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获救者称“关我屁事”续:未现身救人者追悼会

2012年07月07日 20:23 来源: 新华网 【字体:

 获救者称“关我屁事”续:未现身救人者追悼会

邓锦杰生前照片

 获救者称“关我屁事”续:未现身救人者追悼会

  7月3日,娄底市孙水河公园河段,一名27岁的小伙子勇救一家三口却溺水身亡。吴永华 摄

 获救者称“关我屁事”续:未现身救人者追悼会

事发现场,面对亲人的突然离去,死者家属伤心痛绝。

  上午9时,半山腰上的娄底市殡仪馆依然显得静谧,富贵厅里,为邓锦杰守夜的亲属和朋友开始为追悼会忙活。

  4道白底黑字的横幅被连夜赶制好,此时一一摊平在地上,然后被张挂在大厅的两旁,“强烈谴责被救者”的横幅最后一个被钉牢,显得格外刺眼。邓锦杰的叔叔邓建秋说,“这不是过分的言语,只是表达我们的心情。”对英雄的致敬和对被救者的愤慨成为每位家属的双重情绪,自两天前邓锦杰救人牺牲后就开始发酵,最终化为网络的焦点,也一度令当地政府倍感“棘手”和“敏感”。

  2012年7月3日下午5时,一家三口在娄底孙水公园孙水河里游泳溺水,27岁的邓锦杰等3人闻讯下水救人。一家三口获救后居然马上离开了现场,邓锦杰却不幸身亡。

  被救者冷漠离开

  当天下午,如果不出意外,邓锦杰会赶至姐姐邓秋琼的家里吃晚餐,半个月以来,邓锦杰在驾校学开车,一直在姐姐家吃饭。

  6点多钟,邓秋琼准备了一桌好菜,可迟迟见不到邓锦杰的身影。邓秋琼拨通了弟弟的电话,第一遍无人接听。第二遍拨过去,手机里响起了陌生男子的声音,对方称是娄星区大科派出所的民警,要家属立刻来一趟,其他的话并没有多说。邓秋琼觉得诧异,“弟弟是个老实人,怎么到派出所了?”

  一个多小时后,邓秋琼和丈夫曾国民到了派出所,“你弟弟邓锦杰在河里救人现在还没有上来,已经两个小时了,他救上来的人走了,我们找不到。”邓秋琼心里揪了一下,哭了。

  事发地点是一个渡船码头,浅滩有两三米深,河中心超过5米。摩托车还未停稳,邓秋琼就跳下了车,哭喊着冲下斜坡。邓锦杰的尸体刚被消防队员打捞上来。

  穿着黑色衣裤,白色袜子,身上缠着几处水草,“表情看上去和平时一样,只是嘴唇发紫,心脏似乎有些温度,手还是软软的,摸上去好像凉风吹过。”短短几个小时,姐弟俩阴阳相隔,邓秋琼难以接受现实撕心裂肺地哭喊。

  据了解,事发前邓锦杰来到孙水河边遛狗,突然听到有人在河中心喊救命,邓锦杰来不及脱去长裤和鞋,就跳入河中。随后,两名市民也加入到救人的行列。当一家三口被救起时,人们发现率先下水救人的邓锦杰却因体力不支沉入了河里。

  同邓锦杰一起救人的蒋成爱称,在发觉邓锦杰可能溺水时,他试图将邓锦杰救上岸,可是没成功。此时的蒋成爱也没体力了,岸边也没有救生圈,等岸上的人找到救生圈,发现邓锦杰已经不见了。

  有目击者称,溺水者被救上岸后,母亲和孩子一直在擦头发擦身体,这一家三口获救后未对下河救援的好心人表示谢意,甚至对旁人的善意提醒不理不睬,趁着大家全神贯注盯着河面营救时,一声不吭地消失了。

  目击者邓先生告诉《法制周报》记者,被救3人是乘坐一辆轿车离开的,车牌号没看清楚。被救的男女年龄大概25岁,两人都比较瘦,女的皮肤较白,男的皮肤黝黑。

  悲伤笼罩着邓家

  27岁的邓锦杰系娄星区茶园镇塘群村麦元组人。7月5日中午,记者来到了邓锦杰的家。

  一栋装饰着白色瓷块的两层楼民宅。一楼大厅里,邓锦杰的家人计划在此搭建灵堂,按照家乡的风俗,为邓锦杰举行追悼会,做最后的送别。

  二楼的大厅,围满了一桌的亲戚,大家几乎沉默不语。房间里,传来父亲邓小明凄凉的声音。一直以来,邓小明胸肺积水,身体骨瘦如柴。这天中午,他喝了一小杯饮料后又回到房间。这是邓锦杰的房间,堆满了衣服、被子,还有其他杂物,邓小明躺在儿子曾经睡过的床上发呆。

  丧子之痛已令父亲邓小明和母亲陈新雯痛不欲生,被救者的逃离更像在伤口撒下了一把盐。

  邓秋琼说,母亲一大早就翻出了弟弟的相册,“然后一个劲地猛哭。”而84岁的奶奶这几天也看出有点不对劲,见人就问发生什么事了,老人得到了各种搪塞的答案,直到7月5日早上才了解真相,“天哪,让我这把老骨头替我孙子去死!”

