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北京每辆出租车利润高达40万元 上海将下调份子钱

2011年05月02日 15:32 来源: 中央电视台 【字体:

  主编:熊曼琳编导:高杨、周羿翔、顾智义摄像:沈焱、白羽、吴佳亮

  主持人: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从5月1日开始,上海出租车将下调承包指标,俗称"份子钱",并为出租车减免部分税费支出,每车每月可减负350元左右。这个决定在整个出租车行业引发了极大的关注。同时也把一个行内的焦点问题----"份子钱",暴光在了公众的视野中。出租车每月究竟需要交多少份子钱?份子钱对出租车司机意味着什么?每月降低350元的份子钱能为上海的出租车司机减轻多大的负担?让我们先去体验一下一位出租车司机的一天。上海的张师傅告诉我们,每天他一睁眼就先欠了650元。

  凌晨5点

  张师傅是上海崇明人,从2002年开始他就当上了出租司机,现在已经9年了。

  张汉东上海出租车司机

  记者:这个时候路上没有什么行人,好像也没有啥生意嘛。

  张汉东:起得早呢,总归是有一差做一差。

  终于看到前方有人招手,张师傅急忙停车。

  张汉东:你好!

  乘客:我到地铁站,1号(线)地铁站。

  5分钟后,车子到达目的地,这是张师傅今天的第一笔收入12元,这时距离他出门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在路上,记者也跟张师傅聊起了上海的出租车份钱下降的事。

  记者:现在这个份子钱需要多少?

  张汉东:一辆车一万多吧。

  记者:那前段时间不是说那个要降掉350吗?你觉得这个对你们影响大不大?

  张汉东:影响不大,因为从总体上来说,300多真的降的很少。

  张师傅尽管觉得份钱下降的幅度有限,但是每月可以多收入300多元,相当于他多干了一天的活,毕竟是件好事。

  张汉东:不过能降总归还是好一点。

  截止到下午一点,张师傅工作已经有8个小时,收入是200元。

  在上海的钦江路,很多上海的的哥都在那边停车吃饭。下午1点半,张师傅来了,他的脸有些疲倦,现在他已经工作接近8个小时,一共收入200元,离650元的成本还有450元。

  张汉东:拿份8块钱的。

  张师傅最常吃的一份套餐,1荤3素,八块钱,是最便宜的套餐。

  记者:张师傅经常来这里吃饭?

  张汉东:哦,对,是的。

  记者:但经常来这边吃的话,会不会觉得腻味?

  张汉东:腻味肯定是有的,但是为了省钱嘛。

  记者:为了省钱?

  张汉东:对,这比较稍微省钱一点。

  张师傅告诉记者,他做过很多比较,发现这家餐馆价钱便宜,味道还不错,所以经常来这里吃饭。吃完饭,张师傅走到开水罐前,把茶杯灌满,然后匆匆接着兜生意去了。

  截止到晚上8点半,张师傅已经工作了15个小时,收入是650元。

  晚上8点半,在浦东荣成路一家小饭店,张师傅在吃晚饭,这时他已经工作了15个小时,一共赚了650元,这也是他每天要交给公司的份钱。

  记者:张师傅这么晚才吃晚饭?

  张汉东:对,平时都是这样。

  记者:那是不是吃完晚饭就直接回家睡觉了呢?

  张汉东:哦,没有,还要干。

  记者:还要干?

  张汉东:对。

  记者:那你今天都已经干了快15个小时了吧?

  张汉东:对。

  记者:还继续干,身体吃得消吗?

  张汉东:没办法啊,因为现在刚刚做出了本钱,钱还没赚到呢,还没赚钱呢。

  记者:接下来赚的钱才是利润?

