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大学生捡弃婴当奶爸 日记全文曝光

2012年06月22日 15:13 来源: 21CN社区 【字体:

  南开大学滨海学院的男生龚浩在过去两天里经历了最生命中最离奇的遭遇:他不得不把一个11天大的弃婴养在了学校宿舍,成了他的临时爸爸,饱尝世相冷暖……“如果没有脑子坏了的我,也许这个孩子会死,会成孤儿,会被牵走,如果没有那么多脑子坏了的人,这个社会早就完了。”

  南开大学生龚浩人人网第一篇日记全文

  写下这篇日志,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要说些什么的 没想好主题是什么,这两天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那么出人意料,而每一个遇见每一次抉择又都是那么情理之中。

  好吧,我承认,这个故事讲出来确实太亮了,绝对是人生最亮的事情,感觉人生到高潮了,该尖叫了。

  6.19 11:30天津开往北京城际,12:10分出站并进吉野家,叫了一份招牌牛肉,找了个靠窗人不多的位子,埋头解决这份早餐加午餐,忽然来了个推婴儿车的女人。。。 好吧。。。 我承认 我很喜欢小孩,当然也挺喜欢漂亮少妇的,接着就看了两眼 然后的然后 并没有按我的yy逻辑与这个少妇发生什么神奇的事情,相反,与这个少妇的相遇几乎已经是结束了,而且是真的结束了。

  结果就是亮点之一了,女的朝我这个方向说了一句帮忙看一下就走了。。。 虽然我没有答应,也没有任何义务照看,然而从小就颇有爱心的我就留下了。。。 想着女的大概是去wc抑或是出去接个电话什么的 好吧 这里 也许是我的天然迟滞了。。。 是当孩子一个小时后玩命地哭以后我才反应过来我遇到了什么样的情况。。。 我努力地将头探进婴儿车内,想看看孩子 接着就是我瞎尿了。。。 好吧 虽然当时是不能说脏话约定的第三天,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爆粗口 只有巴掌大呀 头发都稀薄的厉害(有相关知识的朋友知道的 11天的孩子该长什么样,我找不出确切的形容词,但至少以我目前的审美是无法将他与漂亮可爱之类的词语联系起来的)

  我开始着急了,几年的打磨,我确实很少着急,话说总吹牛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但这尼玛比山崩可怕多了,尼玛哥哥二十多年就没遇到过这么神奇的事呀!

  孩子哭呀哭 几乎要让我崩溃了 我又完全不敢去碰孩子(不是没有爱心也不是没有担当,而完全是因为孩子太小太小了 感觉那种小小的手小小的脖子碰一下都会断) 我四处求救 有几个稍有爱心的大妈也只是看了看 却始终不肯动孩子 不敢离开孩子又无能为力,那种感觉确实乏力。

  等了整一个小时,跟同学解释完,又和基友抱怨完,忽然看到窗外一个黄色的身影,我就冲了出去。。。 好吧 当我推着婴儿车 挤入人群看到那女的时她就远远地跪着。。。 好吧,残酷地事发生了,我一个大男人居然没有追到那女的,冲过去她就不见了,留了张纸条写了个电话号码。。。

  当然起初是打不通的,一遍一遍,通了她就在那哭,特凄惨特凄惨地求我帮忙。 好吧!!! 当时我当然是在骂街的 脑海中用绝对远超任何计算机的速读把所有能问候她家人的词汇全过了一遍。

  嗯,接着我愣了,没有任何人或经历能告诉我该怎么做,旁边有人劝我离开,有人劝我报警。习惯性地含住了玉挂坠,蹲下身子,就那么凝望着孩子,我不知道那是多长时间,我就那么蹲在车旁,把脑袋探进婴儿车,就那么痴痴地看着他,没有那些老套的内心旁白,更没有什么天人交战,我就是那么看着,甚至不敢大声呼气。忽然,孩子不哭了,一直合着的眼也就那么一点点撑开望着我,他伸出手想摸我的脸,就那么笑了。(作为一个学心理的,可以很负责任地说那么大的孩子是不会应为喜欢抑或是高兴笑的,我知道那是错觉,但我就那么信了,信了那是真的笑容) 妈妈总说,遇见便是缘分。是的,我信这缘了,信与这个不知姓名不知年岁的婴孩的缘分。

  我很小心地抱起婴儿,真的很小心很小心,我发誓那是我这辈子最小心地一次,远比抱百十万的古董小心。我凭着记忆里的姿势抱起了他,在婴儿车里发现了奶粉发现了奶瓶。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很果敢的人,作出了决定就不会再犹豫,我决定不管怎么处理先要把孩子喂好。

  期间是艰难的,天知道一个让一个20岁没结婚的男孩照顾一个刚出生11天的婴儿是多可怕的。旁边围了两个热心的阿姨,一直在指挥我,却始终不肯碰孩子,期间我想去温一下奶,结果居然没有一个人肯帮我抱一会孩子。我一遍感叹着事态炎凉一遍艰难地把奶给孩子喂上了。

