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唐钧:鼓励民办营利和非营利医院

2011年01月05日 13:06 来源: 广州日报 【字体:

  除了兴办市场化的私立(民营)医院之外,也可以考虑兴办非营利的私立(民营)医院,亦即慈善性质的医院。营利的医院和非营利的医院经营方式是不一样的。

  唐钧,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

  据日前《广州日报》报道:广州市最近公布了“新医改方案”,鼓励社会资本举办康复医疗、特需医疗、专科医疗等社会需求和特色明显的医疗机构;支持港澳医师到穗办门诊部、诊所;力争到2011年民营医疗机构实际床位数、门诊服务人数分别达到总量的15%。

  参考国际经验,一个比较完整的医疗服务体系通常会包括三个层次:基层医疗服务体系、公立或保障性的医疗服务体系和私立(民营)或市场化的医疗服务体系。这三者有可能形成一个结构分化又功能耦合、有机互补的医疗服务大系统。

  在前些年有关医改的全民大讨论中,“全民医疗服务”模式因预约看病排队轮候时间太长而饱受诟病。但是,在实施全民医疗服务的国家或地区,常常还有一个由私人医生和私人诊所、私立医院组成的私立医疗系统,这样就多了一层选择,分流了一部分图快捷方便又愿意为此多花些费用的病人。当然,医疗服务的质量能够得到保证是此类制度安排的前提。

  近年来,由社区医疗构成的基层医疗服务体系正在逐渐推广普及,公立医院改革也经常传来新信息。但是,民营医疗机构这一块却未见有实质性的新进展。

  “十一五”以来,医疗保障的落实,医疗服务的改革,确实使中国社会的医疗服务需求增长。但是,这样的需求增长并非是因“刺激”而“诱发”出来的额外需求,而是原来被压抑的合理需求的正常释放。须知,本世纪初的一次相关的权威调查表明,近50%的人生了病不看病;近30%的人该住院不住院。新医改的结果,首先是使相当一部分人获得了医疗服务的“可及性”,从而使原来“可望不可及”的看病住院的奢望得以实现。然而,这也使原本就忙得不可开交的公立医院忙上加忙。

  实际上,要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除了在“公立”的方向上找出路以外,还可以在“私立”亦即“民营”的方向上另辟蹊径,分流一部分支付能力较强的病人。现在很多公立医院都在兴办以赢利为目的的“特需门诊”和“高端服务”。从理论上说,这是有问题的。既是“公立”,就是拿纳税人的钱开办的,就应该把公益放在首位,就应该实行“非营利”经营。如果“利”字当先,方向就不对了。如果将“特需门诊”和“高端服务”转移到“私立”领域,应该更顺理成章。

  广州市的医改新政无疑是明智的。当然,除了兴办市场化的私立(民营)医院之外,也可以考虑兴办非营利的私立(民营)医院,亦即慈善性质的医院。这样的医院在世界上并不少见,尤其在华人聚居的国家和地区。但在中国,形形色色的慈善事业什么都有,似乎还未曾见到真正为穷人服务的慈善医院。笔者前不久给香港的工商界人士讲课,就和他们讨论过这方面的问题,他们是有心做这样的善事的。所以,制定合理的政策,在这方面引进人才和资源,可能广州也能先试先行。

  最后要说明,营利的医院和非营利的医院经营方式是不一样的。营利的医院走的是市场化的路子,所以应该按章纳税,也不能接受政府支助和社会捐款。非营利的医院则应该享受减免税收的待遇,政府的支助和社会的捐赠也是其合理的乃至必需的筹资渠道。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