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北京停车“黑收费”调查:利益惊人日收入超千元

2012年07月14日 20:00 来源: 工人日报 【字体:

 北京停车“黑收费”调查:利益惊人日收入超千元

在北京的不少地方,活跃着没有统一制服的“黑停车收费员” 周岗峰 摄

 北京停车“黑收费”调查:利益惊人日收入超千元

收费者的收费证件

  作为治理乱停车和控制机动车数量一个重要方法的停车收费,不论该A部门管还是归B部门负责,总之都是地方政府的责任。当普通个人无法分辨停车场收费是否合法时,这样A推给B,B推给C的做法貌似都有各个部门“分工不同”的理由,但实际是在给政府“抹黑”,因为不论哪个部门,都是政府的部门;无论再有什么理由,辨别、打击违法收费都是政府的责任。

  ——编者

  一

  每当开车人林凡意欲趁着四下无人,打左转向灯、发动汽车,快速离开白色的停车线时,第一时间,他就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飞奔过来的收费员;或者,突然冒出来的收费员站在了车头前,林凡马上听到了那让他“逃跑”无法得逞的要命的两字:交费。

  “每每都是几十元,现在北京每个角落都划满了停车线,收费无死角。”

  自2011年4月1日京城上调停车费以来,收费已成为治理乱停车和控制机动车数量的主要方法之一。据市交通委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全市共有登记机动车504万辆,而全市停车泊位数仅有248.4万个。“一半汽车在天上飞”和个人感受无所不在的收费停车网,一对矛盾真实存在。

  林凡发现,撕开这矛盾的密密匝匝停车网“口子”的,是车主们痛恨的黑停车—— 北京市人大代表在调研中发现,没有经过政府管理部门备案审批,没有合法手续就私自圈地收费的黑停车场在京城屡屡出现。例如,从今年起望京地区有16条街因为委托管理合同到期取消路侧停车收费,而一些人还继续在这些街道两侧收费。车主多次打电话投诉无人受理,大部分车主投诉无门自认倒霉,少数较真的车主拒绝交费,则出现车辆被损坏情况,甚至发生肢体冲突。

  还能不能在北京其他地区撕开黑停车的“口子”?林凡开始关注北京黑停车场问题。他发现,黑停车场利益惊人,日收入轻松超千元,一个普通公民要想查证黑停车,很难;而一个被取缔的黑停车死灰复燃,却仅仅是转瞬之间。

  二

  林凡关注停车的启示最初来源于朋友刘聪的故事。刘聪向北京市政府热线“12345”举报了一次黑停车——对方甚至把停车线划到了玉渊潭公园附近的便道上。有这次成功经历的刘聪骄傲地称自己是打击黑停车壮士。

  林凡也有了“壮士起义之心”。

  “起义”之前,林凡信心十足。按照《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的规定:根据本市道路停车泊位设置规划或者在不影响道路交通安全、畅通的情况下,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可以在道路范围内确定道路停车泊位,并设置道路交通标志、标线。其他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置、占用、撤销道路停车泊位。

  而且根据相关规定,凡在北京市行政区划内设立的道路停车场,均须由市政管理部门核准备案,凡违反该规定,私自设立停车场的,均属违法行为。

  林凡还注意到,仅去年4月份,北京市朝阳区相关部门在一个月内就取缔了62家非法停车场,清除非法车位271个。

  这无疑显示政府的决心和能力,让市民也倍受鼓舞。

  林凡寻“黑”打“黑”机会很快到来。

  6月16日,周日,初夏的天气炎热。林凡携妻子和不到一岁半的孩子来到欢乐谷附近。在华侨城和金蝉南里小区门口之间、东西向的金蝉南路上停车。

  林凡看到网上关于这条路突然被划停车场的抱怨:“这个人们来欢乐谷免费停车的宝地,一夜之间就划上了停车线,线都划到了金蝉南里小区门口了。”

  林凡回头看了一下,在路口有块停车牌,自己离停车牌大概五百米的距离。

  林凡刚停车,一名约莫20岁左右的男孩过来说:“第一小时6元,第二小时起9元”,林凡撇了一眼马路对面,还有大约3名收费人员,其中一人约35岁,背包,其余全是20岁左右便服青年。

  除了这4名收费员,林凡还看到在路口(金蝉东路和金蝉南路连接处)正规停车场忙活的深蓝色制服收费大叔2人。50个左右停车位,就有6名停车收费员?林凡心中充满疑问。

  三

  3个小时后,林凡从朋友家出来刚着车,之前那名青年立即过来,“缴费,29元”。

  金蝉南路正对欢乐谷出口,从欢乐谷出来的人群熙熙攘攘。林凡估计,一天每个车位大概最少停2次车,每车最少30元,保守估计仅仅这50个左右车位就能日收超过1500元。

  “真是暴利”!

