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算算你的家庭年收入 你属于中国人里的百分之几?

2012年06月21日 15:01 来源: 华尔街日报 【字体:

  90万亿元,这是新近发布的截止5月底的中国广义货币M2余额数据。近四年的货币数据,真是给人恍如隔世的感觉。危机前40多万亿,两年前60多万亿,现在90万亿,基数越来越高,增速再不降下来,真要下个十年搞到200万亿不成?

  记得2010年7月,我曾在本专栏预测,未来两年内M2余额将突破100万亿元,那时候对应的为M2为67万亿元,看起来距离百万亿元还有一段距离。但是,神奇的复利效应,居高难下的货币增速,让100万亿广义货币时代马上就要到来。

  最近,中国货币加速扩张趋势再起。在今年M2增速开始稳定在13%之际,伴随着稳增长的需求,货币政策正在开始走向新一轮宽松。降准、降息都已经做了,新增贷款也开始超出预期。若下半年“宽货币、宽信贷”格局得以维持,那么M2同比增速势必会再度升至17%以上。在90万亿的高基数之上,还维持如此快的增长速度,货币想不快速贬值都很难。

  M2为什么对一个经济体如此重要,其过度滥发何以必然会带来十分严重的后果?说白了就是为了维持一定经济增长所需要对应的货币供应量,包括了现金、企业和个人的活期定期存款,是存量意义上的概念。既然是存量,自然不会无端消失掉,就会主要用于商品和服务的购买,增长速度超过GDP的话,自然会带来麻烦。

  再回最近5年的现实来看,经历了数轮中度性质的通货膨胀之后,随着货币规模的累积,恶性通胀的土壤正在不断“变肥”。同时,资产泡沫早已经吹起多年。这一切最根源性因素,本质上还是要追究到货币滥发的头上。最近八年,房地产调控虽然每次都几乎是“史上最严厉”,但是每次都铩羽而归,固然有着深刻的政治经济原因,可直接原因还是各种既得利益群体的“不差钱”造成的。

  “货币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所以必须交给中央银行。”这是货币主义大师弗里德曼在《货币的祸害》一书中阐述的道理。眼下,中国央行显然没有很好地控制住货币发行速度,甚至社会各方也尚未就货币超发现实达成一致意见。在10年货币翻几番之际,真的应该要好好严肃地审视这一问题了。至少,短期内必须要做两件事情,一是把M2/GDP比降下来,二是疏通货币传导机制。不然,后面的麻烦事只能是越积越多。

  降M2/GDP比,当然首先必须对货币超发形成尽可能多的社会共识。很多人以GDP是流量概念,二者不可比,来否定M2/GDP之比的意义。但实际上,这一比例是当下衡量货币超发最实用简单的指标,学理上完全可行。因为当一个经济体正常运转的时候,需要多少货币参与其中,流量与存量之间总有一个合适的比例。只要存量超出了流量的需要,就可以算是货币超发。只不过这其中,有个适度的问题。显然,在当下中国M2/GDP之比早已经达到180%以上的时候,显然货币超发不应该再有什么争议。

  减缓货币膨胀增量,必须需要让M2增速继续降下来。现在GDP增速已经不再两位数,M2当然没有理由维持20%的高位,但实际上如今平均13%的增速依然不低,而且是如今的高基数。所以,在未来,这一速度完全可以继续降至个位数。只有经济效率提升,相关改革推进,完全可以摆脱货币堆积的经济增长。况且,这也是符合经济转型的需要。

  再者,疏通货币传导机制显得尤为迫切。现在,虽然货币总量依然在膨胀,但是宏观经济一直在收缩,何也?原因在于以货币传导机制为核心的金融管道不畅。其中,国家银行垄断严重,只看是否是国企、地方政府的“身份”,不重民企、不重好项目好公司,导致中国海量的货币供应效率低下,难以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

  如果不能打通民间与国有银行的正常资金对接,中国经济不可能有鲜活的创新动能,实现具有高质量的经济增长。而这一切,就需要大力度的金融机制改革。但现在,我们看到的是重启货币吗啡刺激,而忽视结构性的变革。看起来,这一次,他们还是希望把更大的痛苦留给明天。

  所谓“高手在民间”,通过政治经济体制的变革,还机会于民间,激发民营企业的实体经济创造活力,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增加真实的商品和服务价值,逐步地让超发的货币,被实在的价值吸收。唯有如此,中国持续扩张的货币泡沫才能找到正解。眼下,虚胖的GDP,效率低下的国企和地方政府,只会让固有的沉疴式经济结构积重难返。没有大勇气治理货币泡沫,刮骨疗毒般的结构调整,就难有一个更好的光明未来。短期内的经济阵痛,这一次必须承受。别无他法!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关于家庭年收入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