  然后,几个阿姨走了,留下了更彷徨的我

  有几个邻桌地在讨论我的事,指指点点间仿佛在述说一句很可笑的事。

  孩子睡下后,我报警了,跟110说明情况后,让我找铁路警察,好吧,让旁边的人帮忙叫一下警察依旧被拒绝,招手让警察来了,甚至不肯帮忙推一下婴儿车。

  处理经过我不想说了,我不想再一次在这种时刻去抨击政府的执法者。

  在我掏出身份证学生证后,居然作出我是孩子临时监护人的备案,说是我和那位不知名女士达成的临时监护协议。。。

  备案,留身份证号码,留下了那女的留下的字条,我保留了他们的警员号保留了几个围观学生的电话,这案件居然就这么奇葩地结案了。

  几个警察一直问我怎么办怎么办,我说我必须去看望同学,希望孩子暂时留在派出所,被拒绝,我提出先回学校找人回来帮忙处理,被拒绝,好吧,孩子又一次在争吵声中嘶喊起来,是的,孩子红得发紫的脸让我动摇了,没有尿布,没有食物,没有医生,我觉得自己离开后由这群公仆看管孩子一定会完的。

  我被半架着上了动车,走的是特别通道,连票都没买,好吧,这是第一次免费享受了铁道部的服务。

  南站的乘警告诉了列车长我的情况,中途那个挺漂亮的列车长倒是热心地很,又是帮忙张罗纸巾,又是帮着温奶,还带来了两个中年妇女帮忙教我抱孩子。其中有个史阿姨是个医生,告诉我孩子最多15天,身体是健康的。一路上,我就抱在怀里,虽然尿湿了我的裤子,但居然一下也不哭不闹,脑袋一个劲往我怀里蹭(好吧,我承认最近有些发福,胸肌加上一下肥肉让他误会了。。。)

  折腾了一整天,我已经精疲力尽,到了东站,由于没有升降梯,也没有“热心”的民警,我非常非常艰难地带着婴儿车和孩子出了站,插曲是中途有几个听了我讲故事的中年人尾随了好长时间,共有六波人对我提出要带走这个孩子的要求,我不想说我内心有什么挣扎什么的,我确实一点没有挣扎,每一次我都很坚决地拒绝了,甚至有个阿姨直接拿了长卡到我手里,说让我别管了一定会照顾好宝宝。。。好吧,没有必要诉苦了,我写下这些也不是为了诉苦,只是希望更多人了解到这事,也能以第一人称的视角看看这个社会。看看这个薄凉的世界。

  我打了电话找妈妈要钱,说急用,晚上解释,让王大怂去超市买齐了婴儿用品,让蛋疼和撸同学赶到了东站接我。好吧,几乎每个听到这事的人第一反应是质问我是不是开玩笑,第二反应是问我脑子是不是坏了。

  好吧,再说一遍我自认为很帅的话:这个社会总要有些“脑子坏了”的人,如果没有脑子坏了的我,也许这个孩子会死,会成孤儿,会被牵走,如果没有那么多脑子坏了的人,这个社会早就完了。

  历经各种曲折,走到东站麦当劳门口,看到两个死党的身影,没有太多矫情的剧情发生,我把婴儿车交到他们手上,没有煽情的台词,而是狠狠地爆了几句粗口,行人纷纷翻白眼,我只是自顾自地大声笑大声骂(是的,我脑子又抽了,我的世界观都颠覆了,脑子抽抽又怎样呢!)

  上了出租车,师傅是个很好的人,一路教我们怎么哄孩子,到处咨询我该怎么处理孩子。路上,找了所有我认识的本地朋友,希望他们能帮忙找个照顾的方案。打电话告诉了导员整个经过,希望从他那能得到一些校方的帮助(好吧,这是公仆叔叔们说的,找学校,学校会帮忙的。。。)

  到了学校,由于没有安排好去处,只好送到宿舍,几个大男生手忙脚乱的换尿布、煮奶粉、联系宾馆。

  好多好多同学来围观,不少人表示整个系养着呗,我不想矫情的,其实那时候真的很温暖,有这么些朋友,嘴上虽然说着我的愚蠢,却一心一意帮着我,就像我一样,义无反顾,不问代价。比较独行的我,这一次,是真的,忽然生出了很强的群体感。

  然后,当家教时认识的一家人赶来了寝室,接着带宝宝去医院检查了一圈,得到宝宝健康的消息就立马安排看护去了。

  昨晚,宝宝在三四个人的照顾下安稳渡过一晚。

  跟父母打了将近三个小时电话,交代这事,妈妈提出好几次要当晚飞过来,爸爸近乎是骂了我两个小时,说我没脑子。。。

  精疲力竭地入睡,晚饭草草吃了几个饼,还吐了出来,整个晚上都在做噩梦,是啊,多可怕呢,这么这么脆弱的生命,就在我手上安全的历经了快500公里的旅程,这么多环节这么多决定,任何一个有一丝纰漏都是在谋杀呀!自以为很周密很谨慎的安排中居然暗藏那么多危险和可能的阴谋。(好吧,我爹是个彻头彻尾的阴谋论者,半辈子的警察经历,让他看事情总是以识破骗局的眼神去看)

  妈妈说,他们希望我做一个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人,遇到昨天的事情,他们大概也会作出和我同样的决定,但是每一个父母都是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卷进可能的阴谋中的。

  6.20

  11:44 写完以上内容,昨晚被噩梦惊醒N多次,早上4点就睡不着了,加上吃完早饭吐了再去考试,(感谢杜老师还有杨主席对我考试的支持!~~) 再写下这些文字,我感觉都是在透支我的生命力了!现在,和那个女人的最后一次通电话,得到的结果是,孩子11天大(6月9日出生),不是她的,是她朋友的,叫到我手上的也不是她,是她另一个朋友,这些混乱的故事我不想阐述,因为我无从去判断真假,反正,那留下的电话接通的女人告诉我,你想管就管,我会去拿,你不想管就送派出所好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yy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