  张汉东:对。

  吃完饭,张师傅依旧把茶杯冲满,然后行色匆匆,消失在夜幕中。

  截止到凌晨3点半,张师傅工作已经22个小时了,收入是900元。

  凌晨三点,张师傅的工作终于结束,从昨天凌晨5点半,到现在,他一共工作了22个小时。

  记者:张师傅今天咱们有多少收入?

  张汉东:900块钱左右吧。

  记者:那算纯收入呢?

  张汉东:去掉指标(份子钱)和油钱的话,还有两百多一点,这是净收入。

  记者:那咱们一般的话一个月能有多少收入?

  张汉东:3000块钱左右吧。

  张师傅的房子租在上海外环,一间20平米左右的老公房,厨房和卫生间都很简陋,卧室内也很简单,一张床,一台电视机。每月3000元的收入除去房租800元,自己每月的开销五六百元,还能剩下1600元左右,主要负担在上海郊区的妻子和孩子的生活。

  记者:每天是不是都觉得回来都蛮寂寞的?

  张汉东:哎,那是肯定的,因为我老婆孩子都在崇明嘛,崇明么,哎,不像他们天天都见,我要一个月回去一次才能见到他们。

  记者:会不会特别想他们?

  张汉东:想,反正就是在休息天嘛,休息天我基本上都是,都会打电话给他们,问一下,因为小孩子么要中考了,问一下情况,然后身体怎么样。

  凌晨4点,记者告别了张师傅,祝他好梦。

  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张师傅可以轮休一天。

  主持人:一天个工作22小时,除了汽油钱和份子钱,净赚只有200多元,然而就这样拼命工作,张师傅每个月平均能拿到的收入也就3000元左右。究竟什么是份子钱?为什么要交份子钱?究竟是谁来决定交份子钱?我们继续在上海进行了调查。

  记者在上海市出租车协会,找到了协会秘书长陆家骏。陆秘书长告诉记者,2006年前,上海市出租车双班车份子钱为9800到10500元,从2006年开始,上海已经连续四次采取降低出租车份子钱,累计降低费用达1800元每车每月。这次降低份子钱的目的,就是要继续提高出租车司机的收入。

  陆家骏上海市出租车协会秘书长

  陆家骏:我们原来司机的份子钱,已经下降了好几次,这次微调又下降了一点,司机收入上涨比较慢。

  陆秘书长认为,这次下降300元的份子钱,企业已经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以后没有再降低份子钱的空间。

  记者:份子钱从你们角度看,有下降空间吗没有?

  陆家骏:没有,已经没有下降空间了。

  记者:为什么,怎么来判断?

  陆家骏:因为没有了,从9500,我们当时的利润是8%到10%,降到8500的时候,利润是6%,现在又降300,他的利润就没有了,我们5家大的公司都是上市公司,他的基本利润是6%,如果低于6%上市公司的效益就不行了。

  但当记者问道出租车公司的成本到底是多少的时候,一位曾经做过出租车汽车老总的行业协会秘书长,却回答闪烁其辞。

  记者:你能告诉我成本的构成吗?

  陆家骏:这个成本构成很多了,一下子就说不清楚了,他有国家的一块,企业管理的一块,有税费的一块,有司机福利的一块,很多块组成的。

  张波是海虹出租车公司的司机。他告诉记者,他现在每个月交给公司份钱是6375元,加上养老保险以及其他配套费用,一个月差不多要交8000元左右。

  张波海虹出租车公司司机

  张波:这个我们不了解份子钱的构成,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可降的空间,希望能够增加一点透明度吧,能够让我们驾驶员了解一下公司成本的运行状况。

  徐国祥是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主任,2009年开始,他们做了一份出租车行业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出租车司机普遍认为承包费用过高。