  林凡交费前,要求先看收费者证件。青年掏出一个折叠的塑封纸片,正面写着:北京市停车收费管理人员上岗证,姓名王永生,编号T05002600011,单位是北京绿通停车费管理有限公司,发证机关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运输管理局。证件的背面写着:有效期:2012年1月1日-2012年12月31日,监督电话67301616。

  林凡满心疑惑地看着这个没有任何公章的证件。

  正值下午4点多,太阳火辣地烤着金蝉南路满是小碎石的路面,呼呼喷着热气。连两旁的树叶摸着都是烫的。

  林凡走回去看停车牌,果然是绿通公司的。

  一切似乎都很合理,但是林凡仍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大约50个停车位有这么多收费员,太不合常理。

  第1个电话拨打出去——林凡开始按证件上的监督电话打出去,他向北京市交通委说明了自己所在的路段,要求核查停车路段停车收费的合法性,并且要求核查该证件编号。交通委回复,确实有这个停车公司备案,但其他信息无法查实,建议拨打停车牌上的举报电话。

  第2个电话又拨打出去——北京市发改委价格举报电话“12358”,对方回复价格没问题,其余不归他们管。

  第3个电话再次拨打给北京市交通委——对方承认归自己审核,但是确实查不清楚此事,又建议找城管。

  四十分钟过去,林凡一岁多的儿子耐不住炎热大哭起来。

  第4个电话在哭声和焦躁中拨出去了——城管热线96310回复:“你要是能确定是非法停车我就过去查,不能确定就不好说。”

  时间过去一个小时,3名年轻收费员围住林凡的车。其中一名年纪约25岁的人见收费不成,径直打开林凡的后座车门,嚷嚷脏话后称——“把证件还给我们。”分贝太高加上动作突然,把孩子吓得大哭。林凡的妻子让对方把门关上,谁知对方竟然伸手进来抢证件。林凡妻子大呼将报警,对方才悻悻罢手。

  处理完纠纷,林凡拨打了第5个电话——96310城管又给了林凡南磨房地区城管的电话。

  第6个电话——南磨房地区城管回应称,不能确定是黑停车也没法管,加之又是周末。核查是否是黑停车的好多细节都不在他们的管辖之内。话题再次推给林凡——“你能确定是黑停车可以过去”。

  这时候,背着包领导模样的收费人员走过来说:“你打你打,你随便打电话,我看你能查清,你打什么电话也得交钱。”

  第7个电话,无奈的林凡再次拨打给北京市交通委——北京市交通委称具体细节他们管不了。

  没有人回答林凡,孩子哭闹不停,林凡只好掏出29元钱交费。背包“领导”再次大声地喊:“交少了,应该让你这样的人多交。”

  四

  回程路上,林凡的妻子想起南磨房属于朝阳区,掏出手机给朝阳区政府热线96105打电话,对方说:“你能确定是黑停车,非法收费吗?”无数次听到要自己确定黑停车的话,林凡气得大叫:“我一个普通公民,凭什么知识确定黑停车,你们作为监管部门的政府,能告诉我怎么确定是否黑停车吗?”

  对方称会转给相关部门,受理此事。

  为了双管齐下、知道究竟,林凡的妻子给朝阳区政府热线发了一条微博。 这条由“大大罗小小淙”@“朝阳区政府热线”的微博于6月16日18:01分发出。微博称:作为一个开车人,就凭一个没有任何公章的纸片,我凭什么相信他是合法收费人员,我又到哪里去查证他收费合法性。

  很快微博被网友回复,遭遇黑停车的网友车友都很痛心,大家“吐槽”最多的是黑停车查实难,无人管。

  微博网友“海洋尽头是瀑布”留言说,审批收费区域归交通委,查处假收费归城管,“铁路警察各管一段”。

  微博网友COOLCYNTHIA回复:“我也遭遇过黑停车,打了‘12345’,联系了城管热线,平安北京,根本没用”。

  林凡上网一搜,黑停车曝光新闻到处都是:“霄云里8号一个上千平方米的小花园,被人‘开发’利用,停车一天收费10元”、“酒仙桥京客隆北侧路上,自行车道竟被划上停车线成了黑停车场。

  黑停车的惊人暴利众所周知——“成本不足千元就能建一个路边停车场”,繁华地段可日收至少千元停车费。一些正规停车公司也擅自扩容,私划黑停车位收费。

  然而想要辨别这些停车场“是黑是白”却异常困难——划车位“不问资质”,公示牌“印啥都行”,制服发票“轻松购买”,证件就如同林凡遇到的一样,“随便一个打印店就能印”,这些原本是停车收费正规与否的识别标志,如今却真假难辨。那些正规停车场私自“扩容”或是备案过期后仍在收费的,更难被发现。

  “朝阳区政府热线”15分钟后受理了“大大罗小小淙”的微博。

  6月20日,在外出差的林凡接到了96105的电话,称他所反映的问题转交给了南磨房地区政府,经查实属于非法停车,已经让人去拆停车牌。

  微博网友“菜籽画眉”第一时间去查看了招牌,却发现依然还在。

  “朝阳区政府热线”微博再次回复微博称“大大罗小小淙”所反映的问题不属实。

  林凡对政府瞬间变了的说法不明所以。

  6月29日,准备继续“较真”的林凡再次接到微博朝阳区政府热线回复:你所反映的乱收费问题,已向区城管监察大队反映,回复结果如下:该停车管理公司备案的手续已经过期,队员当即责令收费人员停止收费并劝离,暂扣票据2本。

  微博网友“SOAP-AN”回复,非法停车和备案过期是两个不同概念,请解释清楚。“大大罗小小淙”也询问如何追回自己的29元钱。

  然而,这一场看似林凡胜利的拉锯战,却再也没有人回复。

  招牌拆走后没几天,在金蝉南里小区居住的微博网友“菜籽画眉”再次从窗户外看见这块招牌又竖在了路口。“菜籽画眉”给林凡打电话:“那帮人又来了。”

  截至发稿时,“菜籽画眉”发现,招牌又只剩下一根棍儿戳在那,“他们打的是周末游击战,周末好收钱,更没人管。”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