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19+1? G20峰会何去何从

2010年11月13日 06:42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仅仅两年时间,G20的议题似乎被彻底颠覆。

  两年前,华盛顿峰会讨论的问题是钱太少,如今的首尔峰会,问题则是钱太多。

  几个月以来,G20首尔峰会的准备工作,都无法偏离一个主题:汇率战。G20的议题从金融危机爆发后的货币缺口,演变为今朝的货币泛滥。

  金融危机的肇始国美国,也突然从被“救助”的对象,演变为炮轰的靶子,G20开成了G19+1。

  “G20应当注意的是,美联储不需要与任何国际机构协调QE1,QE2这样的货币政策。这是国际框架中的一个主要漏洞”,Bruegel研究员Vito Tanzi分析说。

  伴随着金融危机而生的G20峰会,已然走过一个轮回。这一因危机而起的议事模式,当何去何从?

  G20的变与不变

  1970年代,美元危机之下的美国推动七国集团成立。随后20多年间,G7在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中发挥着核心作用。

  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各国经济遭重创,力不从心的G7主动提出召开G20峰会,于是有了是年11月的G20华盛顿峰会。

  当世界经济还处在风暴眼中时,华盛顿和伦敦G20峰会推动了各国刺激经济的力度,联手进行财政扩张活动,承诺到2010年底推出总额达5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同时维持扩张性货币政策,恢复金融系统的正常信贷流。

  在华盛顿和伦敦的两次努力是G20所作出最富有成效的行动。

  但当匹兹堡峰会召开时,各种经济数据呈现出乐观态势,各经济体由于经济复苏步伐不一致,G20内部矛盾开始初现。

  美国开始警告各国全面复苏路程尚远,不应过早撤出经济刺激政策;而作为欧元区则同意立即退出不现实,但应尽早制定“退出政策”,以防财政赤字上升和螺旋式通货膨胀的发生。

  到了多伦多,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刺激下,欧美,尤其是德国与美国的分歧更加激烈。美国呼吁各国应继续刺激经济,而德国则主张将财政稳健列为更重要目标。“德美分歧主导了多伦多峰会,让人感觉好像回到了G8时代”, Jean Pisani-Ferry说。

  第五次G20首脑峰会则于11月11日和12日在韩国首尔召开。这是G20首次在新型经济体召开,首次在G8之外的国家召开。

  在首尔峰会上,备受声讨的美联储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则凸现了G20经济的难题:央行行为的协调。各国央行一向以独立决策为标杆,独立于国内和国际的政治压力。然而重要如美联储、欧洲央行,其政策通常都会产生溢出效应。

  从近三年的G20议题可以看出,无论如何争议,宏观经济政策协调、金融体系改革,以及国际金融机构改革是历次G20峰会的三个大方向,但根据当时的经济情况而有所侧重。

  G20决策与执行可分离

  多伦多峰会曾被认为是G20发展的一个拐点。德国与美国在当届G20峰会上激烈交锋,让人又回想起G8时代。

  更重要的是,在共同宣言中,以往的共识骤减,而更像是各国的立场罗列。例如在最为关键的“缩减开支还是继续刺激”的争议上,奥巴马呼吁各国继续刺激经济没有得到响应;欧洲希望将财政稳健提升到与经济增长并重的位置;而中国则表示各国须审慎把握经济刺激政策退出的时机、节奏和力度。

  因此多伦多峰会被解读为,各国合作应对危机急迫性的动机已失,全球经济治理再次沦为各自为政的无政府状态。

  “G20虽然在效率和执行力上存在问题,但如果没有它,世界经济现在的情况会糟糕得多”。Jean Pisani-Ferry对记者表示。

  他进一步解释说,G20提供的是一张安全网,保证各国政策“不过界”,否则将受到其他国家的集体压力,“正因为存在G20,才能让世界没有重蹈1930年危机的覆辙”。

  “各个经济体都有各自对G20的需要。”位于布鲁塞尔的经济智库Bruegel主任Jean Pisani-Ferry对本报记者分析称,这是一个在现有经济体系下,各国的决策者能以前所未有的程度进行沟通和磋商,避免某个经济体的经济政策跨界的“安全网”。

  11月10日,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李勇在参加“全球经济治理与可持续发展”研讨会上也承认G20的作用,他表示G20在促进全球经济复苏、改革国际金融体系以及加强金融监管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我们期待巩固G20国际经济合作的主要平台地位,确保G20机制在健康轨道上向前发展,积极推动建立公平、公正、合理、有序的国际新秩序”。

  下一届G20主席国法国已经将设立G20秘书处列为主要议程,意在增加G20的执行力。萨科齐已经押宝在明年的G20上,希望借积极推动取得成果,来挽回他在国内急转直下的支持率,为2012年的总统大选加分。

  然而同样来自法国的Jean Pisani-Ferry对此设想并不感冒。他认为G20是一个由各国政府首脑参加的峰会,作用是勾勒宏观政策方向,“而在各个领域有专门的具体执行机构,有IMF,有世界银行,有WTO,这些应该是在大方向下具体操作的机构。”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也认为,“G20可以直接要求国际机构提供一些报告,例如国际清算银行提交的关于全球金融监管的报告,即《巴塞尔协议III》。我觉得这突显G20在今天全球治理方面的重要地位”。

  张宇燕将G20比喻成当今世界20个大股东组成的董事会,可由董事会负责做出重大决策,特别是一些政治决策,之后由IMF等具体机构负责执行落实。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