一度盛传张彦肇事前因丈夫刘振外面有了“小三”并摊牌离婚而导致情绪极度失控。另一个传闻是,张彦曾主讲医学心理学与精神病学,公众因此担忧张彦可能具有反鉴定能力,她是不是装疯?会不会因为其专业背景装疯成功被鉴定为精神病?

  受害者家属:

  看到鉴定结论,我们懵了!

  11月12日,王艳丽的丈夫王乐起接到了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的鉴定结论通知书,该局聘请有关人员对张彦进行了“案发时的精神状态及刑事责任能力”鉴定,鉴定结论是“1、急性短暂性精神病;2、无刑事责任能力。”

  王乐起懵了——“张彦装疯成功了”。

  11月19日,愤懑之下的王乐起找到了《新民周刊》,细数疑点,寻求舆论支持。另一方面,事发至今一直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的张彦家属——二叔张国强(应采访对象要求采用化名)也首次接受《新民周刊》的独家专访,对此前所有的传闻一一回应、澄清,并列举了大量事实佐证张彦案发时确实处于精神病发病状态。

  关于张彦案发前的种种异常以及导致其精神失常的可能诱因,家属们提供了不可谓不“惊爆”的内幕。时隔5月,真相能否厘清?

  张彦肇事后被警方以涉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刑拘。受害人王艳丽的丈夫王乐起透露,张彦被刑拘后,张彦的家属就提出了精神病司法鉴定的请求,8月9日,张彦的家属将材料送鉴。王乐起曾提出抗议,认为视频记载得很清楚,“她就是在装疯,鉴定只会拖延时间,只会让杀人犯苟延残喘。”警方最终根据法律规定同意了张彦家属的请求,委托青岛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对张彦案发时的精神状态及刑事责任能力进行鉴定,王乐起也表示接受,“我想,她(张彦)也许确实有这方面的权利。我唯一期望的就是鉴定结论能公正公平。”

  11月12日,兰山分局刑警大队通知王乐起去拿鉴定结论通知书,看到“急性短暂性精神疾病”、“无刑事责任能力”这个结论时,王乐起懵了。“难以接受,我只能说,她杀人后装疯,初步装成功了。”目前,王乐起已经申请到北京、上海等地更高级别、更权威的司法鉴定中心对张彦的精神状态重新进行鉴定。

  记者就“急性短暂性精神病”咨询了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上海市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谢斌。他解释,急性短暂性精神病是重症精神病的一种,只不过它的发病比较急,病程相对精神分裂症这类慢性精神疾病而言较短,病程短的可能几周,长的可能几个月病程。至于急性短暂性精神病的发病诱因,谢斌解释,精神病的原因很复杂,医学界很难解释清楚,不过,如果是车祸刺激不一定导致急性短暂性精神疾病,有明确诱因的,比如刺激原因引发的精神疾病多半是心因性、创伤后应激障碍。由于对案情不甚了解,谢斌不便对张彦的病情进行确定性的判断,但他推断,如果鉴定下来,张彦确属急性短暂性精神疾病,那么车祸的发生很可能也与这个精神疾病有关。“也就是说发病在前,车祸在后。”

  王乐起对“急性短暂性精神疾病”的专业知识并不了解,“张彦是这方面专家,她了解。”他坚持认为,张彦是精神病方面的专家,并称曾走访过张彦的学生,学生曾作证张彦教过这方面的课程。“事发后一周左右,张彦的叔叔曾亲口告诉我母亲,他侄女是教精神病学的教师,本想表达侄女素质高,不会无缘无故做不道德的事情,无意透露出她的专业背景。”

  由于警方给王乐起的精神鉴定结论通知书只有一张纸,内容仅限结论,王乐起向警方索要鉴定中心出具的完整鉴定报告,“我想看看做出这样结论的依据。”警方透露附件有20多页,但依照法律规定不能给他复印,甚至看都不行,“什么法律规定?”王乐起很不解,由此更生质疑。

  王乐起坚持认为,张彦事发前精神一直很正常,两家在同一个小区生活十多年,张彦给人的印象一直是素质高、有教养。“虽然我们对她了解不是很深入,但基本情况还是清楚的,而且,事发后,我们走访大量的人,也没有人反映她精神有过异常。”

  对于这份鉴定结论,王乐起提出了两个“疑点”。一个是,10月26日,因为鉴定结论迟迟不出,王家与中央电视台记者一同去青岛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催促,“但张彦家属居然第一时间知道记者到鉴定中心采访,他们怎么知道的?与鉴定中心什么关系?”王乐起表示,如果没有这个细节,他们对鉴定结论倒还有几分相信,但现在,他们对鉴定机构的公正性持疑。

  另一个“疑点”是10月底,王乐起与张彦的叔叔进行了一个多小时长谈,后者表示掌握了大量的人证、物证,好几十个人可以作证,张彦事发前一天有反常表现。“他叔叔说张彦有四点反常——第一,6月16日案发前一天,张彦在外地参加一个学习班时有误进男厕等异常表现,当夜12点被家属接回临沂;第二,案发当天早晨,张彦送女儿参加乒乓球比赛,下车后抱着女儿转了三圈;第三,张彦送女儿去比赛时是司机开着她家的车去的,司机返回时,张彦拔腿追自家的车,并且张彦回家拿衣服,不走正门,却在墙头练瑜伽,还把鞋子脱了扔到院外;第四,张彦事发前下楼道时把自家存折等都扔到了外面。”

  王乐起认为这些解释都太牵强,不足以证明张彦案发前精神失常,“她的这些表现很可能就是与丈夫有小三,两口子闹别扭导致的。”令王乐起生疑的是,当时鉴定结论还没下来,张彦的叔叔就已经跟他表示,这些大量的证据已经被警方采信了。“我听说,张彦的叔叔带着这些证人去刑警队作证,对这些证词我们认为缺乏公正性。”

  对于张彦的行为,王乐起坚持认为是“小三”问题引发婚姻危机,情绪失控,报复社会,继而装疯躲避担责。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