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要不要拿“钱”来推“权”?

2010年04月27日 04:12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这里讲的“钱”,是成都市向农民发放的耕地保护基金,“权”则是指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确权颁证。农地确权既是为了明晰农村财产权属关系、为农地合法有序的流转提供坚实的保障,也是为了让农民拥有自己决策的权利,从而成为建立村庄治理结构的基础。无论从哪种意义上来说,确权都是政府责无旁贷的工作。

  然而,要把确权这件“政府必须做”的事情推行下去却并不容易。在市、县(区)、乡镇、村、组、户等众多层级中,往往是市里对确权比较积极,而大多数农民因为看不到确权的潜在好处,常常只有一半的积极性。至于中间其他层级,则各有苦衷和保留。区县政府担心确权以后征地难度变大,而乡、村、组等农村基层政府或自治组织则是担心确权的巨大工作量。面对这些困难,一种选择是政府不主动推广全域面积的确权,转而提供一个类似于城市里房屋权属登记的服务,谁有确权的需要就为谁办理。然而,这样的做法可能存在巨大的潜在问题,那就是在许多农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土地的价值以前,其权利就已经被侵占。另一种选择则是直面困难,主动推进全域确权。

  为此──同时也为了解决在全国都非常棘手的耕地保护问题──成都市想出了拿“钱”来推“权”的办法。市财政每年拿出26亿元人民币,作为耕地保护基金(以下简称“耕保基金”)直接补贴给农民,让农民在履行耕地保护义务的同时能够分享到土地增值的收益。同时要求,农民先完成确权,才能领到耕保基金,以此推动确权工作的进行。

  然而耕保基金也引出了额外的麻烦。目前,耕保基金是按照实测的土地面积来发放的,基本农田每亩每年360元,一般耕地270元。由于耕保基金是直接发放到户,又是与承包地的实测面积挂钩,问题就出来了。首先是工作难度的问题。很多村组干部认为,要是不发耕保基金,确权会简单很多。现在地是谁家在种,实测以后颁证给这户人就行了,由于没有损害别人的利益,大家都不会有意见。现在一听说要发钱,以前把地退回集体的农户纷纷回来要地,以前把土地转送出去的农民现在也要求拿回来,甚至一些五保户都想退出享受保障、把地要回来领钱。此外,部分农民认为以前的分地就不公平,因此要求在确权之前再次平分土地,这无疑会增加了几倍乃至几十倍的工作量。因此,很多村组干部觉得耕保基金属于多此一举,尤其在几乎没有什么土地流转的地方更是如此。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