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点燃他们的乌托邦

2012年05月31日 14:06 来源: 中国财富 【字体:

  好几次都绝望了

  Q_2010年茶园小学开学的时候,你说“有好几次都绝望了”,为什么?

  A_绝望是消耗,并不是说因为钱不够而绝望,当然钱一直是不够的。我们原来预算28万不到,现在大概30万,现在实际花了大概不到50万。

  Q_28万和30万有区别吗?

  A_对我们来说有区别,如果只花28万,剩下那两万就可以拿来补贴支教老师的费用和孩子们的免费午餐。

  Q_还有什么事情让你绝望?

  A_比如说,学校平整土地的时候,我们请了一辆挖掘机。那时下着暴雨,快开到学校的时候山崖滑坡,把路断了,司机放弃了,说路不通,不能往里进。挖掘机从开出来那个点就开始掐表,按小时计费,一个小时是200多块钱吧,车停在那里也要收钱!

  当时有个来自上海的小女孩叫刘芸,就开始自己拿着锄头去挖路,越挖越绝望,全身都淋湿了。后来村里打电话给我们,让她不要再这么干,万一山崖再滑坡怎么办。我说能不能让司机接一下电话,但他不可能接你电话,也不可能帮忙。他要做的就是在学校那块平整土地。我说另外加钱,他也不肯。类似的这种情况很多!

  Q_这种状况下,就是孤立无援。

  A_人在某些利益面前,不会考虑你另外的事情。援建中的物资、材料、器械的涨价太惊人了!你想到这些事会难过!并不是物资匮乏,仅仅是交通不便,一块两毛钱的砖运过来,需要人力费用,但也不至于涨到八毛钱一块,这真的是不可理解的!

  Q_所以很多事情只能自己动手干?

  A_去年校园门口那条路一直没有修。村里的劳动力很少,在家的大部分是妇女和老人,找不到干活的

  人。我就自己去干,第四天就有人来了。之前我们只是做计划,这个计划就会永远地往后拖,消耗性特别大。

  Q_许工(许义兴)派工程师去当地驻守,一待就是三四个月?

  A_是啊,后来我们去至少也待一周,这样就能把很多事情持续做下去。

  建立乌托邦

  Q_茶园小学是不是你们用理想主义的想法去做的一个理想乌托邦?

  A_是想做相对理想化的学校,但这个理想不是我们的理想,是符合当地愿望的理想。

  甚至是点燃当地的理想。

  我们接触很多当地年轻人,一开始就是叼根烟,观望你的态度,完全不理睬你,后来他们就会参与进来,还会建议我们怎么做。他们渐渐回复到淳朴、简单的生活方式。一些被现代化、城市化、物质欲望打碎的东西,有可能会慢慢回归。

  Q_对乌托邦来说,个人的力量是不是太渺小?

  A_我相信个体的努力能带来群体的努力,普通人的确很微小,但这种微小、渺茫结合一些愿望,是可以去尝试,去做可能的改变。一千个人里面是不是有一百个人有向善的愿望?小孩子在小学学到的一些宝贵的东西是不是可以一直留存在他们的人生当中?我觉得会!我的经验是这样的。

  Q_你的成长经历对你影响大吗?

  A_“文革”期间,我外公被下放到乡下,平反之后他拒绝回城,从一个公安变成了一个医生。他成了当地人心目中的菩萨,他的家庭也得到很多人的帮助。

  我以前逃学,到处游荡,去很多地方,发现当你渴了饿了,帮你的那些人绝对不是高门大户,都是很普通的人。我现在容易和普通人打交道,农民工、保安、保洁员,我能和他们在第一时间达成好的沟通。

  我们做茶园助学的团队之所以能走到今天,也是因为大家都彼此关注、扶持。

  Q_你现在做的事情,和少年经历有关吗?

  袁鸿:如果牵强地说童年,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

  只是作为普通人的责任,公民的自觉。

  Q_并非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责任和自觉。

  A_我也有自私的一面,每个人都会有。只是面对现实的压力,我们要做到相对的超然,这个超然并不是洒脱,而是不受物质的干扰。我不认为拿着名牌包、开豪车就怎么样。大部分时候,我还是自卑的,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太少了,别人都在做大事,我什么都没做。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戏剧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