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中产阶层与发展方式转变 许多人被中产

2012年02月23日 09:31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提高中产阶层比重是转变增长方式的关键环节。从中国当前的现实情况看,中产阶层规模难以扩大,重要原因在于公共产品短缺。因此,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最重要的是要以培育中产阶层群体为目标,改善公共产品供给。

  提高中产阶层比重是转变增长方式的关键环节。那么,我国目前的中产阶层情况怎样?中产阶层的壮大又与哪些改革有关?综合起来看,很重要的一点与公共产品的供给有关。

  目前,我国的公共产品短缺,需要增加公共产品供给,加强福利制度建设。但也要看到,欧债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过高的国家福利水平造成的。这就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我国的公共产品供给需要遵循什么原则,才能建立一个水平适中、可持续的国家福利制度?

  事实上,一个国家的公共产品供给是否适中,主要取决于能否有效地扩大中产阶层规模。如果公共产品供给过少或者过多,都不利于中产阶层的扩大。我国应当以扩大中产阶层为目标增加公共产品供给。

  从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看,工业化中后期之后,产生了一个中产阶层占多数的社会结构。这对于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来说,既是原因,也是结果。我国当前也处于工业化中后期向后工业时代迈进的关键时期,未来是走向两极分化还是形成中产阶层占优的社会结构,是经济发展方式选择的关键。

  因此,中国值得追求的经济发展方式,是能够确保中产阶层不断扩大的经济发展方式。中国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最重要的是以培育中产阶层群体为目标改善公共产品供给。

  1。中产阶层规模与多数人可行能力

  无论是东西方国家,现代社会起源于工业化,从工业化开始。那么,工业化能够给不同的社会群体带来什么?究竟让多少人有条件扩展他们的可行能力,让他们能够过上值得珍惜的生活?这是经济发展方式的中心问题。

  人人都成为大资本家、大政治家,有没有这种可能?这只是一种空想,在现实生活中,社会也不需要如此,也不可能提供这么多的机会。工业化近300年的历史表明,现实社会中,多数人能够成为中产阶层,就意味着他们具备了过自己愿意珍视的生活的能力。

  什么是中产阶层?所谓中产阶层,是指这样的阶层,有中等以上的收入和财富,摆脱了基本生存压力,具有较高的政治地位、职业权力、职业声望、就业能力、受教育水平,具有较强的自主性和独立性,初步具备了实践自己的精神自由、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的基本条件。

  与下层群体相比,中产阶层最重要的特征是摆脱了基本生存的压力,初步具备了追求精神自由的条件;与上层群体相比,中产阶层实现精神自由的物质条件相对不足。

  从英国工业革命和法国大革命开始,现代意义上的中产阶层出现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从欧洲和美国的经验来看,中产阶层是工业化的产物。工业革命带来了人口大量聚集的都市化,凭借自由的、不受约束的经济生活和复杂、多元的社会网络,以及随处可见的银行、办公大楼、饭店、俱乐部、电影院、博物馆、餐馆、 咖啡馆、豪华公寓、会议中心、市政广场以及跑马场、教堂这些现代公共空间,对中产阶层的成长有着重要意义的市民社会得以出现。在这里,可以看到了工业化带来的物质丰裕,使更多的人能够有条件过上丰富多彩的生活。

  事实上,检验工业化成就,从人的发展的角度看,主要体现在中产阶层规模增加的规模。现有的经济结构是否有效率,是否具有正义性,都可以通过中产阶层规模增加的快慢来检验。好的工业化模式必然能够给更多的中低收入者提供向中产阶层流动的机会,让更多的人成为工业化的受益者,而不是失败者。

  尤其是一个国家进入到工业化中期以后,也就是多数社会成员摆脱基本生存问题约束之后,中产阶层的发展必然成为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中心问题。从工业化社会向后工业社会转型是否成功,取决于这个社会中产阶层的规模能否有效扩大。没有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不可能有中产阶层规模的扩大,没有中产阶层的扩大,也不可能出现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

  一个国家在向后工业社会转型中,还要避免社会矛盾激化的发展陷阱,同样需要形成中产阶层占多数的社会结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威廉?刘易斯(William Arthur Lewis,1988)曾指出:“收入分配的变化是发展进程中最具有政治意义的方面,也是最容易诱发妒忌心理和混乱动荡的方面。”

  事实上,收入分配之所以重要,不在于数字本身的差距,关键在于它引发了人们可行能力的差距,造成了幸福感的差距。在一个经济体中,如果中产阶层的规模在不断扩大,经济发展方式达到了多数人的合意,就不会出现大的社会动荡。这就会为经济持续发展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经济发展方式就会形成一个自我扩展、自我优化的良性循环。

  相对于中产阶层规模指标来说,其他指标都只具有从属意义。比如GDP和人均GDP指标,不能揭示出经济发展成果的在不同人群中的分配状态,判断经济增长是否有效率,最终需要用中产阶层规模增长来判断。比如收入分配指标,基尼系数、城乡差距、地区差距、贫富差距等指标,也只有反映中产阶层规模才有意义。

  在工业化过程中,人们的收入分配增长不可能是同步的,工业化是一个长期演进的过程,人们从低收益的农业领域转向高收益的工业领域和服务业领域, 在时间和空间上是一个有先有后的过程。这不可能不产生收入分配差距,但只要中产阶层增加速度也比较快,这种分配差距就仍具有正义性,也符合经济效率的要求。工业化指标、服务业指标、城市化指标等,也都是如此,只有在反映应中产阶层规模增加基础上才真正有意义。

  2。欧美发达国家公共产品与中产阶层规模

  从工业化发展史上,只有当中产阶层规模减少或者难以扩大的时候,多数人会要求变革,经济发展方式才有转变的社会要求和社会动力。而国家则可以通过公共产品供给来影响中产阶层群体的规模。检验一个国家公共产品供给是否适度,是否有效率,是否体现正义,都取决于中产阶层规模变动。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发展模式的三次历史性转型,都是通过公共产品供给的调节,扩大中产阶层规模。

  第一次转型:从古典自由主义到福利国家模式的转型。是通过增加公共产品供给,建设福利国家,使得广大中低收入者能够进入中产阶层的行列。在福利国家建设过程中,由于“劫富济贫”的公共产品的增加,给中低收入者提供了发展的机会,出现了不断扩大的中产阶层,从而将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发展模式从危机的深渊中挽救出来。

<<上一页12下一页>>

 

 

关于中产阶层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