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专利和市场:为何做一个发明家总是这么难?

2012年06月19日 15:12 来源: 福布斯 【字体:

  5年前,阿德里安·冯·安兹(Adrian Van Anz)想要一台轻便的助力自行车,但问题是当时市面上的车型太慢也太沉闷单调,没法点燃他的激情。因此他干了件符合逻辑的事儿——给自己造一辆。

  作为一名资深的巧手人士,冯·安兹的第一件杰作是一台由伏特加冷却的电脑。他曾经从某中国厂商订了一台2马力的发动机并把它装在了普通的自行车车架上,改造后的这台车跟自行车一样轻,却有着Vespa摩托的速度,骑起来就像是在山上兜风。冯·安兹第一次骑它出去的时候,洛杉矶某个餐馆里的一个陌生人就打算出5,000美元现金买这辆车。

  “我不想卖给他,”在他洛杉矶的自行车店里,现年32岁的冯·安兹坐在一台精致的由钢和玻璃制成的电脑显示器前如是说。“我担心要是把车卖给他,他骑车撞了墙却没买保险,我可能要因此负法律责任。此外,这是我的车,我确实不想卖。”

  冯·安兹创造的东西不仅仅能产生马力。他将自己发明的一款车命名为Derringer,名字来源于一款微型手枪(“它看着就像是一件意想不到的死亡天使”)。这款车每年卖出400辆,买家包括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小罗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和罗宾·威廉斯(Robin Williams)。像好莱坞明星一样买得起Derringer的毕竟是少数:起价3,000美元,客户定制喷漆的车型价格可能高达10,000美元。该车最高时速为35英里,每加仑汽油可行驶150英里至180英里;关闭引擎后可以合法地在人行道上行驶。冯·安兹去年不足50万美元的成本换来了超过100万美元的收入;2012年他的销售额有望达到230万美元。

  “最初我并没打算卖车,造车只是因为我想要,”他说。“不知什么原因,它就是能在相当程度上与人建立情感联系。”

  冯·安兹的成功听起来也许缘于幸运,但他是一个正在成长中的自学成才的巧手人士群体中的一员,他们的经历证明了借助自己的创造成为一个赚钱的发明家是可行的。从留言板上解释机械加工过程的图示,到YouTube上展示如何进行铝材挤压成型的视频,对于想要从事发明的人来说,相关信息是前所未有的丰富。像3D打印机一样的科技进步让我们得以在没有装配线的情况下也能造出产品原型。

  同样重要的还有,众筹和社交媒体帮助理顺了由创意变成产品再到进入市场的过程。工程师大卫·托雷多(David Toledo)发明的PowerPot是一种便携发电机,也可以用作蒸煮罐。为了生产PowerPot,他在四周时间内通过Kickstarter网站筹集了126,000美元。沃尔玛近期举办的“让它上架”(Get It on the Shelf)比赛中,某个幸运的发明家赢得了12,500美元大奖以及在沃尔玛店内销售自己产品的货架位置;该比赛吸引了超过4,000份参赛作品,部分归功于在Facebook、Twitter和Pinterest网站上的密集推广。

  与此同时,Fab.com和The Fancy这一类创意展示平台为消费者(有时也为投资人)提供了一条直接的通路:在The Fancy公布了自己的磁力电灯开关之后,工业设计专业学生捷克·弗雷(Jake Frey)获得了一笔25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直到现在,商业的逻辑都是由商家通过一些扮演编辑角色的消费者来告诉我们什么是可以买的,”The Fancy创办人乔·艾因霍恩(Joe Einhorn)说,“我们颠覆了包括电子商务在内的各类商业的传统逻辑,为大大小小的各路品牌,也为投资者打开了市场。”

  巧手人士群体的壮大在其他方面也得到了证实。仅仅去年,美国专利及商标办公室(U.S. Patent &;Trademark Office)就收到535,188份专利申请(比2009年上升11%)并批准了247,713份(比2009年上升29%),两项数据均为史上最高。尽管仅有20%的专利属于个人和小企业,而其余专利均属于大公司,但毫无疑问的是,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曾一度不可逾越的各种障碍正在逐步消退。

  “创意与市场之间的距离已经大幅缩减,”专利及商标办公室(USPTO)主任大卫·卡波斯(David Kappos)说,“对于一个发明家来说,我认为目前是最好的时代。”

  你有兴趣了吗?别急着辞掉现在的全职工作。即便置身于这样一个小投资者的黄金时代,也只有很少的创意能够最终进入市场,而且产品上市的过程往往既耗时又耗资不菲。

  申请实用专利时,独立投资者和小企业须支付380美元的基本申请费以及专利批准后的一笔1,020美元的费用(根据USPTO的数据,由申请到批准平均需要33.9个月)。如果你聘请专利律师,总花费随随便便就可能接近1万美元。设计专利的初始申请费为250美元。

  保持专利有效也不是免费的。申请获批后,大约每四年需要核定一次专利维持费。三年半之后,小型实体的专利维持费为565美元,而专利生效11年半后该费用将升至2,365美元。大型实体的费用相应加倍。

  Derringer自行车:“这是我的车,我确实不想卖。”