  这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邓锦杰身高一米七五,留着一头长发,飘逸、浪漫,有时候还用橡皮筋绑起来。虽然初中辍学,不善于读书,但为人老实,善于结交朋友,心肠好。邓锦杰和父母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他和姐姐邓秋琼也很少吵架,“弟弟的嘴巴很甜,无论什么事情,他总能把对方说得心软,让你又气又好笑。”一开始父母不支持养狗,邓锦杰嬉笑着同母亲说:“妈妈,你放心啊,会好的呢,以后我挣钱了,在娄底另买好房子给你们住。”

  2005年的时候,邓锦杰在路上捡到了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他把婴儿送到福利院,定期去看望,还会带去大堆的东西。

  邓家这栋两层楼的房子,是在2000年邓锦杰和父亲一砖一瓦建成的,那时候陈新雯在广东打工,电话里邓锦杰跟母亲说:“妈妈,你快回来,看我长高长黑了。”陈新雯心痛不已,“从那时开始,觉得我儿子长大了。”

  如今,邓锦杰的离世,让邓家陷入绝望中。奶奶、父母的养老,邓家的后续生活,这些现实的忧虑被裹挟进对被救者的愤慨中,每个人心里像装了一块不被融化的冰,彻底凉了。

  英雄生前爱狗如命

  相册里,到处是邓锦杰养狗的照片,有人说,他爱狗如命。

  邓锦杰在娄底养狗圈里声名远扬。他在城郊的罗家社区租用了一片200多平方米的民房喂养名贵犬,一养就是10年。 在邓锦杰的网络空间里,他写道“从2002年了解狼犬到2003年接触犬、2004年繁殖民间狼犬,天复一天、年复一年、有开心、有伤心、有失望,也有希望……”

  事实上,邓锦杰将养狗视为自己的事业。初中毕业后学了两年厨师,十七八岁正式确立自己的生活目标。

  出事当天中午,骄阳似火,邓秋琼还特别心疼弟弟,想留住弟弟在家里午睡,但邓锦杰说放心不下狗狗。“他租的房子就像养猪的地方一样,只有一层楼,盖着石棉瓦,天热了里面跟蒸笼一样,下雨了到处漏雨。他和狗狗住在一起,搞卫生,喂食物,从没有喊过苦。”

  顺着兴趣生活,当成事业来做,家人认为这是邓锦杰的个性,只可惜一直都未成功,但邓锦杰似乎并未失望过,相反,看着还挺开心。

  邓锦杰很喜欢小动物,他还曾养过黄鹂鸟、养过猫。不过母亲陈新雯并不喜欢儿子养宠物,村里也有人说闲话,“这么年轻帅气的小伙怎么在家里喂狗?”陈新雯一度很生气。“后来觉得也挺好,狗狗很会保护主人,我每次出门都感觉很安全。”

  邓锦杰的创业十分艰辛,为了养好狗,他买了大堆的书本熟悉不同品种的狗的生活习性。经常有人见到他,只要他把手一指,狗狗就会冲进河里洗澡。买狗也是一件辛苦的事情,从浙江拉来的狗要在路上待几天,邓锦杰会沿路呵护,“就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

  “不过,养狗狗有十年,一直都是亏本,家里老为他贴钱。”邓秋琼说,“我差不多给他两万元,他拿着钱首先想到的是给狗买各种必需品,最后自己又饿肚子。”

  就在出事前一天,家人还劝邓锦杰转行,然后找个女朋友,邓锦杰似乎习惯了家人的劝告,笑眯眯地对大家说:“哈哈,我只要有狗喂,没有女朋友都无所谓。”

  你们欠锦杰一声“谢谢”

  在7月4日下午,娄星区委、区政府召开了见义勇为会审会议,认定下水救人的邓锦杰、蒋成爱、彭卫兵的行为属于见义勇为,要求区综治办立即报人民政府予以公示后确认。

  但娄星区一政府官员向记者透露“尴尬”处境,一方是好人好事必须要大力宣扬,一方面是“媒体不买账”,纷纷报道“被救者冷漠离去”,一度令官方进退两难。

  有人希望人肉被救者,有人希望等待警方有所交代,邓锦杰生前所在公司的老板晏建伟甚至带头拿出1万元悬赏,希望市民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帮助寻找被救者。

  人们普遍争论的焦点主要是,当再次面对同样的事情时,正在现场的人究竟是否应该去施救而不考虑后果?获救的一家三口,是否应该向为救他们而牺牲的邓锦杰表示出最起码的敬意,而不是面对路人的指责,推开人群就走?

