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张学庆:利率汇率改革下一步怎么走

2012年07月09日 14:14 来源: 理财周刊 【字体:

  从日前召开的“2012陆家嘴论坛 ”上传出的信息表明,央行将对利率、汇率改革和资本项下开放进行协调推进,对外开放和对内改革“两条腿走路”,成熟一项开放一项。

  央行今年在下调利率的同时,放宽利率浮动区间。这是利率市场化改革又向前迈出的重要的一步。央行的这一新政受到了出席“2012陆家嘴论坛”嘉宾的高度评价。

  “央行这一动作非常好。”春华资本集团创始人及董事长胡祖六表示,“央行降息政策,其实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反周期的调整,更重要的是大幅扩大了利率浮动空间,这是利率市场化一个非常有实质意义、积极的步骤。”

  胡祖六说,只有当利率市场化以后,才是真正能够改善信贷的质量、效率,提高风险价格,便于商业银行风险管理。

  “中国利率改革的力度还不够,还是有太多的央行行政指令在控制利率。现在是不是可以进一步放开,让利率进一步市场化?”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在论坛上表示。

  利率市场化程度其实不低

  那么,目前中国的利率离市场化还有多远呢?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认为,从存款和贷款角度来讲,现在很大程度上市场化脚步已经迈得很明显。我们的利率市场化程度并不算太低,市场化程度实际上比很多人想象的要高。

  在过去的两年之中,大家的存款已经不再是银行存款“一条路”了,不是为了拿央行规定的一个利率去存半年期、一年期的定期。看一看现在银行理财产品受欢迎的程度就可知道,很多人已放弃了定存。理财产品的利率大概基本上可以保证在1~3个月之间有年化4.0%~4.5%左右的利率。乔虹称,这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存款利率市场化的过程,用的是其他的形式。

  从贷款方面看,中小企业的贷款一直可以说借起来不仅难,而且贵。如果看中小企业贷款利率水平,一般要在基准利率上再上浮20%~30%,是挺高的。是不是大家拿了这个钱以后都胡花、乱花呢?事实上并非如此。

  乔虹认为,可能有一些企业可以融到廉价资本,但是他有可能将资金转移到自己信赖的公司上去,在企业之间进行借贷。比如说有的大型企业可以用基准利率下浮10%,甚至现在可以允许下浮20%,他可以转手就把这个钱借到其他小一点的企业、下属的比较放心的企业,利率就直接加一两个百分点 。这样的情况并不能说明,无论是大型企业还是中小企业,目前都是在享受平均的基准利率。一个事实是,最近,恐怕是融资成本太高,而不是太低。

  有“开倒车”现象

  应该说,现在的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是明确的,但是乔虹认为,最近出台的有些政策与改革的方向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存在冲突。

  近期,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下滑非常明显,从4月份以来工业生产增加值的速度下滑到9.3%以下,这非常令人咋舌。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汇率政策和利率政策,当然要从逆周期的角度做一些改变,而这些改变会不会与长期的改革方向发生冲突,这是需要权衡的。“因为改革是必需的,但是政策逆周期的改变可能是要急迫的,但至少要避免冲突的问题。”乔虹说。

  利率改革现在最重要的是能够让市场去做主,让规则明确,给银行更多的操作空间。但现在有一些政策的改变,有可能是把这个事情往逆方向推。比如说最近有一个政策,就是禁止银行在放贷的时候收取各种费用。银行要坚决执行上级下达的“七不”—一共有七个费不准收。这七个费不准收是为了要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这是好的。但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给利率市场化开了一个倒车。

  因为银行放贷有一个利率的上限,银行觉得中小企业风险很大,谁知道这些企业明天会怎么样,于是银行把利率30%的上限用足了,但还是不能消除已有的担心。怎么办呢?银行只能加费。现在费用都不准收了以后,我们看到什么现象?从3月份以后整个贷款速度下滑很明显。开发商贷款不准做,“两高一剩”(高污染、高耗能及产能过剩行业)也不能贷,要求银行发贷给中小企业,但是放贷给中小企业不让多收费,只能给予较低的利率,银行觉得这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所以就索性不放贷。贷款非常难放出去,这恐怕是短期的政策和长期的改革目标发生了一定的冲突。

  汇率改革是时机

  从汇率改革看,乔虹认为,下一步要走的路还比较艰难。今年政治上属于比较敏感的时期,美国大选在即,双边贸易经常会被拿来说事。比如说人民币相对于美元有向下走的趋势,就有可能在贸易领域给我们招来贸易保护主义的名声。如何拿捏这相互之间的关系,也是在考验管理层的智慧。“我们真的需要出现双方向行使的车,不能老在一个方向进行升值。”乔虹说。

  经济学家谢国忠表示,中国现在正处于汇率浮动的最好时机。如果中国现在不搞汇率浮动,搞其他的东西,资本账开放、利率金融产品开放,风险都非常大,因为固定汇率会放大这个错误。“现在汇率浮动是最好的时机,中国的外汇储备基本平衡”。

  改革和开放协调推进

  论坛上,央行官员也就利率、汇率市场化问题作出表态。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表示,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量就是进一步的改革开放。改革开放涉及利率、汇率的进一步市场化改革,资本项目的可兑换有序推进,以及金融市场的进一步深化和发展。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张健华称,央行调整利率,一方面是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的变化。另一方面是完善市场运行机制,使得将来的市场化能够更加顺利地推出。利率市场化是一个方向,在中国的“十二五 ”发展规划中已经明确。“十二五”期间,央行要逐渐推动利率市场化,主要目的是给金融机构一个更大的自主定价权利。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央行会对利率、汇率改革和资本项下开放进行协调推进,而不是按照理论界长期以来秉持的利率和汇率改革完成以后才能进行资本账户开放。中国当前的国情是协调推进,即对外开放和对内改革“两条腿走路”,成熟一项开放一项。

  盛松成详解了人民币资本账户开放的路径图,分三个阶段:短期,1~3年内是放松有真实交易背景的直接投资管制,也就是鼓励企业走出去;中期,3~5年内放松有真实贸易背景的商业信贷管制,支持我国的贸易发展;长期,5~10年内,建议在房地产、股票、债券等领域进行一次审慎的开放。

  盛松成强调,当前是加快推进人民币资本账户开放的重要战略机遇期。长远来看,资本账户开放有利于产业结构调整。“现在我国的外汇储备是3.2万亿美元左右,且国内产能过剩,因此,把国门打开进行直接投资正当其时”。

  香港金融管理局助理总裁何东表示,中国资本项目进一步开放后不会出现一边倒的资金外逃情况。

  何东说,大量资金外逃只有在一个国家存在很多大的问题时才会出现,而我国处在一个比较稳定的环境,经济也保持在7%以上的增长速度。另一方面,外国居民持有人民币资产的份额,在他们的资产配置里面非常小,对中国人民币资产需求会非常大,中国居民当然对外币资产、外国资产需求也会增加一些。“我们的基本判断是,资本项目进一步开放只能带来更多双向的资金流动。所以,不会出现一边倒的资金外逃情况。”何东说。

关于汇率改革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