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老油画”的春天来了?

2011年05月03日 06:00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字体:

  虽然油画作为一种绘画技术早在明代就已传到中国,但是,油画艺术真正进入中国美术史其实只有一百多年的时间。当中国的当代油画屡屡创下天价、受到中外各路藏家热情追捧的时候,中国油画史前半个世纪所产生的“老油画”们,却一直处在被忽略的状态,或者更直白地讲,“还很便宜”。

  这不禁让人不解:如果近现代“老油画”价格不高,那么,当代油画“天价”的理由在哪里?目前艺术市场几乎是围绕着古代艺术品和当代艺术品旋转的,“承上启下”的近现代板块为什么恰恰没有火起来呢?

  《生生息息之爱》创下最高纪录

  在刚刚结束的香港苏富比2011年春季拍卖会上,“二十世纪中国艺术”专场成交异常火爆,总成交额达2.36亿港元,不仅超越拍卖前估价一倍,而且创下了苏富比“二十世纪中国艺术”专场有史以来的最高总成交纪录。其中,朱德群《冬之灵感》以2866万港元成交;赵无极之《兰德斯之松》以2306万港元成交,超出预估价五倍。

  由于在指标性拍卖公司中拍卖时间最为靠前,因此每年苏富比的春秋两季拍卖都被看作是当季整个市场的风向标,此次其“二十世纪中国艺术”专场的拍卖成绩也受到了不少业内人士和油画藏家们的关注。

  “相对于徐悲鸿、林风眠等在国内知名度、认可度都非常高的油画家,以赵无极、常玉、朱德群等为代表的海外华人油画家过去可能是被市场忽视的。” 北京匡时拍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尤永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但现在看来,这一板块的市场已经开始在发生一些变化。”

  不过,虽然早期油画在今年春拍上的表现不俗,但是相对于当代油画还是逊色了不少。同样是在苏富比春拍中,以当代油画作品为主的“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专场上,105件作品取得了4.27亿港元的总成交额。其中,张晓刚在1988年的重要代表作《生生息息之爱》 (三联作)以7906万港元成交,折合人民币超过6656万元。这不仅刷新其个人拍卖纪录,也超越此前曾梵志《面具系列1996 No.6》创下的7536万港元的纪录,成为了当代中国艺术品拍卖的最高纪录。

  虽然就这两个专场而言,并不具有什么可比性,而且单场拍卖的价格与拍品有很大关系,并不能得出具有普遍意义的结论。但是,相对于运行在几千万价格区间的当代油画而言,近现代“老油画”的市场价值确实存在被低估的状况。

  “这其实反映出了我们整个艺术市场还处于一个初级阶段,大家对于事物的认识还不全面。”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负责人赵力教授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中国早期油画的艺术价值和在艺术史上的地位毋庸置疑,而且非常稀缺。比如,徐悲鸿的油画作品多少张,加起来肯定比他的国画作品要稀缺得多。但是,早期油画现在的价格非常便宜,原因是多方面的。”

  赵力认为,一方面是由于很多人缺乏对美术史的完整认识,“不要说藏家,就是我们很多美术馆都没有一个完整的收藏。”

  而另一个方面的原因则是,很多人认为收藏老油画的门槛会比较高。“近现代的历史看似很近,但整个艺术作品的鉴定、鉴赏活动并没有开展起来,所以很多人认为可能有一定的门槛。但其实像常玉、赵无极、朱德群,都有很全面的画册全集,这种全集对他们不同时期的作品都有一个整体的梳理。只要收藏者肯去学习,还是有途径的。”他说。

  被忽视的半个世纪

  油画是一种源自西方的绘画语言,早在明代就已经传到中国。但是,当时大多是在宫廷和贵族圈子内用来绘制皇族显贵们的人物肖像,它们最主要的意义还是在于其历史价值,而非艺术价值。

  实际上,油画真正融入中国美术史也就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从以徐悲鸿为代表的第一代油画家起到现在,油画在中国走过了一百多年历史。而在这一百多年的前半段,也就是主要创作生涯在1949年以前的艺术家们,对于中国美术史来说是非常珍贵的。”尤永说。

  “很多早期油画家都有在欧洲、美国等海外生活、创作的经历,因此,会有一些欧洲和美国的藏家最早开始收藏他们的作品。”赵力说,“而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市场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随着亚洲四小龙经济的发展,他们的收藏市场也出现了第一次转折,开始逐渐回到东方市场(000301)。这一时期,台湾、香港的艺术市场开始火热起来,很多港台藏家开始涉足这一板块。”

  而这一板块在拍卖市场上的形成要到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标志性事件就是苏富比、佳士得开始相继推出新板块——“二十世纪亚洲艺术”,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中国艺术。但是,在国内,这方面还几乎是空白。即使是现在,近现代艺术板块在国内拍卖市场仍然比较模糊,很多拍卖公司将其与当代“混编”,成为现当代专场,其中又以当代为主。

  话语权开始转向内地

  王先生过去一直比较专注于中国书画的收藏,但是最近他却一直在研究林风眠。记者在嘉德四季拍卖的预展上遇到他,他告诉记者,最近计划出手一两幅中国书画藏品,然后再买几幅早期油画。“这块目前关注的人不多,价格还比较低,还在我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他说,“而且我相信,这一板块肯定是会补涨的。”

  赵力和尤永对市场和藏家的这种变化也有很强烈的感觉。“内地的收藏家在最近五年已经开始逐渐入手购买一些重要的早期油画作品,当然购买的渠道主要还是通过香港的一些拍卖。”尤永说,“但是,现在这个板块有逐渐转移到内地来的趋势。从这几年观察到的情况来看,这一板块的买家目前基本上都是内地的。”

  而国内的拍卖公司也已经开始逐渐推进这一板块。“我们今年春拍就从一位台湾藏家手里拿到了常玉一件非常重要的作品。如果在过去,很难想象台湾藏家会把常玉、赵无极的作品委托给内地的拍卖公司。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内地藏家在这一板块的影响力。”尤永说。

  尽管市场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是对于老油画的市场前景,尤永和赵力都非常看好。

  尤永认为,根本动力会来自于藏家的成长。“在中国,特别是内地,你几乎找不到一个收藏家能够拥有二十世纪完整的收藏名单,其实即使是美术馆,都很少可以做到。但是,对于很多收藏家来说,当收藏发展到一定的规模以后,是需要一个完备、完整的美术史的概念来支持他的收藏。现在市场发现缺乏这些东西,市场就会去找。这也是市场转折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他说。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