  那些在有线电视台深夜节目中放广告的发明推广公司怎么样?千万小心。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1997年时曾发起 “捕鼠器行动”,查出了五家蒙骗投资者的机构,金额超过9,000万美元。此类问题至今没有完全消除。2007年时,联邦贸易委员会曾命令某诈骗团伙支付6,000万美元罚金,原因是他们欺骗了17,000名客户。为了推销自己的发明以及专利授权,部分业余发明者被该团伙收取高达45,000美元的费用却没有得到相应服务。

  冯·安兹的建议是,如果要申请实用专利,你需要请一个好律师。至于能覆盖产品外观(比方说他的Derringer自行车的外观)的设计专利,你干脆就不要想了。因为某个来自中国的厂家可以稍微改动你的设计(比方说修改一下油箱的形状),其余部分保持不变,而这不被视为侵权。

  你可能不想放弃申请一项设计专利,或者把冯·安兹的所有建议都当作圣经。但是他的经历仍然可以作为如何投资于你的个人创意的路线图。上世纪90年代,还只是个少年的他就开始搞起了发明。为超频的电脑搭建冷却系统以防止出现过热。通过阅读网上的免费指南,他自学了全部必要的知识,最终造出了用伏特加冷却的电脑。直到今天他都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设计培训:“我只是起步得比较早。”他说。

  洛杉矶的某博客在2004年时曾为冯·安兹的作品做了推广,不久后这位加州本地人就开始为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和斯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等人打造外覆鹿皮,24K镀金并有内置点烟器的台式电脑。差不多在同一时间,他应斯蒂文·斯托特(Steve Stoute)的要求为音乐人Jay-Z的品牌油漆设计了一种特殊色调。斯托特与Jay-Z这位音乐巨子经常有生意上的合作,而冯·安兹吸引到斯托特的注意是因为同一年的早些时候,他为“吹牛老爹”制作了一款iPod的镶钻外壳。他没有让人失望,通过加入铂金粉末得到了后来广为人知的“Jay-Z 蓝”。

  一旦确定自己想要一辆轻便摩托,冯·安兹就知道他应该自己造一辆。他首先研究了上世纪20年代时的“板上追逐赛”(board track racers),这种比赛是在倾斜度极大的坡道上进行,摩托车竞速的先驱们面对5万多名观众以超过100英里的最高时速飞驰而下(某场比赛中,一名身体探出围栏的观众被削掉了脑袋;之后的另一场比赛中,连环撞车导致8名赛手身亡,这项赛事遂被叫停).

  “它对那个‘咆哮的20年代’是如此贴切的比喻,”冯·安兹说,“我认为最纯粹的摩托车设计就是一台大号儿引擎加两个轮子。”

  冯·安兹开着他受到板上追逐赛启发的Derringer原型车上街,发现有人要出钱购买,他意识到这个创意已经与别人产生了共鸣。他很快买来造更多车所需的配件。在检索商标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最初钟意的名字“左轮手枪”(Revolver)已被北极星公司(Polaris)注册用作一款全地形概念车。于是他选择了Derringer,这是那款手枪发明者的名字的错误拼写。

  接下来,冯·安兹着手寻找一个能卖车的店面,以验证他的创意。关于他的造车计划的消息出现在洛杉矶的博客圈,此后他就开始接到电话。第一个电话来自德国,订购了10辆车。他联系到阿丰戴资本合伙公司(Avondale Capital Partners)的罗恩·威廉姆斯(Ron Williams)来筹措扩大生产所需的资金。但就在资金到账日期的前一天,威廉姆斯因心脏病而突然去世。

  “我甚至没有公司的所有权,当时我已经签了合同,把公司全部都抵了出去,”冯·安兹回忆道,“这真是一种无法言壮的尴尬状态。他工作的公司不想做这个‘不正经’的项目。他去世后,另外还有八个项目也吹了。”

  几天后,冯·安兹接到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的儿子安德鲁·劳伦(Andrew Lauren)的电话。安德鲁在杂志上看到Derringer的图片,因此想要给自己买一辆。冯·安兹说,安德鲁可以拥有一辆,但前提是他同意在他父亲的店里出售该车。安德鲁笑了,但他同意让他父亲公司的一位创意主管与冯·安兹联系。不到两个月,冯·安兹从阿丰戴(Avondale)手中拿回了自己公司的所有权,Derringer也已开始在拉尔夫·劳伦的PRL店里出售。

  现在的冯·安兹在工作日里会去Derringer的展示厅或仓库,他手下有8名全职员工。他的年收入超过6位数,使他可以为自己的其他项目投入资金,尽管他已经建立了一个投资人关系网而且声称不久后就要尝试通过Kickstarter网站筹资。下一个计划:一种医疗设施,一款“城区跑鞋”,或者任何别的从他脑子里蹦出来的东西。

  “每次我试图设计自以为能取得商业成功的东西,结果却总是失败,”他说。而每次我打造一些我自己想要的东西,市场表现却很好。如果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个想法,要打造一款类似于电影《星球大战》中的赛车,我可能会一直工作到凌晨2点造一辆出来。

关于冯·安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