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杭州票据案引发“地震”影响有多大?

2012年07月13日 20:30 来源: 华声在线 【字体:

  杭州的一家特大不法票据窝点落网,业内认为这很可能是地下“票据经纪”行业的一次洗牌,甚至会牵出更多货币市场违规后续。而眼下,杭州的地震,两天之内已经火速波及上海市场。

  “我打了整整两天电话,所有原来做‘光贴’的公司都突然不接单子了。”从事机械贸易的赵姓总经理昨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记者随即自称有1000万“光票”业务,以该贸易公司财务总监身份致电几家民间地下“票据经纪”公司,所得到的答复佐证了赵总所述。其中一家“票据经纪”公司负责人向本报记者坦言,“光贴”现在在风口浪尖上,没有谁会愿意为了蝇头小利冒险坐牢。

  地下利率跳涨

  “光贴”,是业内对“光票贴现”的习惯性称法,即企业在银行承兑汇票贴现过程中没有在贴现银行开户,而是将票据背书给了一个“有名无实”的企业,再从该“企业”账上周转获得贴现款。

  因信贷紧缩,在过去一年间,很多贸易类企业以从银行开承兑汇票的形式来补充实际“流贷”需求,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开票企业其实并无与银票金额相当的真实贸易需求,于是“制造”贸易背景的地下“光贴”市场发展蓬勃。

  有票据行业权威人士此前向本报记者透露,在2011年全国约25万亿的银票贴现总量中,至少有30%是通过“包装户”进行的非法“光贴”。

  据本报记者了解,“光贴”模式为:A企业有银票套现需求,就将“光票”(空白票据)交由B企业买入。B企业实际操控着C企业,B、C企业在同一实际控制人之下,以虚假发票、贸易合同等手段伪造出相互间上下手的贸易,由此迎合银行合规审查,获得贴现资金。

  业内往往将B、C企业称为“包装户”,这也是地下“票据经纪”的业务之一,从中牟取贴现差价。

  上述赵姓总经理告诉本报记者,地下银票贴现一直存在着两种贴现价,能够提供贸易发票的,价格便宜;什么都提供不了,只“卖”一张“光票”的,价格贵。

  在记者反复向上述地下“票据经纪”负责人表示急缺流动资金之后,该负责人建议记者把“1000万”打散成几个“几百万”去贴现,因为“大面额查得很紧”。

  在贴现价格方面,他让记者有心理准备。据悉,因为缺少承接“光贴”业务的地下公司,上海的民间贴现利率已经跳涨。即使还有公司愿意铤而走险收票,“光贴”的半年期银票报价已经涨超5%。。一个月前,这个价格还在4%。至4.5%。。

  润银“失火”

  沪上“包装户”的集体关门谢客,导火线是百里外的杭州破获涉案金额900亿的非法票据贴现案,案件中落网的窝点“大头”是一家名为“润银”的“投资管理”公司。

  本报从杭州市公安局警察公共关系处获得的消息称,杭州公安7月10日对31个票据贴现窝点统一行动,共抓获涉案人员254余人,冻结涉案账户4个、资金1.6亿余元,查扣用于贴现的承兑汇票107份、票面金额9.4亿余元以及大量用于开展非法票据贴现业务的账册资料等凭证,初步核查涉案非法经营额达900余亿元。

  坊间有消息称,此次的打击重点正是润银,因警方在数月前侦办一起金融诈骗案的过程中就已经发现互联网上招揽非法银票贴现信息,从而盯上了润银。

  本报另从当地某接触过润银的人士处获悉,杭州警方整个行动中冻结的资金绝大部分都是润银的,此外还有一批作案用银票复印件、公章。他透露,润银老板林岗“欧洲杯”期间人在欧洲,刚回杭州召集公司高管开会当日就被逮个正着,一起被抓的高管有45名。

  而让上海整个地下票据行业皆人心惶惶的是,润银的总部并非设在杭州,而是上海。润银在杭州只有财务部、业务部和同业部,上海才是中心,北京、南京、深圳均有分公司。

  据浙江媒体披露,当地经侦在6月已查清,润银在萧山的独立部门从2007年就开始经营银票贴现业务,最近该公司每天非法贴现金额在3亿元至5亿元。

  该媒体并称,单是润银一家的非法票据业务涉案金额就有800多亿元。“一旦对这批涉案票据追究起来,会有更多窝点、各家银行蹚进浑水,上海肯定有不少。”上述人士称。

  规范?洗牌?

  对于地下票据交易市场的危害,杭州警方表示,部分人反复循环开票、倒买倒卖、贴现赚取息差,导致银行存、贷规模被无限放大,使政府和监管部门对金融形势造成误判,不利于政府的宏观调控手段的运用,严重扰乱了国家的金融秩序,对经济和社会安全稳定构成严重威胁。

  然而,上述接近润银的人士却表示,落网的林岗实际已经有逐步向规范操作靠拢的意图。事实上,在民间金融的很多领域,出现了不少公司从灰色地带起家,做大后逐渐规范“洗白”。

  另据某银行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票据营业部研究人士向本报表示,监管打击灰色票据的方式有待商榷。他认为,那些“伪造”(票据本身是假的)、“变造”(票据内容涂改)票据者应以严打,但仅是帮助中小企业虚构贸易背景者,惩治力度可酌情减轻。

  在他看来,监管不宜以管理信贷的思路来管理货币市场。既然票据在实际签发中已经被默认为信贷,那未经承兑的变现实际是进入二级市场,而浙江的中小企业也已经适应了“光贴”融资方式。

  不过,金融法治铁面无私。杭州警方表示,《刑法修正案(七)》对此类“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规定”已作了规定,因此可依法对非法从事承兑汇票贴现的行为予以严打。

  顺此思路,一旦地下票据大鳄润银倒下,票据市场将如何发展?上述研究人士称,第一种可能是“杀鸡儆狗”,至少对长三角一带的票据市场起到净化清理作用;但更可能的结果是地下票据行业洗牌,只要上游源自银行的“以票代贷”仍存,“光贴”市场需求将不会减少,那些眼下中等规模的地下作坊将趁势壮大。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