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保育钧:制度缺陷抑制企业家精神

2012年08月06日 13:51 来源: 浙商 【字体:

  “市场经济不需要眼泪,需要真本事。”保育钧说,民营企业要有自己的绝活。

  6月6日深夜,当保育钧乘坐的汽车缓缓停靠在杭州洲际酒店门前时,几声爽朗的笑声和洪亮的招呼划破了这片空旷新城的沉寂。循声而去,一位身材魁梧、精神矍铄的白发老人向我们打招呼道:“我是保育钧。让你们等急了吧!下午才临时被拉去参加南通市台州商会的成立大会。”他并解释道,“我是南通人,也该为家乡做点事嘛”。

  企业家的拼搏精神被抑制

  对于自今年年初以来,铁道部、交通运输部、国资委、银监会、卫生部、证监会、国税总局等部门相继出台的各相关文件,和近日由发改委发布的三项鼓励民间资本投资的通知等坊间认为的利好性政策,保育钧表露出他冷静的一面,他对这些政策能否贯彻落实并刺激民间资本投资,表示担忧。

  今年国际形势堪忧,外需持续疲软,内需放缓,双重压力迫使中央政府不断出台政策,鼓励民间加大投资。按照国家发改委安排,今年固定资产投资要增长16%,即今年的投资额应达到36万亿元。而中央财政只投入4020亿元,所以要完成全年GDP增长7.5%的目标,民间投资应至少达到20万亿元。

  与此同时,自去年以来,民营企业在发展中面临原材料大幅涨价、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融资难、税收负担重、市场准入的“玻璃门”没有解决、民营企业权益保障没有很好落实等问题,民间投资积极性总体不高。

  听过保育钧演讲的人都知道他的风格,火爆而细致,激情与理智并存。

  保育钧说,现在的民企老板,已经不是二三十年前的那些一穷二白的社会底层。那时候,他们不干就没钱,日子就会不好过。创业完全是为了寻求生路。而现在有条件进行国家扶持的新能源、新材料、新技术、新兴产业投资的老板,都是千万富翁。如果外部环境不好、产业政策不利于企业发展,就干脆不干,休息几年,反正手上有钱,日子照样过得舒心。“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不能让企业赚钱,不能让企业家放开手脚、痛快地干,老板们可以说不干就不干。”

  但是保育钧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北京的清华、北大总裁培训班生意红火。“我想,现在许多民企老板都在休养生息吧,他们或是在为自己充电,等待新的投资机会。”

  制度性缺陷的抨击者

  当谈到一些企业遭受的来自体制方面的冲击时,保育钧总会深锁眉头。比如,盈利大户日照钢铁被亏损国企强行收购;如中国电力集团连年亏损,但山东魏桥纺织集团的滨州热电厂却不亏损。保育钧说,中国电力不是想办法向人家学习,而是想方设法、三天两头去查人家,说人家偷税漏税。

  保育钧说:“我不知道魏桥集团能抗争多久。因为,中国电力是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在这个行业里,他们说了算。在现行体制下,他们要真找麻烦,是有办法的。”说到这里,保育钧深叹了口气。在博鳌论坛期间,当面对媒体提出的如何看待吴英案问题时,保育钧的回答是,“最近我经常心脏不好,因为这些事情看多了”。

  2002年底和2010年初,保育钧所著的《呼唤理解》和《再呼唤(民营经济中国的变革与发展)》相继出版。书中有他对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内外环境作的深入研究,以及就一些涉及民营经济的方针政策问题发表的建议,意在继续呼唤人们认识、理解新时期的民营企业。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的经济改革和民营经济的发展进入到新阶段。在民营经济自身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同时,部分官员滥用公权力,垄断行业的排斥、挤压,产业规划的制度缺陷,像一张无形的大网笼罩在民营企业头上。

  保育钧对《浙商》记者说,会出现这种现象,是由于理论界对民营经济地位和作用的思想困局还未突破。只有解决了意识形态上的认识问题,真正有益于民营经济发展的可操作的政策细则才会出台。

  “民企发展要靠自身创新”

  保育钧与民营企业结缘要追溯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任人民日报华东分社社长时,他说:“我亲眼目睹了中国民营经济高速发展的全过程。”

  因此,对于国内知名民企的成功之道,保育钧如数家珍。

  在保育钧眼中,2012浙商500强营收排名第一的吉利控股集团主席李书福,非常善于资产运作。因早年各地纷纷邀请他去当地建厂而积累大量土地资产并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成功套现,又因为开办吉利大学网罗了大批人才,所以他才有魄力成功收购沃尔沃,使营业收入激增至1400多亿元。

  2012浙商500强实业增长排名第二的富通集团的成功,则得益于它掌握了光纤预制棒的核心技术,并成功收购日本昭和公司及与日本住友电工的合资企业投产,使其盈利翻倍增长……这样的例子,保育钧总能信手拈来。

  作为从计划经济年代走过来的老新闻工作者,他对体制的弊端特别敏感,所以对这些弊端的抨击往往有一股火药的气息,但他始终在寻找民企的制度性突破,以及经常鼓励企业家从自身找问题。

  “民营企业要发展,必须要有核心技术。”保育钧说,企业不如在此经济转型节点广泛搜罗人才,可以到海外或科研院所的退休人员中寻找有项目成果或有技术的专业人才。

  “市场经济不需要眼泪,需要真本事。”保育钧说,民营企业要有自己的绝活。他于是给记者举例说,宁波天生密封件有限公司是个总共只有100多名员工的小企业,但因为自主研发出世界领先的用石墨做的“核电站密封新技术“,因此成为许多风投眼中的香饽饽。目前,该公司产品已成功应用于国内所有运行的核电站核Ⅰ级(最高等级)设备中,使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既能生产核Ⅰ级密封产品,又能制造核Ⅰ级石墨基材的国家。这样的企业是令人尊敬的,自然就更有能力抵御体制风险。

  “当这样的企业都像华为、联想一样,做大做强后,就没人敢欺负他们了。”保育钧在回机场的路上对《浙商》记者说,“这需要企业家们长期的坚持创新,因为技术的创新不会是一蹴而就的,至少要在一个领域精进十年以上”。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