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近期是否会出现“用工荒”—六省用工现状调研

2012年03月21日 06:46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

  “2012春季企业‘用工荒’

  春节后一段时间,很多媒体集中报道一些地方和企业出现了“用工荒”问题,并且引起了政府有关部门的广泛关注。“用工荒”应该是指一段时间内集中化、全面性的企业用工严重短缺现象。针对近期及“十二五”期间我国到底有没有“用工荒”的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派出专题调研小组,结合已经进行的研究,对广东、浙江、河南、安徽、四川、陕西六省进行了专题调研。

  六省用工平稳、理性、缓和,与媒体“用工荒”报道形成较大反差

  2012年浙江招工难现象仍存在,但用工紧张程度比去年有所缓和,缺工行业、工种与省内产业结构基本相符。同时,由于企业在逐步改善用工环境,春节后返岗率较高。如义乌市4000家中小企业调查表明,近年来义乌企业老员工平均返厂率65%,另25%是老员工带新员工和劳动力市场招聘,缺工10%左右相对合理。

  广东企业外省务工人员返乡情况总体保持平稳,春节前全省的外省务工人员返乡981万人。截至2月13日,外省务工人员入粤842万人,为节前返乡的85.8%,入粤时间比去年延迟1—2天。2月中旬返岗率接近90%,企业节后招工以补员为主,招聘需求量和用工缺口峰值基本与去年持平。

  去年10月以来,谨慎和理性用工成为河南省大部分缺工企业的选择。今年1月,全省企业用工监测数据显示,企业缺工率为18%,连续第四个月下降。对8个省辖市一些企业的抽样调查显示,企业员工返岗率超过70%,比去年提高18个百分点。

  安徽省人力资源市场没有再现去年异常火暴的场面,求职者更加理性,“招工难”明显缓解。根据今年1月安徽省人社厅对30个国家级、省级经济技术开发区10654户企业的调查,缺工率为5.4%,全省经济开发区内企业员工流失率为0.6%。安徽省重点家电制造和快速消费品企业的节后员工返岗率都超过90%,往年春节后人员“大进大出”的局面没有再现。

  由于经济增长趋缓和出口下降,浙江、广东、安徽等省

  总体用工规模有所下降

  由于全球金融危机远未结束,世界经济增长恢复乏力,贸易保护加剧,国际市场需求下降,同时,中国经济发展遇到内部资源紧缺、环境约束和结构调整,“十二五”期间我国GDP年均增长率出现下降是必然的,中国经济吸纳就业的整体能力面临挑战。

  以浙江省为例,今年出口需求减弱和出口不稳的形势已较明朗,短、小、急单多,长单少。根据浙江省春运办监测,正月初四至正月二十一,浙江省到达客流量为556.24万人,比去年同期减少9.7%,春运达到客流最高峰为正月十五,比去年推迟3天。今年正月十五,省统调最高负荷和用电量分别为3046万千瓦和5.93亿千瓦时,分别比去年低了259万千瓦和0.56亿千瓦时,表明今年企业开复工率低于去年。

  广东的外省入粤劳动力总体规模有所下降。近两年新入粤省外务上人员只占外省务工人员的5%左右,低于以往10%的水平。

  安徽省用工专项调查表明,全省缺工50人以上企业3966户,计划招聘24.5万人,招工人数减少1.3万人,减幅达5.1%。人力资源市场用人需求同比也在减少,主要原因是预计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人工成本上升。

  中西部省份劳动力输出格局不会改变,省内转移增长较快,回乡创业和技术熟练工选择性回流有所增加,但仅能消化本地部分新增就业人口

  陕西省目前农村富余劳动力存量765万人,实现转移650万人左右,其中跨省转移五年来稳定在330万人左右。“十二五”期间,每年新增劳动力70万人,省内只能解决35万个岗位,其他需要向省外转移就业。延安、榆林、铜川、汉中等地的较快发展,带动劳动力省内转移增长,由2007年的220万人上升到2011年的327万人。得益于农民工回乡创业示范县、创业培训和政府提供小额贷款担保等政策,农民工向省内回流创业现象明显。截止到2011年,全省农民回乡创业22.4万人,创办企业9.8万个,吸收农村就业59.5万人。