  邓家希望找到被救者,“我们就想让他们见见邓锦杰,到底是什么人救你们出来的,你们也来看看你们的恩人;然后对邓锦杰的父母鞠个躬,他们养了这么好的一个儿子。”

  不过,邓秋琼表示:“只要一公布被救者,他们一家就没有办法生活下去了,唾沫也会淹死人。我们希望他们跟我们悄悄见一面,或者打个电话都好。他们小孩这么小,我们不希望孩子成长受到影响。”

  但是,直到7月6日上午的追悼会,邓家依然没有实现这份小小的期待。

  “追悼会上,他们没有来看我弟弟最后一眼,如果是这样,以后还有谁敢去救人?”邓秋琼无法压制内心的悲痛。

  “你要尽一点人道,来看一下,不说放个鞭炮,至少来安慰一下邓锦杰的父母,这是人之常情啦。”邓锦杰的朋友纷纷对记者表示类似的观点。

  邓锦杰的叔叔邓新光拉着记者的手,强烈抒发内心的不满:“我这个侄儿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他的荣誉就是敢于去救人,然而被救的人不打招呼就走了,他的良心哪里去了,难道被狗吃了吗?”

  显然,见义勇为的英雄称号并未缓解邓家的悲痛情绪,可以安慰他们的是来自被救者的尊重,“否则,评上见义勇为有什么用呢?我不要这个称号,我要我儿子!”父亲邓小明说。

  娄星区为邓锦杰颁“见义勇为”证书号召群众向他学习

  近千人送别舍己救人英雄

  7月6号上午9点,在娄底殡仪馆举行了见义勇为好青年邓锦杰追悼会,该市近千人含泪为舍己救人好青年邓锦杰作最后的送别。

  娄底市区两级政府称赞邓锦杰是娄星人民的好青年,是全区人民的骄傲。娄星区委、区政府为邓锦杰颁发了“见义勇为”证书,并表示将按照《湖南省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护条例》,给予一定的奖励。共青团娄星区委发出《向见义勇为好青年邓锦杰学习的倡议书》,倡议书说,邓锦杰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弘扬了新时代青年的高度社会责任感和良好的精神风貌,诠释了新时代青年舍己救人、见义勇为的高贵品质,展现了娄星青年的良好形象,是广大群众学习的榜样。

  当日,记者赶到追悼会现场,地上撒满鞭炮纸屑,城区周边的居民早早来到吊唁厅,大厅内挤满了前来悼念的群众,花圈整齐地排列在会场两侧。追悼会上,区委常委、区委办主任吴小阶宣读娄星区委、区政府《关于表彰邓锦杰见义勇为的决定》,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杰致悼词,副区长、娄星公安分局局长刘清明主持追悼会。吴小阶在区委、区政府的表彰决定中希望,全区广大干部群众要以邓锦杰为榜样,学习他临危不惧的勇敢精神和舍生忘死的高尚品德。刘杰也在悼词中称赞邓锦杰:他用自己的生命演绎了一场荡气回肠、舍己为人的壮举,他是时代的先进、青年的楷模。

  现场突然响起哀婉凄恻的声音,邓母陈新雯因过于激动,失声痛哭,以至于情绪失控。事后,陈新雯对记者表示,自己的内心极其悲痛,觉得儿子邓锦杰的死不值得,希望政府能找到被救者。邓锦杰的亲人向邓锦杰做了最后的告别,“今天能够送我侄儿的最后一程,我心里基本上也满足了,希望他能够一路走好。”

  整个追悼会进行了一个小时,人们有秩序地排好队绕着棺柩鞠躬致敬,很多市民泪流满面,失声痛哭。“我好心痛,我从小看到锦杰长大,现在却不在了,希望找到被救者,让他走得安心。”茶园镇唐群村的一位村民说。“我希望被救的三个人能够出来送小杰最后一程,那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就这样离去,真的让人心酸。”曾与邓锦杰同班的刘先生激动地说。

  哀乐声随着群众哀恸的情绪低回萦绕,如泣如诉,两位前来瞻仰邓锦杰的群众无法压抑住内心的情绪瘫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眼泪无声无息地从指缝间流过。

关于彭卫兵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