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费国平:不做冲动型的并购者

2012年08月06日 13:52 来源: 浙商 【字体:

  企业应该更从容理性地对并购行为作出决策,千万不要像女士们购物一样,做冲动型并购者。

  “我每次到浙江都有些紧张,因为我们想到的,往往是浙商已经开始实践的。”全国工商联并购公会执行会长费国平,面对台下数百名听众,曲线赞扬了浙商的突破能力。

  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国企业正以更积极的姿态走向世界。如何正确把握自身优势和不足,以超越国界的战略思维获取并整合全球资源,从而实现自我超越?费国平试图从这些地方切入,解剖企业在国际并购过程中的各种烦恼。

  并购不是冲动行为

  《浙商》:每次世界经济不景气,都是各类并购最活跃的时期。当前,当海外一些企业面临困境甚至破产时,中国企业家们已经忙着开始抄底大并购了。您认为现在是否又到了一个海外并购的窗口期?

  费国平:在产业成熟、产能过剩的环境背景下,市场向好、向坏,在高峰或低谷,都蕴藏着并购机会,差异可能表现在“趁人之危”的价格上,也可能表现在出手机会上,还有可能表现在市场高估值带来的支付能力上,例如,金融危机之前的2007年,全球并购交易达到最高峰值,全球并购占全球投资的比重达到90%左右。在不同的市场环境下,给不同的买家带来了不同的并购机会,从机会角度来说,现在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好时候,但不是唯一的时候,这一轮并购机会不会瞬间即逝,不必做一城一池之争,要回到自身能力和市场需求两个根本点上来看。并购不仅仅要看价格,不能因为“便宜”就去做所谓的“抄底”。并购市场的价格和股票二级市场一样,很难抄到底,却很容易不小心抄到顶。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中国开始分散外汇储备的篮子,开始从大量购买美国国债,转向欧债,但欧债最近开始下行、美元开始上行,所以,如果脱离自身需求,以为可以抄到欧美资产的价格底部是存在风险的。并购不仅是价格敏感性的交易,更是与企业自身发展需求能否发生化学反应、产生协同性效应的交易。全球经济的波动周期越来越短、频率越来越高,中国企业参与海外并购,更加需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和周全的考量。

  《浙商》:如您所说,既然我们不能一味追求资产的价格,那如何判断一宗并购案的价值呢?

  费国平:好的资产价格没有“最低”,当你需要它的时候,它就是便宜的。海外并购,要考虑能输出什么样的优势要素,要尽量考虑与本土企业的互补性,和自身持续的经营能力,因为有并购,就存在成本,并购之后是需要维护的。因此,不要看某一个点的机会,而要看某一个阶段的机会。欧洲经济疲软,其恢复的时间是漫长的机会,不会昙花一现。我们应该更从容理性地对并购行为作出决策。千万不要像女士们购物一样,做冲动型并购者。

  《浙商》:吉利并购沃尔沃是近几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常常被提及,也是关注度较高的一个案例。数据告诉我们,吉利令沃尔沃起死回生,重新步入良性循环发展。从现阶段看,您认为这起并购是否成功?

  费国平:套用《让子弹飞》中的台词:“步子迈得大了点,但是会不会‘扯着淡’”,尚需观察。就目前的情况看,沃尔沃被吉利收购后,不仅保持了企业经营上的高度独立,而且迅速开拓了中国市场,从而扭亏为盈。对于本土市场不能贡献销售的海外并购,需要非常谨慎的考虑,你能输出什么核心的优势要素。

  过剩时期寻找机会

  《浙商》:浙江民营经济走出去非常活跃,据浙江省商务厅数据显示,去年浙江省海外并购经核准的企业达到30家,总投资额3.35亿美元,主要集中在纺织、服装、化工、家电等行业。但实际情况是中国走出去的企业三分之二是央企,这反映了什么问题?

  费国平:央企海外并购有中央政府消化外汇储备的考量,有其特殊性。民营企业走出去,确实有一些先天不足。为什么是央企先冲出去?因为远距离的并购半径带来的成本通常较高,并非所有的企业都具备出去并购的基础和能力。比如企业的利润率能不能消化和支撑并购后的支出。而且浙商大多集中在传统产业,我认为首先要解决一个“小、散、乱”的问题。

  《浙商》:这当中,最大的阻碍是什么?

  费国平:我认为可能地方政府还没有想好。我们的经济几十年来一直是招商和出口拉动型,地方政府鼓励企业向海外输出,对地方政府有什么好处呢?这是一个深层次的问题。

  在全球产能过剩的背景下,民营企业自身需要实现转型和升级,而并购是实现这种冲动的最快捷手段,政府应该帮助企业顺利完成华丽转身。比如,近两年全国各城市都在抢企业总部,但这种争夺有限存量的做法,很快就见到天花板了,所以,地方政府要在增量上下功夫,可以通过鼓励企业在区域外、海外并购变成全国、跨国公司的总部。这里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并购完成后,基于投资回报的角度变成总部;第二种情况是通过并购,将本土企业进行转型升级成为总部。

  《浙商》:就您最近跟企业的接触和观察来看,当前国际上并购的趋势如何?

  费国平: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跨境并购的需求特别强烈,欧美日希望寻找中国买家的愿望很强,国内企业寻找海外并购机会的愿望也很强烈。全国工商联并购公会,一直致力于通过各种活动和方式,帮助企业参与整合、海外并购,为企业做信息、融资等匹配基础工作。由于国内体制、文化等现状的因素,很多卖家只关心买家能不能出得起价、付得起款,但是海外并购,却更像招女婿,不仅看经济实力,还要看综合的能力,看收购动机和目的,看持续运营能力,以及买家相关的方方面面。目前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最欠缺的,是并购之后持续的运营能力,相比国有企业来看,民营企业的支付能力也比较薄弱。

  《浙商》:如何解决这些天然的不足?

  费国平: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投资的市场,未来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这是毋庸置疑的。中国企业要抓住机会,对并购首先要保持良好的心态。比如在支付能力等问题上,民营企业可以发挥股权灵活的优势,通过释放一部分企业股权作为支付工具,把境外收购目标的股东变成国内企业的股东。同时,并购是一个非常专业且复杂的工作,需要专业机构的协助参与,企业家对自己的判断要自信,但对外部机构的专业矫正和确认能力也要重视,要防止在本土并购投资中,有些企业家利用专业机构但不尊重专业机构服务价值,切忌将愿意为治病花钱,不愿意为防病花钱的本土并购投资行为习惯带入海外并购中,否则,会埋下巨大的未来风险。目前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中,基本不聘请本土机构参与海外并购,这种或不相信外部机构,或过于信任海外机构的做法,都可能留下隐患,最好的结构应当是像外资在中国并购一样,既聘请本土机构也聘请外部机构,通过境内外机构的协同与互相制约,提高交易成功率、降低交易风险。最新的一个典型的案例是,太平洋集团(TPG)在一起涉及中国企业的收购中,在花了1000万美元进行尽职调查后,最终决定放弃并购,从而避免了一起更大的有风险的交易。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