  安徽省今年春节前751.58万务工人员返乡,春节后733.42万人外出务工,其中赴省外538.56万人,省内转移194.86万人。

  四川省2001年以来全省农村劳动力输出始终处于增长态势,去年达到2300万人,省内转移1092万人,增77.8万人,省外输出1205万人,减少21.4万人;预计2015年全省农村劳动力输出将达2350万人。由于“天府新区”等新的发展规划实施,2012年成都重大项目用工需求达35万人左右。

  河南省仍处于人口红利期,2300万外出务工人员中1200万去省外务工,2012年城镇200万人需要就业,农村还有800万富余劳动力需要转移就业。

  这些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十二五”期间中国就业总量压力持续加大的严峻复杂形势,另一方面说明东中西部区域之间劳动力的转移以及争夺显然被夸大了。东部地区以城市群服务化“面状”吸纳用工,中西部地区主要以大城市的新一轮工业化“点状”吸纳用工。东部沿海地区城市群相对完善的基础设施、完整的产业链和更好的生活工作环境,以及适应金融危机冲击的能力,使得中西部地区在短时间内仍难以企及。虽然中西部地区新上项目多、新增产能较快,增加了对劳动力的总需求,但在承接东部产业和企业转移时,中西部一些省市已经在招工留人方面体会到“请神”的诸多不易。中西部还需同样面对已有企业的困难局面,根本无力吸纳东部在应对金融危机和出口下滑中挤压出来的就业人口。

  工资普遍上涨,区域间工资趋同甚至倒挂现象,主要是由物价上涨、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区域竞争等因素驱动,并非劳动力供不应求的结果,却可能会加剧失业

  当前普工招工难的原因是,物价和综合生活成本上升,一些企业招聘工资低于劳动者的保障工作生活的最低成本支出。目前广东普工招聘工资一般为每月1800—2000元,而求职者普遍期望在2200元以上。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调查发现,近两三年从未出现招工难的企业在岗平均工资为每月2185.8元,分别比偶尔出现招工难企业的1736.6元/月和经常性出现招工难企业的1402元/月高出25.9%和42%。

  由于汶川地震灾后快速重建以及富士康等大项目落户成都等原因,四川一些行业省内外务工的薪酬差距缩小,2010年四川省内外务工月收入仅相差200多元。成都的最低工资标准和广东中山市相当。四川省求职者中普工大多希望每月不低于1800元。

  河南省的调查发现,新生代农民工向往大都市生活,在大城市月均2500元能够招到的技术人员,县城的中小企业需要月均3000元才能招到。

  低成本利用劳动力和低价竞争不可持续已成为共识,但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客观上会导致技术、资本对普通劳动力的替代,难以大规模增加就业

  当前各省普工和技工缺工比例基本是8∶2或8∶1左右,所谓的结构性招工难,实际上只是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继续用低工资招收35岁以下员工有困难。这是中国企业长期低成本粗放利用劳动力造成的。

  由于依靠低成本劳动力进行低价竞争难以为继,一些企业正在改善工作环境和生活质量,以企业文化价值观和个人职业生涯发展规划提高对员工吸引力的同时,已经开始加大对技术、设备的投资水平,推行低就业甚至无就业增长的企业扩张,以缓冲用工成本上涨对企业经营的影响。例如,浙江省积极推进大平台、大产业、大项目、大企业建设,产业投资转向装备制造业、重点服务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提高对员工的吸引力和工资上涨的消化力。这些资金技术密集型的新产业对员工的知识技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综上所述,近期及整个“十二五”期间,更多出现的情况仍将是较为严峻的就业形势,而不会是全局性的“用工荒”。

  课题组长:赵昌文

  课题副组长:张文魁 马骏

  报告执笔:李志能 王继承

关于用工荒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