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邓聿文:“约谈”日化企业彰显 发改委价格调控手段进步

2011年04月06日 13:52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字体:

  近期引起社会关注的日化企业涨价一事,在国家发改委对部分企业的“约谈”下被暂停。联合利华在其声明中就明确表示,暂缓调价的决定是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要求”而作出的。这说明价格主管部门的及时干预还是对企业的涨价决定起到了作用。

  3月下旬,有传闻称联合利华、宝洁等四大日化企业计划于4月全面上调洗涤类日化用品价格,涨幅大约为10%。由于涨价的时间比较集中,品种比较多,范围比较广,在通胀背景下,无疑会引发民众对物价连锁上涨的担忧,从而导致一些地方民众进行恐慌性抢购。这种情况下,价格主管部门有必要对企业的涨价决定进行调查。

  在日化这个充分竞争的行业,有外企,也有民营企业,产品和品牌都非常丰富,消费者选择范围非常广泛,一般情形下,企业是不敢贸然涨价的,否则,没有价格优势将可能失去市场。这也就意味着,通过市场竞争这只“看不见的手”的作用,自动会达致一个企业和消费者都接受的的价格均衡。唯一的例外是,市场上的几家主要企业从寡头竞争走向价格同盟,联合起来涨价,此时由于失去竞争的制约作用,有可能或者势必会造成全行业的价格上涨。因此,要防止企业价格串谋,需要政府介入和干预。

  从媒体的报道来看,本次几个主要日化企业的涨价决定有串通涨价的嫌疑。就此而言,国家发改委的及时干预是正确行使政府职能的体现。因为无论根据《价格法》还是《反垄断法》,对于经营者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或者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物价的行为,以及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固定或变更商品价格的垄断协议等,价格主管部门都要进行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作出相应处理,否则,政府部门就存在失职。

  当然,政府的干预应该根据不同的情况采用不同的方式和手段。国家发改委这次用“约谈”的形式而非行政命令不准企业涨价,也反映了政府能够自觉地把握自己的角色。毕竟几大日化企业并未正式涨价,只是给经销商等发布了涨价信息,如果政府动用行政权力不准企业涨价,则是一种明显的越权行为,超过了政府调控应有的限度。

  另一方面,在国家发改委经过调查,显示目前尚无证据证明日化企业有串通涨价的行为后,企业对产品涨价与否,就完全是企业自己的事情,政府无权干涉,也不能去干涉;即便干涉,企业也完全可以不听。市场经济下,政府必须严守自己的边界,给予企业充分的行动自由和自主决定权。只有这样,政府和企业才能做好各自边界内的事。

  客观地说,这次日化企业的涨价决定缘于受到了很大的成本压力。由于去年下半年以来上游原材料石化产品、植物油、无机化工产品等价格上涨幅度较大,再加上各地工资普遍提高,以及广告和促销员等营销费用的上涨,从而给日化企业的生产成本带来了很大压力。

  国家统计局对我国规模以上日化洗涤企业的统计显示,去年日化行业主营业务收入比上年增长了14.88%,但行业利润却下降了5.99%,企业亏损面达到15.35%,亏损额比上年增长了49.39%。尤其是本土日化企业洗涤类产品的平均毛利率是7%,净利率仅有3%。面对此种状况,一些大企业通过自身的努力或许能消化大部分成本压力,小企业则几乎无能为力,因此,如果不合理上调价格,等待这些小企业的很可能是倒闭。由于日化行业外资品牌占主导,本土企业的消亡其实更有利于外资企业对市场的占领。

  所以,这一事件告诉我们,在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企业有自主决定产品价格的权力,政府对企业的干预,当且仅当企业违反了相关法律时,而且主要是通过事后的处罚来体现政府的权威和维护市场秩序。这应该作为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干预的一条基本原则。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