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高尔夫之“罪”:我们误读高尔夫了吗?

2011年11月30日 17:00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字体:

  世界上最著名的高尔夫运动员老虎·伍兹曾说:“我认为高尔夫是真正的全球化运动。”8000万全球参与者证明他所言不虚,而2016年高尔夫进入奥运会,则更让其作为一项运动所具备的竞技性得到前所未有的强化。

  然而,上月底一条越南交通部“禁止官员打高尔夫”的新闻,揭示的却是高尔夫球所具有另外一重色彩:作为一项从诞生起就注定为少数人所享有的精英运动,在新兴国家,它的背后所牵连的官员腐败、社会阶层划分、土地资源、水资源浪费乃至周遭污染等严重社会问题,都使其不再只是一项单纯的运动。基因没变,使用者变了,小小一粒白色的球,就这样背负着不可承受之重

  谁在打高尔夫

  GOLF,由以下几个美好的短语组成:Green(绿色)+Oxygen(氧气)+Light(阳光)+Foot(散步)。这是唯一一项仅靠命名便传递出全部美感的综合性运动,它的优雅和真正以放松身心为目的的环节设置,使其在几百年的流传中,渐渐由欧洲一路向外辐射,最终风靡全球。但不知从何时起,“有钱人的运动”称号却也在其传播过程中被一再强调,然而真正追溯高尔夫的起源却会发现,“贵族”、“腐败”等字眼,完全没有理由与这一“出身卑微”的运动产生任何联系——15世纪,高尔夫诞生于苏格兰草原牧羊人手中的长棍下。

  是谁在打高尔夫,谁又应该有资格打高尔夫,贵族,还是普通人?到底是我们误读了高尔夫,还是它在走向现代与走向世界的过程中发生了本质变化?

  平民,贵族

  关于高尔夫运动的起源有多种说法,流传最广的说法是15世纪的苏格兰牧羊人乐用赶羊的长棍玩一种击石子的游戏,比比谁击得远击得准,这种游戏后来就演变成为高尔夫球。“高尔夫”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十四世纪苏格兰议会中的文件中。后来逐渐引起人们浓厚的兴趣。后来传入英格兰。十九世纪末传到美洲、澳洲及南非,二十世纪传到亚洲。

  如今,在有“世界高尔夫故乡”之称的苏格兰圣安德鲁斯皇家高尔夫俱乐部,每个周末,这个古老的球场都会对市民和游客免费开放,这一天,任何人都可以理直气壮地在举办全英公开赛的场地上散步,如果赶上好天气,这里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座公园。

  作为这项运动的发源地,高尔夫在英国的平民化早已不是新闻。在这里,人们对高尔夫的痴迷丝毫不逊于足球,且由于高尔夫球场分布均匀数量较多,练习场的价格经过数百年的自我调节已经达到平民水平,有的练习场就建在路边,甚至可以免费打。值得一提的是,英国有很多公立球场,即不属个人投资、由政府建设的非赢利性球场。这种高尔夫球场的设计很简单,没有豪华的附属设施和会所,收取的费用也相当低廉。而纯粹的商业性球场仅占英国所有高尔夫球场数量的约10%,而这一比例在中国却几乎是100%。

  较之英国,美国的高尔夫球虽是后来传入,但服务相对成熟,价格也接近大众。美国有两万多个高尔夫球场,其中75%的球场都是不以营利为目地的公共球场(由政府投钱建成的)。一个普通美国人周末在镇级高尔夫球场打一场18洞的球需要36美元,大约是美国白领将近半天的收入。但若在平时,公众球场打球的消费只需10到20美元一场,收费最低只要8美元一场。美国的很多高尔夫球场对老年和少年练习者都有特别优惠。而逢父亲节等特殊节假日,折扣会更大。此外,某些俱乐部也会在自己的成立日对练习者给予优惠。并且,越来越多的俱乐部提供家庭套餐项目,在南卡罗来那的海滨城市梅尔海滩,很多高尔夫俱乐部为家庭提供服务,在成年人进行练习的同时,儿童可以享受打折甚至免费的练习,通常,这种服务没有所谓高峰时段。

  合理的价位和数量较多的公共球场,使高尔夫在概念上早已突破“贵族运动”的标签。据一位高尔夫资深玩家介绍,在美国,即使是洗车工这样的典型草根,每月拿出80美金打两回高尔夫也很从容。

  有趣的是,高尔夫在西方的传播走的是由平民影响王公的自下而上路线,但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也曾短暂出现过贵族化的趋势,而公共球场的出现拯救了高尔夫进一步滑向“少数人的封闭特权”命运。遗憾的是,在高尔夫完成其全球化的演进过程中,贵族和其商业利益得到过度强调,而公共球场环节的稀缺,使其在其他国家呈现出另外一种气息。

  少数,还是多数

  谁在玩高尔夫?从诞生地一路向西,再跨过重洋到亚洲各国,这个问题无不困扰着对于高尔夫正在或者已经发生兴趣的人们。

  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在高尔夫运动高度普及的西方,这项运动也仍未达到足球或者橄榄球式的亲民——对于场地、设备等多方面都有着高要求使它终归不属于大多数——但在以概念划分的大众流行文化层次,高尔夫毫无疑问是大多数的运动。

  “在中产阶级占据主力的西方,高尔夫的普及有着十分成熟的受众群和迎合细分市场的主动性,人们能够在合理的阶梯价位中选择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消费,这使得高尔夫逐渐成为大众流行的一部分。”在业内人士看来,有时候,少数和多数的问题与绝对数量并无关系。

  然而这一情况在亚洲国家却发生了变化。从日本早年不断传出高官涉嫌高尔夫丑闻,到韩国成为高尔夫腐败集中地,再到越南禁止官员打高尔夫,及至在中国高尔夫深陷来自社会的情绪妖魔化——问题显而易见:高尔夫到底是少数人的,还是多数人的?

  上世纪80年代,高尔夫初进入中国曾遭冷遇,相比当年,今时举国高尔夫热足见社会对这项运动的接纳。而在高尔夫圈内浸淫多年的专业人士看来,高尔夫早就不是什么“贵族运动”了,“好多年前,上海金茂中心那边的写字楼里,就经常有球场来贴小广告,卖年卡,2800块或者4800块,能打10多场球。在北京、上海,都能找到几百块钱打一场球的球场。而高尔夫练习场,办个年卡可能也就是5000块,和一张健身卡的价格差不多”。

关于高尔夫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