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防房地产调控功亏一篑

2012年06月26日 21:23 来源: 财经国家周刊 【字体:

  在一些地方政府借“稳增长”之名“微调”房地产后不久,楼市回暖的消息和数据佐证相继出现:北京、杭州等地再现“日售千套”、“排队抢房”之况;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也显示,5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价环比上涨的城市已扩大至6个,是上月的2倍;而在房价继续下降的43个城市中,多数跌幅也已开始收窄。

  房价是否已开始止跌企稳?未来还会不会触底反弹?这些关注焦点又开始刺激“刚需们”的购房冲动,一些认为房地产调控“政策出尽”的购房者,更生恐慌性入市之意。

  这样的一幕,也许是某些地方政府所乐见的“微调”效果。虽然口头上不承认,可通过提振楼市来“稳增长”甚至“保增长”,仍是根深蒂固的思维惯性。而这也许正是房地产转型乃至社会经济发展方式转型的最大“心理障碍”。

  换句话说,能不能让房地产从一个“经济刺激性产业”,回归为一个常态化产业,攸关发展转型进退。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此前曾感慨:中国的房地产调控可谓“全球最难”。其复杂性在于,房地产与当前社会经济领域一系列艰深的改革课题高度关联。

  首先是民间资本的投资渠道问题。房地产是最先向民间资本开放的投资领域之一,而其他能源、资源性行业又长期处于政府高度垄断态势,正因为民间资本大都聚集在房地产投资乃至投机,才使房地产高烧不退。一方面,房地产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和GDP贡献率的份额日渐扩大,地方财政增长也对其依赖日深;另一方面,地产商纷纷被推上富豪榜,炒房者大都“一夜暴富”;越来越多的城镇中低收入者却在房价暴涨中远离安居梦,甚至自喻“房奴”。

  房地产的畸形投资和消费模式也反映了民间投资渠道的狭窄。在目前状态下,民间资本除了房地产几乎没有更多的畅通之路可走。由此就淤积出一个房价泡沫的“堰塞湖”。

  其次是收入分配改革、调节贫富差距问题。过去多年,“房子”无形中充当了一个失灵的收入分配调节器,以持房多少为据,城镇居民的实质性贫富差距渐渐拉大。尤其是一旦出现通胀持续,买房多的人越来越富,没买房的人总也买不起。如果不建立必要的税收调节机制,这种贫富差距扩大的恶性循环就将难以改善。

  再者,房地产还牵扯着扩大消费问题。这同样是“十二五”期间中国社会经济改革领域的一篇大课题。此前社会舆论曾有比喻说:“一套房子消灭一户中产阶级。”在所有居民消费品中,住房消费的占比不断扩大,严重挤压其他领域的消费需求,这与扩大消费的主张不太合拍。如果不能使居民消费能力从高房价中解脱、释放,则扩大消费、提振内需可能沦为难以完成之重任。

  此外,在城镇化、金融和土地改革,以及新时期中央和地方关系等等诸多转型命题中,房地产均是频繁闪现的“关键词”。它俨然已成为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一个突破口:能不能借房地产调控之机,完成一系列改革领域的长效机制建设,将对“十二五”时期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正如一些学者所言,中国能不能成功躲过“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关键一役也系于房地产。

  由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在各地政府频繁发出“微调”、“放松”噪声后,中央仍旧表态要“坚持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动摇”。即使在经济增速下滑的现实面前,连人称“地产商代言人”的任志强也确信“不会重现救市”。

  除了房地产,还可以用其他什么样的方式去推动经济增长?这恐怕是当前地方政府最需要破解的课题。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此前曾用“四个减少”和“五个注重”来概括“十二五”社会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要旨,即:努力减少对重化工业、投资拉动、房地产和加工型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依赖;同时更加注重稳定增长、结构调整、改革开放、民生保障和城市安全。其中,“努力减少对房地产发展的依赖”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表明,政府不会再借保增长之名,行房地产“救市”之实。至少不会再将房地产作为一项经济刺激性政策、走回到从前的老路上去;而“五个注重”则意味着,上海今后将建立一套全新的城市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予以考核、引领“十二五”期间的社会经济发展方向。

  可以预见,只有彻底摒弃昔日GDP挂帅、保两位数增长的政绩考核体系,房地产的“救市”冲动才会得到削弱。地方政府也才能腾出精力,去思考房地产背后更深层次的社会经济发展转型问题。

关于炒房者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