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叶建和:波动中的自我救赎

2012年08月06日 13:52 来源: 浙商 【字体:

  佳和矿业企业,在经历了市场的波动后,开始慢慢地寻找一条更加稳健的发展之路,在收缩战线与营销拓展中发现平衡点。

  在投融资大会现场的另一个论坛,即便与罗杰斯只隔了一堵墙,叶建和却并不显得太过急迫地要去听这场讲座。

  仅从外观上来看,面容清瘦、中等身高的叶建和并不像是个老国企掌门,一个矿业公司的董事长,而更像是一个马路上即可随随便便遇到的普通的、节制而且好脾气的中年人。

  作为一个脱胎于有四十多年历史的老国企的公司,浙江佳和矿业集团的业绩在众多的后起之秀里并不算十分出众。不过在过去的一年间,身上并无更多聚光灯照射的叶建和与他的佳和矿业,却开始呈现出中年人的泰然。

  不过,他也承认,“去年市场波动大”,尤其是上游冶炼企业价格波动,给他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但这并不是中年危机,这是在一个冷热难估的天气里,每个人都难免遇到的困境,“打了一个喷嚏,患了常见的感冒而已”。

  收缩战线

  前几年,市场最热的时候,叶建和与众多的矿业老板一样,还在忙着寻找各种各样后备资源,一方面像个勤奋播种的农民,加强对现有资源再开发,对众多的尾矿进行选铁,实现变废为宝;另外一方面,则是广泛地寻找新的矿源。诸如加强了对市外矿山企业的收购,目前佳和已经分别对福建清流和政和的一个铅锌矿和金矿进行了整体收购或控股。

  铅锌矿的好处是收益相对稳定。其余如铁矿、金矿、萤石矿等,情况却时好时坏。去年金矿表现优良,让叶建和尝到甜头。

  现实渐渐开始变得残酷,“前两年可能是几个矿种的情况比较差,另几个矿的情况比较好,彼此间有互补和平衡。今年的情况是,基本上找不到一个赚钱的矿种。”

  除了一系列惨淡的业绩统计数字之外,更为直观的矿石滞销似乎更能说明一些问题。以2003年即开始持续上涨的铁矿石为例,至今,累积在青岛港的大量铁矿石最终成为了一个巨型的烫手山芋。2011年,中国钢厂与贸易商都误判了基本面,买了大量铁矿石,但却没有预料到欧债危机带来的影响。且随着地产降温与信贷进一步趋紧,铁矿石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

  看起来一去难复返的除了铁矿石,还有其他矿业。事实叫人沮丧,叶建和并不掩盖自己的忧虑。

  “今年囤积的矿产值就超过了一个亿”,叶说,而待开发的矿山则更难计算,“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做,囤在那边,等着市场从谷底缓慢爬起来。我们去年定下的计划是,2012年要比上一年产值高出20%。现在看来,只是勉强可以达到这一数额。”叶建和说。

  所有的疯狂来源于鸡血。萧条时代的经济策略恰巧证明了昆德拉所说的,“消极的意义”。

  情况糟糕的时候别无选择,“我们做的选择就是收缩战线。除了矿业之外,房地产是最典型的例子。”叶说。佳和的地产开发始自2002年,这一年其产业布局开始逐渐完成,并给叶建和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今年的地产政策却在各种力量的权衡考量中持续处在一种难以判定的、耐人寻味的状态之上,并最终造成了眼下的局面。缩小规模之后,业绩增幅降低,但是却将风险控制在一个适度的范围之内。

  抱团营销

  1975年7月,叶建和告别父母,满怀热情地到浙江龙泉市道太区王庄公社黄金坑大队上坑生产队插队落户,并就此度过了一段孤独、勤奋和自省的理想主义岁月。现实很快给了他坚硬的回击。1978年12月,知青返城之后,叶建和被招工分配到龙泉水泥厂工作。1984年初,27岁的叶建和即被任命为龙泉水泥厂党支部副书记,三年之后,他成为龙泉市水泥厂年轻的党支部书记。

  1995年12月,叶建和调任龙泉市八都砩矿,完成了砩矿竖井延伸工程的建设。1997年,砩矿面临改制,叶建和当时曾试图发动全体干部准备一起拿下控股权,但是他随即遇到了创业路上的第一次惨败——砩矿因生产需要决定将控股资金从300万元提升到500万元。而他因为无法筹措200万资金,只能选择放弃。

  1998年6月,叶建和被组织调任龙泉市铅锌矿矿长。直到2000年8月,叶建和才实现了龙泉市铅锌矿的股份制改造,这家老牌国企终于转为龙泉铅锌矿有限责任公司,成为叶建和“自己的企业”。

  浙江并非是一个盛产矿的地区,出去买矿成为必然。在外地,一个人的声音总是微不足道,“我们做的事情就是普通浙江人做的事情——抱在一起,去找项目,做产销一体,获得更多话语权”。

  资源就地转化,上下游企业抱团发展,产业链条向纵深方向延伸,从而获得更高的定价权,被叶建和不无得意地称之为“浙江人特有的经营方式”。

  不过他还是尝试做一些劝诫:“矿业开始兴起的时候,很多人跑到山西一带去炒矿。事实上,很多最后都是亏损的。如果有机会,我会对那些蜂拥着而至的人说,不要这么贸然进去,这个行业看起来门槛低,总是赚钱,其实门槛很高,除了需要钱,还需要人,没有经验的企业很难在短期内获利,甚至存在血本无归的风险。我们做了很多年,现在积累起了一点经验,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有耐心做那么久。”

  聊完天的叶建和将手机插在口袋里,缓慢走进会场。如果能够选择,叶建和还会不会做矿业?不过就他在为未来忧心的时候,中国股市大量的涉矿概念股正逆势飘红。虽然涉矿概念股屡屡让投资者失望,但一旦有上市公司涉矿消息抛出,投资者依然会蜂拥追捧。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