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无意中 改变了一条法律

2012年06月20日 14:46 来源: 中国财富 【字体:

  摘要:2003年初夏,我们花一年时间,自己设计和动手盖的一栋新房子,终于完工了。

  2003年初夏,我们花一年时间,自己设计和动手盖的一栋新房子,终于完工了。

  长长呼出一口气,我心情轻松地去县政府,请他们来检查。美国乡村建筑规范很宽,但还是有规矩,比如,栏杆间距不能太大,免得小孩钻了掉下去;卧室的窗子不能太小,以免火警时无法逃生。检查之后,登记注册,就可以搬进去了。

  管建筑的办公室,官员不在。进来的是个年轻女子,30来岁,感觉很舒服,也很自由派。对“派”的判断本事,来自我当小贩阅人无数的历练。我们像朋友一样聊着,她给我介绍我搬家前的程序,突然冒出一句:你应该知道吧?搬进新房30天,你的老房子就必须拆掉。我的感觉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怎么可能?!

  这是本县的一条法律。本县法律规定,凡是区域规划为农区,一个地主拥有的一块地产上,只能有一户人家。因此,凡是在原来居住的同一块土地上盖了新住宅,老住宅必须在30天内拆除。假如老住宅是工厂预制的拖车屋,就可以保留。

  为什么呢?政府有它的道理,道理就是农区。它不容许农田被开发商买去造许多房子,变成居住小区、侵蚀农田牧场。所以,政府规定每块地的下限规模,不准任意分割成小块,一个地主必须拥有一大块地,上面只能有一户人家,即便是自己家分出去的独立小家庭也不行。这样,农田就保留下来,农区的格局就没有变化。拖车屋是活动的,随时可以卖掉、拖走,就像是一辆车。即使不卖,它相对寿命也短。渐渐地就坏了,淘汰了。不像房子可以不断维修、几百年留下去,我们的老房子就已经超过100年。政府认为,空房可能出租,那就是一地两户了。我说,我保证不出租不行吗?官员回应说,政府不可能一家家去检查。所以干脆立法,盖新屋就拆旧房。

  好端端的房子要拆掉,乍听我怎么也不肯相信,可一圈绕下来,我发现这不是玩笑,这真是一板一眼、必须执行的法律。

  那是一栋乡下人的百年老屋,很小,没有客房。在它建造的1902年,这里乡村对住宅还没有建筑规范,所以它的地板架高不够,潮湿。简易厕所是前一个主人加的,简陋厨房是我们后盖的,墙体没有隔热层,冬冷夏热,一直没装空调,老屋不值钱。可是,我们自己刷的外墙,自己换的屋面,满是刚来美国的记忆,住了整整11年。就为念个旧,我也不肯拆。可是,法律铁面无私,好像没有通融余地。我看到自己在往下沉,却伸出双手摸逃生绳索:“我的老屋死定了吗?就没有办法保留?”女官员很同情,为我找出路,唯一可能的方案是:交500美元,申请让县里召开一个土地切割听证会。前提是切割后的两块土地,各自面积都超过农区最小土地的下限,把两栋房子分别留在两边。论面积,我们的土地恰巧符合切割条件。这只是保留老屋的“可能”,听证会后要投票,结果难预测。她看了一下工作日志,查了可以举行听证会的日期,给了我作最后决定的限期。

  回家商量着,我们很沮丧。要不就申请切割算了,似乎眼前只有这条路。可是,切割以后,根据法律,切出来的第二块土地,就不算自住而算投资,税收要增加。再说,还不是钱的问题,假如表决结果是否决,还是要拆。

  给逼到墙角,我突然决定试试,绝地反击,哪怕它是法律。

  凭什么?建新房就要拆旧房,这太不合理。“法律”这个词很唬人。法律只是一群立法人定出的规矩,不一定就是“对”的。法律不是立法机构通过了就算数的,它要能够经受保障个人权利的宪法的检验。就算宪法,也不是立法人随心所欲的产物,它的后面,还必须要有“自然法”,维护人的自然权利。所以,代表多数的立法人不能立法欺压少数人,也不能没有道理就立法拆我的房子。一个人,有宪法保护的公民权利、天然权利。

  我再约了一次面谈。我说,一地一户政策,和拆我的老房子并没有逻辑联系。我这块地上还是一户人家,只是多了一栋空房,并没有违反维护农区的立法原意。我是个画画的,难道这个国家就不容许艺术家在自己土地上有一个独立工作室吗?“假如政府一定要我们拆,”我横横心说:“我们法庭上见。”

  不久,结果就出来了。县政府咨询了律师,得到的回答是:假如上法庭,政府一定输。所以,我们可以保留老房子,他们必须修改这条法律。

  10年过去了,老房子还在。虽然不住,我们还是又修了几次,刷红了柱子,刷白了墙。立法会错的,执法会错的。一个法治社会,就是在政府错了的时候,微小个人背后,有独立的司法做你的支撑。

关于法律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