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EMBA班上“人脉经”:亏几百万不追究为免伤和气

2012年11月18日 08:38 来源: 新京报 【字体:

  “你们EMBA很热闹啊!”10月30日,王石、田朴珺的绯闻从长江商学院传出来的第二天,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2010级学员李兆林接到妻子的微信。李是内蒙古奶联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两年前,他花39.8万去中欧读EMBA。

  当天,李兆林所在EMBA班的微信群里,炸开了锅,多位同学接到老婆盘问:“花五十多万学到了什么?每个月四天上课去哪儿了?”

  一时间,曾被视为顶端管理教育的EMBA似乎成为“傍大款”的所在。对此,李兆林说,上EMBA找感情是小概率事件,想学一些知识和拓展人脉是他去读EMBA的初衷。

  学识VS人脉

  “周三晚上,搭六点多的飞机从内蒙古飞到北京,周四到周日上课,周日晚上返回内蒙古。”过去两年,在中欧读EMBA的李兆林每月都有四天这么度过。

  有时,甚至早上七点多,他赶到中关村(000931)软件园区的中欧EMBA教室,预习课程。他说,老师上课要用到很多案例,不提前预习,听起来会很吃力,“比在公司都累。”

  课堂上,按规定,不能接电话,不能迟到早退。有一次,他因为要开公司董事会不能上课,去和班主任请假,老师立刻拉下脸,“像管小学生一样管我们。”

  报考中欧EMBA,源自李兆林此前的收获。2008年,李兆林曾花4.8万到清华大学上一个短期PE班,后来一同班同学将1500万投资到他的公司。他总结说,现实中有两种关系不能忽略,“同过窗的”和“扛过枪的”。

  李兆林希望通过中欧平台能学到知识,收获更多“人脉”。

  入学第一天,李兆林发现班上的学员,八成是:平均年龄四十岁上下,身着白衬衫,黑皮鞋,手里拿着iPhone,他以为大多都是年薪几十万的高管。

  他小声问旁边一位夹着公文包的浙江老板,是哪个公司。老板说了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公司名字,淡淡地说,公司年销售额超过100亿元。

  李兆林感到亢奋,班里藏龙卧虎。最初招生要求是:十年以上工作经验,并具有七年以上管理岗位工作经验。但他们班同学所在单位大多都处于同行业的领先地位。

  不过,李兆林也说,结交“人脉”有很多运气成分。入学前,谁也不知道谁能结交怎样的朋友,已知的只是教授团队。

  “同学”关系

  在EMBA第一节课上,几乎所有的班主任都会告诉学生,不管同学们是多高级别的政府官员,资产多大的老板,在这里,一律以“同学”平等相待,直呼其名。

  平等,是交往的第一步。

  2011年在SAIF金融EMBA班就读的张登祥说,有一次班上组织活动,班上一位同学在活动前一晚,惴惴不安地给张打电话,同学担忧哪点没安排到位,为“领导”们服务不好。

  张登祥告诉他,已经安排得很细致,在这里,大家都是同学,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第二天,那位“领导”迟到,按照班级规矩,罚款三百元。

  “没有平等,一切交流合作都免谈。”一位EMBA的班主任说,为创造同学们的更多交流机会,商学院在排课上颇费苦心。提前一个月,他将全班同学的名单交叉排列,确保每一位同学在讨论组上结识的同学不重复。

  到第二年的选修课,学生们自由选择北京、上海、深圳的课,可以结识异地班的同学。通过这种方式,两年时间,在中欧读EMBA的李兆林已与150多名同学有过深入交流,等于他们班上人数的两倍。

  在课堂上讨论问题时,在北大读EMBA的张鑫(化名)发现,和企业家的微观角度不同,一些司长学生总会站在宏观角度从国家层面来解读。

  有一次,课上谈到钓鱼岛问题,一些企业家同学提倡以武力解决问题,而司长则长时间分析国内外的形势,主张给日方施压,不赞成发动战争。

  即便是司长,在小组讨论课上,说话也随时可以被打断。该司长私下交流时说,和同学们在一起,可以卸下工作时面对各种复杂事情的压力,“卸下面具,感觉很放松”。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