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从业十年高利贷老板自揭潜规则 避风险签两份合同

2011年07月25日 11:59 来源: 长江商报 【字体:

  长江商报消息投机者眼中最赚钱行业

  从业十年高利贷老板自揭“潜规则”

  货币政策持续紧缩,融资需求却未见降温,巨大的信贷需求缺口使高利贷呈现出越来越兴旺的局面。

  银根紧缩、原材料涨价、出口受阻……资金断链成为国内众多中小企业目前面临的共同困境。然而,在“钱紧”的情况下,银行又纷纷调高贷款门槛,有些贷不到钱的中小企业,只能求助高利贷。

  和银行一年6.56%的贷款利率相比,高利贷与之形成了巨大的利差,面对高额利差,除了来自民间的资本,银行、企业也积极参与其中,高利贷雪球越滚越大。

  近日,记者近距离接触武汉一位“入行”多年的高利贷老板,讲述高利贷赚钱之道。本报记者 田立平 杨金金

  走进李涛(化名)位于街道口附近的办公室,电话声此起彼伏,大厅里几个工作人员正在不停地接电话,但他的个人办公室布置得很有书香气息,到处挂着名人字画和山水图。李涛个子不高,眼睛不大,但精明干练,语速很快,思维缜密,他看起来很温和,但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自信。

  李涛今年40岁,他笑称自己已经到了“不惑之年”,他之所以愿意讲出自己的故事,觉得在这个行业混久了,感觉很乱,希望这个行业能重新洗牌。

  2001年,李涛把自己在江夏的一个养猪场抵押,在银行办了一个50万的信贷户,准备把猪场做大。正在李涛准备扩大规模时,他一个朋友找他借这50万急用半个月,愿意每天支付五千块钱利息。

  “把钱借给别人,比养猪要划算多了。”李涛又托朋友从银行借了50万,开始涉足“高利贷”。一年时间,李涛靠高利贷挣了30万。

  在朋友的帮助下,2003年,李涛在武昌开了一家担保公司,他的公司负责通过各种渠道筹集资金,再通过各种方式将钱以高利贷出去。

  贷款100万猪倌变身高利贷老板

  李涛告诉记者,他的业务在整个行业来说只能处于中等水平。他透露,借贷的利息根据贷款风险大小、行业各有不同,一是看数额,二是看借款时间,现在利息已经从最初的2分、3分跨越新高6分7分了,最高甚至为1毛到2毛了。“借的时间越短,风险越大,利息就越高。”

  “我们不缺钱,相反,我们是有钱没地方放。”李涛说,筹资不是问题,他的资金流和信息都很畅通,“银行贷款从申请到到账,一般至少要一个月以上,而且现在想从银行贷款实在是太难,但我们一个星期之内就能搞定。”

  但他表示,并不是所有放高利贷的人都很有钱,有的人通过银行贷款来放高利贷,但风险太大。“我最初也是从银行贷款来放,就感到压力大,而且资金流动不畅,现在通过筹资,资金基本没有问题。”

  通过他的讲述,一个由“银主”、中介、借款人构成的利益共同体逐渐浮出水面。这是一个庞大的高利贷市场,在这个市场中,那些既有闲散资金又追求更高收益的人通过中介将钱借出去,处在利益链下方的中小企业正在以这种方式被“拯救”。

  “银行有时候也充当了中介。”李涛称,做这一行,在银行没几个靠得住的熟人是不行的,他称,陪银行的信贷主任吃饭唱歌是常有的事情,今年以来央行的三次加息,银行收缩信贷规模,导致一部分客户贷不到款,只能转向民间贷款。更让他收到一些质量很高的客户。

  钱生钱 资金流和信息很关键

  规避风险 “两份合同”不怕不还钱

  为了尽量减小放贷风险,在借款之前他也是早有防范。

  “借钱的周期很短,最长不超过半年,借一天两天都行,但现在一般都在3个月以内。”李涛称,高额的利息使得借款人不敢借太长时间。

  当记者提到很多借款人因无法还钱而逃跑时,李涛笑了,“我们签的有合同,不怕他不还钱。”据了解,在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倍以内的民间借贷是受法律保护的,但按武汉现在的民间借款来看,其年利率早已经超过这个范围。

  李涛告诉记者,以一万块钱为例,假如利息是一毛,他们借出去时签的公开合同利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之内,但借款人必须先支付这个利息差额。另外,他一般还会和借款人签订一份私下合约,包括买卖协议和全权委托协议,假如借款人违约或无力偿还的情况下,他有权处置借款人的抵押物。

  当然,并不是签了两份合同就能确保万无一失的,李涛称有的“账外账”也让他头疼。一次,一个企业主以个人身份和他签订了一份协议,但后来借款人逃跑,由于这种个人贷款不能进入企业的财务账目,企业也不会还钱给他,他只好去把借款人的宝马开来做抵押。但由于借款人逃跑,宝马车不能过户,也不能变卖。“我只能自己开,但这个人还和其他人借了高利贷,我每天还要把车牌挡起来,不然别人也会来抢这个车。”李涛说借钱的风险大,他心里常常也会有种慌乱的感觉。

  李涛称,现在企业主和他签借款合同,他一般会加一条,如果企业主逃跑,企业主的公司负有连带责任。

  李涛称,他的收入主要来自于直接放贷的高额利息,但直存款的中介费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直存款即借款人虽然符合银行的信贷标准,但银行的信贷额度已经用完,没钱放贷。这时,就有“银主”(资金充裕的个人或企业,有放贷需求)将约定款项存入指定银行,银行有了钱,再按正常程序向借款人放贷。

  在这个过程中,借款人除了要给“银主”利息,还要给银行经办人一定的“手续费”。不过,这种贷款利息相对较低,月息不超过8%。

  李涛介绍,“银主”必须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一般以年为周期)不查阅、不调动银行账户内的款项,“银主”不仅可以收取借款贴息,还能得到银行存款利息;而借款人不仅要支付贷款利息,还要一次性给“银主”现付贴息款。

  李涛在这个过程中充当了中介的角色,他必须要沟通好“银主”、借款人、银行三者之间的关系,而且绝对不能让“银主”和中间人见面,否则,高额中介费就有可能飞走。当然,并不是每单生意都能做成功,问题多数出现在“银主”和银行之间。

  “银行希望‘银主’是活期存款,不希望是定期。”李涛说,如果是一年期定期存款,银行必须上报央行并受到监控;,活期存款则不必上报,银行的操作更加“灵活”。

  “银行发放的这种贷款其实属于灰色操作,没有关系是不行的。”李涛称,他每年花的关系费用也不在少数。

  高利贷内幕: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