  徐国祥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主任

  徐国祥:我们曾经做过调查,出租车司机反应的主要有三大问题,一个是油价贵,一个是承包费高,第三就是黑车猖獗。

  然而陆秘书长始终强调出租车公司的成本很高,利润率低。他告诉记者,10年以来,上海市出租公司由原来的600多家,降到了现在只有160家。

  陆家骏:中小企业,因为经过份子钱降价以后,企业没法经营,多半企业都关停转掉了,你假如这样下去,小企业全关掉。

  在记者的不断追问下,陆秘书长列举了几个出租车公司的主要成本。

  陆家骏:上海是国际大都市,成本高。场地费一天50万,几个大公司的调度系统,强生公司的调度系统,硬件的成本就是1000万,他有100个人坐在那里,一天要调2万多次车,它没有那么多电话进来调车,它就要一千万利润,你这个成本要不要放进去,今年马上出台镇保转城保,每个司机要增加300块钱,两个司机就600块钱,这600块钱一年就是7000多啊,费用又要增加,利润又要少。

  在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主任徐国祥看来,由于出租车企业没有产品的定价机制,出租企业的运作不完全是市场化,因此,出租车行业是一个准公益性的行业,是城市公共交通一个重要的补充。因此,政府就要协调好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和乘客直接的关系。

  徐国祥: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也不能太低,它低于其它行业水平的话,出租车司机也没有积极性,你把出租车的起步费运价提得太高,乘客也会很少,翻过来也会影响到司机拉乘客的数量。

  主持人:究竟为什么要收这么高的份子钱,到现在还是一笔糊涂账,行业协会说他们现在利润非常低,但是又说不清开支究竟在哪些环节。这也成为社会各界和司机朋友们广为质疑的一个问题。上海出租车一个月降350元的费用,虽然只是一个杯水车薪的举动,但毕竟让份子钱有了向下松动的可能性。实际上,出租车份子钱过高的问题不光出现在上海,稍后看看我们在其他城市的调查。

  主持人:目前全国出租汽车总数超过110万辆,出租汽车司机有200万人左右。尽管他们分属于无数个出租车公司,有着不同的管理方式,但是有一件事情是所有的司机每个月都要做的,那就是给管理公司交份子钱。和上海的张师傅一样,北京的李师傅两口子也在为每天都要上交的份子钱而发愁。41岁的李师傅是北京出租车公司的一名普通司机,下午两点,当记者见到李师傅的时候,她正在为今天的生意不好而发愁。

  李师傅:这两点多钟,打车的人少啊。

  记者:早上几点出门的?

  李师傅:八点多钟。

  记者:到现在拉了多少钱了?

  李师傅:到现在拉了160多了,170了

  记者:那这份儿钱够了吗?

  李师傅:不够。

  记者:加油钱,加份钱,大概应该你得拉多少钱?

  李师傅:我得拉300多。

  记者:那现在油钱都还没有挣回来呢?

  李师傅:没有呢

  李师傅和丈夫承包的是双班出租车,每月要交给出租汽车公司的车份儿钱是8100元,再加上一天360元左右的油钱,两人每天的成本是600元。

  记者:你每天得开多长时间?

  李师傅:每天得开10个小时,10多小时,夜班是我老公开。

  记者:他一般几点钟接车?

  李师傅:从晚上6、7点钟,一直到早晨4点多钟。

  尽管夫妻俩每天起早贪黑,但李师傅告诉记者,他们的收入却并不高。

  记者:每个月收入能有多少?

  李师傅:我们俩个正常开的话,一个人2000多块钱。

  在大街上空驶了近半个小时后,李师傅终于拉到了一位客人,这趟活是26元。

  前一位客人下车没多久,李师傅又拉上了一名乘客,这趟活还不错,是去鸟巢的,车费有40多元。到下午四点,李师傅挣了240元,距离300元的成本还差60元。从早上八点出门到现在,8个小时过去了,李师傅还没有开始为自己赚钱。

  李师傅:高(份钱),太高了,可是没有办法,现在公司就这么包车,就这么包,你只要想干你就这么开,要不然除非你不干这个工作。

  晚上7点,到了该和丈夫交接班的时间。这时候,李师傅已经连续工作了10个小时,毛收入326元。她说,由于中午吃饭花了20多块钱,实际的收入正好是300元,刚够一个白班的成本。这也就意味着,自己这一天就算是白干了。

