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短工一代 3年炒了5个老板

2012年02月21日 08:13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青岛城阳区流亭工业园附近,有一个叫新市民家园的公益组织,在其租用的活动室内有书屋、电影放映室、乒乓球桌等,园区附近一些务工者工余时间总会抽空去那消遣。

  上晚班的张俊全坐在书屋一角的书桌旁翻阅着当日的报纸,白皙的皮肤,清俊的脸颊,看上去一副学生相,只有略显粗壮开龟的手掌告诉你,他是个“农民工”。

  张俊全在5家工厂做过,曾经一年内跳槽3次,最短的一份工是在威海一船厂只做了1个半月。由于频繁跳动,在青岛打工3年,他自感“什么技术也没学到”,“再在青岛待半年,就准备回家学门‘铁饭碗’的技术”。他说。

  和“跪着挣钱”的老一代不同,像张俊全这样高频率地炒老板鱿鱼的新生代农民工不在少数,并且已经成为时尚。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联合工众网2月8日发布的一项就业趋势研究报告显示,“70后”一代农民工的单一工作年限一般超过4年,而1991年出生的受调查者每份工作平均只持续不到一年。

  从事一份工作的时间越来越短,最终突破底线——很多人干脆爱上了打零工。在青岛,新市民家园1月份在城阳区八个工业园区随机抽样做的问卷调查显示,有34%的人是在做临时工。

  “有些80、90后新生代农民工热衷打零工,主要感觉自由,可以自由掌控自己的时间。” 新市民家园社工杨亚霖解释说。

  新一代农民工的短工化、零工化正在对制造业雇主们造成越来越大的人力成本压力。而在一部分社会学学者看来,这正在成为一股对企业转型和社会保障体系的倒逼力量。

  “3年炒了5个老板”

  现年22岁的张俊全,是山东聊城冠县人。2008年高考落榜后,他就从一名学生变成了新生代的农民工。

  为了让他到外面学一门技术,家里花1000元找了个劳务中介,把他送到威海一家造船厂做工,可张俊全很快发现他每天的工作只是给技术工递递扳手之类的杂务,完全学不到技术,他二话不说辞了工,拿着家里打过来的300元路费去青岛。坐长途车花了100多,到青岛后花150元通过劳务中介在文具厂找了一份工,身上只剩下几十块钱,家里又给他打来100元。“自那以后就再没向家里要过钱”。

  来青岛三年,他换了四份工作。在文具厂做了两个多月,管吃住,月薪1000来块;之后在服装厂干了两个月;2009年下半年在一家包装厂做了半年,月薪1500左右。2010年又跳到一家电器厂做了一年,比在包装厂可以多赚七八百;2011年跳到一家铝厂工作至今。张俊全图的是“在铝厂自由,有活干就干,没活干就休息,工资比电器厂高两三百,在电器厂没活干也被强制打扫卫生,不自由。”

  3年做过5家工厂。频繁换工,是出于对梦想的追逐,渴望掌握一技之长,以便“在城市里体面地生活下去”。

  “真后悔高中毕业后没跟一哥们去北京学做厨师”。张俊全说,现在他那哥们在北京自己做老板开饭店,话毕,他眼神满是落寞。

  为“自由”而打工

  比张俊全小一岁的田桂臣也是新市民家园的常客。他初中毕业后在老家菏泽上了两年技校学计算机,但技校毕业后他没有干本行,而是南下广东云浮从事大理石切割,一干4年。后来在网上结识了一位在青岛打工的同乡姑娘,为了爱情,田桂臣放弃广东月薪4000多、管吃住的工作,2011年8月北上青岛,在流亭工业园也找了一份大理石切割的工作。

  这份工作不管吃住,没有社保,每月最多才只能拿到2700元。他不满意这种没有福利保障的生活,只干了4个月就辞了工,打起零工。

  “现在做零工比进工厂工资还高,做冲压每小时10元,每天10小时就赚100,还管吃,干一天有一天的钱,感觉自由,愿意去就去。” 田桂臣说。

  潍坊人高静有着和田桂臣几乎一样的年龄和高度相似的经历,初中毕业,2008年春节跟老乡来到青岛打工,在一做包的皮革厂做工,管住、管一顿午餐,但没社保,每天工作10小时,月薪2200元,干了3年半。

  她也逐渐无法忍受工厂的“不自由”——请假太难,每个月工作26天,不是全勤就得扣钱。有一次只不过请假一天,当月就被扣了200元。她一气之下离开了皮革厂。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打起了零工,

  每小时11元,一天12小时,工资一周一结,还管两顿饭,每天早晚还有劳务公司车接车送的,高静更喜欢这样的工作。她说:“做零工开钱及时,每月能赚3000多,反正都没保险,做零工还自由些。”

  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侯风云分析,企业用工不规范,没有给予员工相应的社会福利保障,他们对岗位的选择必然会变成对高工资的寻求,就出现了“零工化”。

  “短工化”、“零工化”,年轻一代农民工的高流动性,加剧了沿海工厂的用工荒,也让劳务中介公司生意红火。流亭工业园配套生活区内招零工的广告随处可见,“缝纫临时工10.5元/时,当日结算”、“招临时工白班7.5元/时,晚班8.5元/时,车接车送”。在一家汇思劳务的中介公司门面前停满了零工们的自行车,公司两辆劳联大班车每天早晚都要拉送上好几百零工。

  “比如纺织服装行业,劳务公司与企业签订的协议大概是每个零工13—15元/时,而用工市场上,零工的价格是10—12元/时,中介就赚取这差价。”青岛最大的劳务公司三洋汇人力资源招聘主管王峰介绍说,“零工一般工作都在10小时以上,劳务中介公司至少每天能从每个零工身上赚到30多元。”

<<上一页12下一页>>

关于农民工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