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金融消费者维权路漫漫

2012年03月13日 14:08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金融消费者维权路漫漫

  金融消费者是特殊的消费者,因为金融产品很大程度上是无形的,非常依赖于金融机构的售后服务;因为金融产品是专业的,以至于有的金融机构在金融危机中卖出了连自己都不太明白的产品。金融消费者也是普通的消费者,也有正当的权益需要得到保护。在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将至之际,记者结合几个案例,探寻金融消费者的维权之路

  卖者有责

  “金融消费者保护问题的本源是由金融业的特殊性带来的市场信息不对称所造成的。”上海银监局局长廖岷撰文指出。

  “金融产品是无形的,是高度专业性的,因此,与其他消费者相比,金融消费者与金融服务提供者之间存在着更多更大的信息不对称,这就决定了金融消费者特别需要保护。”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杨再平在2011年两岸金融交流会上表示。

  车主陶某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在保险期间内,陶某驾车与陈某驾驶的车辆相撞,导致陈某摔出车外,恰逢张某驾车经过,陈某被张某车辆碾压,当场死亡。陈某家属起诉要求赔偿,法院判决陶某和张某向陈某家属连带赔偿25万元,其中,陶某承担6万元,张某承担19万元。判决后,陶某仅向保险公司索赔了6万元,并将其支付给陈某家属。陈某家属认为,陶某对受害人承担的是连带责任,所以保险公司应当赔付25万元。但保险公司认为,保险合同约定按被保险人的责任比例赔付,而陶某的责任比例为6万元,所以,不同意赔付其余的19万元。

  据悉,在私家车保险案件中,关于车损险合同中“无责不赔”和“按责赔付”条款的效力之争,较为普遍。“在实践中,车损险合同通常约定,保险公司依据被保险机动车驾驶人在事故中所负的事故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对此的解释为:如果驾驶人在事故中不承担责任,则其车辆损失,只能向有责一方主张,不能向自己投保的保险公司索赔。但车主往往对此提出异议。”上海一中院民六庭庭长宋航2011年11月17日在私家车保险纠纷案件审理情况新闻通气会上表示,“我们认为,车损险中的"无责免赔"、"按责赔付"条款应认定无效,理由是"无责免赔"条款的适用,使得车主能否获得理赔取决于其在交通事故中的责任大小。如果车主没有责任,便不能获得理赔,这限制了车主作为被保险人的权利,使得即使购买保险,车主也只能通过向肇事方车主主张侵权责任,才能获得赔偿。一旦肇事方下落不明、或者肇事方经济实力不足以支付赔偿款,受损车主的合法权益就无从救济,其投保车损险的目的就无法实现。”

  在前述案件中,上海一中院认为,第一,保险公司所称的“按责赔付”条款是免除其保险责任的条款;第二,保险公司在签订合同时,虽然提醒车主注意阅读合同中的“责任免除”和“投保人、被保险人义务”两个部分,但“按责赔付”条款却没有出现在这两个部分,而是出现在“赔偿处理”部分,而且也没有以其他形式提醒投保人注意“按责赔付”条款,所以,保险公司没有就该条款尽到提示义务;第三,保险公司没有就“按责赔付”条款向投保人进行说明。综上,“按责赔付”条款不产生效力,保险公司须向陈某家属赔偿19万元。

  由此可见,该条款没有效力的原因是保险公司没有尽到说明义务。《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的方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我们建议保险公司对于保险免责条款尽到明确说明义务,要充分认识到自身与普通车主之间在缔约能力和专业水平上的差异,对一些重要条款和专业术语应给予认真细致的解释和提示,尤其是合同表述中专业理解与公众理解容易产生差异的,更要通俗易懂地为车主解释清楚,并且及时固定相关证据。”上海一中院副院长宋学东在这次私家车保险纠纷案件审理情况新闻通气会上表示。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谢平指出,金融机构“有意”不向消费者充分说明产品的风险细节,这在保险产品和理财产品的销售中尤为典型。“因为信息不对称,金融消费中存在着大量欺诈和非理性行为,金融机构可能开发和推销风险过高的产品,消费者可能购买自己不理解的产品。传统理论认为,在充分竞争环境下,金融消费者是理性的,自己可以判断风险,金融机构在市场充分竞争的压力下不可能欺诈消费者。但是在现实中,由于专业知识的限制,金融消费者对金融产品的成本、风险和收益的了解根本没有办法和金融机构相比,处于知识劣势,也不可能支付这方面的成本。”谢平表示。

  廖岷也指出,金融市场中必然存在着信息不对称问题。“"无知的幕布"概念告诉我们,一份合同要对双方完全公平,必须是签订合同的双方在商讨合同条款的整个过程中,不知道自己是甲方还是乙方。显然,这种概念只能存在于理论之中。现实中所有合同或契约的条款,对于甲乙双方而言,都难以做到完全的公平或对等,只能是一种妥协的结果。具体到金融产品的合同,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信息的提供者,显然比金融消费者具有先天的信息优势,再加之金融市场及金融工具的专业性、复杂性和高风险性,金融消费者的专业知识、风险判断和定价能力无疑更处劣势。两个效果的叠加导致更为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廖岷表示。

  谢平指出,信息不对称的后果是金融机构掌握金融产品内涵信息和定价的主导权,有意识地利用消费者信息劣势开展业务。此举虽不构成法律定义上的“欺诈”,但可称之为“欺诈倾向”。“中国的很多金融机构对金融产品的信息是能不披露尽量不披露,这种倾向就是准欺诈倾向。”谢平表示,“金融监管有必要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利益免受不公平的、欺诈的交易损害。如今,监管当局强制要求提供更透明的产品信息,提高金融机构对金融产品风险、收益和成本等方面的信息披露,让消费者有充分的知情权、选择权,这很有实质意义。”

  廖岷表示,通过主动、介入式的行为监管方式,剖析商业银行各类金融产品、服务和商业模式,加深对这些领域的了解,有助于广大金融消费者消除银行业金融机构与金融消费者在金融信息上的不对等。

  但廖岷也指出,强调信息披露或提高透明度,反而会在某种程度上产生了“信息过多”带来的新的信息不对称。“美国证监会的公开文件数据库Edgar每年都要编录金融机构和其他上市公司披露给投资者的报告。这些报告冗长、空洞、缺乏系统性,也没有任何精辟的见解,但数量却达到惊人的1500万页。对于金融消费者而言,如此海量的消息是一种新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最有价值的信息反而掩盖在海量信息里。”廖岷表示,“又如当前一些金融消费者在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时,签署的文件有时多达数十份。大量专业深奥的术语、结构复杂的合同语言、隐晦难懂的假设条件,使得普通消费者很难在短时间内完全理解其意思。因此,金融消费者在购买金融产品和接受金融服务时,其判断的主要根据往往是销售人员的介绍或宣传,契约的起草与解释完全归属于银行一方。其中的信息不对称以及利益冲突显而易见。”

  “对金融消费者不公平或不公正,是一些过度创新的结构化衍生产品本身所固有的属性,比如,结构化衍生产品的契约在金融机构和消费者之间无论通过怎样的信息披露,都不可能消除两者之间的不公平或不公正,这种契约的执行从起点开始就无法同等维护双方的权益。对这种属性的缺陷,仅仅通过加强信息披露不可能彻底解决,还要依赖机构树立理性且具有良知的金融经营理念,培育尊重和公正平等对待金融消费者的金融伦理和文化。银行不但要成为赚钱的银行,更要成为受人欢迎和尊重的银行。”廖岷表示。

<<上一页123456789101415下一页>>

关于315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