  回到家里,李师傅的爱人已经准备好了晚饭,每天这个时候,是夫妻俩唯一有空见面说上几句话的时间,而谈话的内容还是离不开出租车。

  李师傅:一会儿你把油给加了。

  李师傅丈夫:(油表)亮灯了吗?现在。

  李师傅:没有,还剩半格。

  李师傅丈夫:半格,就得照着380左右(加油),370最起码。

  上海市下调出租车份钱的消息,也成为夫妻俩谈论的话题。尽管他们也希望北京的出租车份钱能像上海那样下调,但李师傅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公司还在酝酿上涨车份儿钱。

  李师傅:公司也在喊,公司的利润也就几百块钱。

  记者:一个车一个月?

  李师傅丈夫:对,实际上我们也不信,我觉得他们可以自己压缩一下成本,不能说提高司机的车份来弥补。

  杨师傅告诉记者,他和妻子开双班出租已经有8年时间了,由于长期开夜班车,落下了一身的病,最近几年尤为严重,时常要住院治疗。

  一些大大小小的药盒,都是杨师傅每天必须服用的。尽管医生告诉他,目前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开夜班车,但面对每月8000多元的车份钱,杨师傅不得不硬撑下去。

  李师傅丈夫:去年我病了,住院什么的,该交份钱你还得交份钱,怎么办?你就得靠平常多干着点,才能把这个给弥补上,你才能挣到兜里的钱。

  再过几个月,杨师傅那辆车的三年承包合同就要到期了。而根据公司的规定,如果更换新车,每月的份钱还要再加1000块钱。

  李师傅丈夫:所以我们就不打算接新车,也不打算(再干了),先休息休息吧,太累了。双重压力,因为这个车的油价太贵,使油比较贵,然后车份再挤压,要你多交,我们的利润空间就很小很小了。

  晚上8点,开夜班的杨师傅要准备出门了。

  李师傅:慢点啊。

  李师傅丈夫:好嘞。

  李师傅:早点回来。

  出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记者:准备开到明天什么时候?

  李师傅丈夫:今天出来有点晚,怎么也得到(凌晨)三点钟、四点吧。

  记者:给自己定了任务吗?

  李师傅丈夫:这一晚上得照着四五百块钱吧,要不然的话,够油钱不够份儿钱,够了份钱没有自己赚的。

  记者:注意安全,希望你能多挣点。

  李师傅丈夫:谢谢,再见。

  主持人:北京市出租车份钱的上限是:单班每车每月5175,双班单人不超过80%,即8280。这个数字是怎么制定出来的呢?出租汽车的份钱究竟包括哪些成本呢?为了了解出租车公司的运营成本,记者试图联系北京最大的几家出租汽车公司,但这些公司以各种理由拒绝了我们的采访。随后,我们又向北京市出租汽车的管理部门------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运输管理局传真了采访申请函,但截至节目播出,我们也没有得到任何答复。究竟份子钱给出租车公司带来了多大的利润呢?

  由晨立社会经济学家

  由晨立:(出租车)这方面的行业数据实际上是不公开的。

  长期从事社会经济学研究的学者由晨立,几年来深入国内十几个城市,专门跟踪调研城市出租车行业的发展状况,他告诉记者,出租车公司的运营成本一直都是个谜。

  记者:到目前为止,有没有一个城市的管理部门也好,或者出租车公司也好,真正向你公开过他们的数据?

  由晨立:到目前为止没有,很多地方说我们这个是比较保密的数据,或者什么的,不便公开。

  在由晨立看来,出租车公司运营成本之所以难以公开,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行业垄断。

  由晨立:这个行业特别强的行政管制,就形成了一个,有高额利益的垄断集团,包括垄断者和管制者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然后他们的利益获得究竟有多少,然后他是如何支配的,实际上都是非常难以公开的。

  由晨立告诉记者,目前唯一一份公开披露出租车公司运营成本的文件,是2006年北京市出租车运价听证会期间,出租车企业提交给听证会代表的一份审计报告,其中列举了驾驶员工资、车辆折旧费、五险一金、管理费等13项开支。

  由晨立:那我(公司)完全可以把这个财务说成是零利润的,这个都没有问题,就是它的日常的经营成本,就是完全不受控制,一方面是它可以任意的通过做账来报出来;另一方面,你也许用其中的大半都付了人员工资,或者给经理,或者管理层开了高薪,你依然可以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声称自己没有利润了。

  由晨立以一辆双班制的北京出租车为例,为记者进行了成本和利润的测算。出租汽车公司的成本主要包括:买车、保险、司机工资、社保等项目。司机每月交给公司的"纯份钱"平均为6000元,按新车8年的运营期限计算,公司仅单车收取的份钱将近58万元,扣除新车购车款10万元、保险8万元,每辆车的实际利润为40万元!

  由晨立:这40万都是与日常出租汽车经营没有任何关系的,我们说它的空间有多大,如果在40万里,无论是公司日常运营,比如说租场地,交水电,然后纳税,或者说是人员的工资,或者说它一些公关的费用,或者说日常运营的费用,这些东西,无论你的消费有多高,你的成本有多高,都和出租车行业日常的经营没有任何关系,不为这个行业创造任何价值。

  由晨立认为,要解决目前国内出租车行业存在的问题,关键还是要打破垄断。而在欧美国家,出租车行业的改革经历了从"数量管制"、"价格管制"向"质量管制"和安全管制转变的过程。英国伦敦的出租车改革,在放松数量和价格管制的同时,加强了对出租车的质量管制。改革使得大量新的从业者进入这个出租车行业,通过竞争使降低了出租车价格降低,同时,出租车数量的增加了,大幅降低了乘客的等车时间。一项全球出租车年度调查显示,伦敦出租车由于拥有态度友好、精通路线的司机,连续数年被评为世界最佳。在美国纽约,多年前出租车牌照数量就被严格管制,基本不再增加。但从二十世纪50年代开始,"约租车"市场开始兴起,和传统出租车的运营方式不同,"约租车"不在街头"扫客",也不在机场、火车站、酒店蹲点候客,而是在固定一个停车场所,由乘客根据自身需求,通过电话预约的方式接受租车服务。约租车分为三类:一美元就可以乘坐的社区车、服务于商业客户的黑色车和几百美元租一天的豪华车。目前,纽约市"约租车"的数量达4万多辆,是传统出租车数量的3倍。

  由晨立:实际最根本的解决方式,应该是破除行业垄断管制,只要你破除垄断管制,任何的垄断利润就不会存在了,它竞争者通过竞争者进入,来压缩利润空间,然后通过自由竞争来降至价格。

  主持人:如果按照由晨立研究员的说法,每辆出租车运行8年的纯利润为40万元,平均每年5万,那么北京几家出租车公司的确是收益惊人。出租车的价格一涨再涨,而出租车司机还不得不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才能挣到属于自己的钱,在这种背景下,无论是乘坐出租车的乘客,还是出租车司机,确实有理由要问,这个份子钱究竟是如何计算的?是怎样分配的?出租车运营公司的利润究竟有多高?我们知道出租车行业和许多行业不同,它有着较强的行政管制色彩,市场准入、价格、数量都有行政管制的介入,我们也希望这种行政力量能够帮助公众了解出租车的价格形成机制,让出租车这个行业发展得更健康,让城市更和谐。无论上海的350元是多是少,是否还有降的空间,但上海行政部门毕竟让份子钱降了下来,这是一个让人欣慰的进步。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