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蚁族春节蜗居出租房:面子票子阻断回家路

2010年02月09日 07:35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字体:

  新闻内存

  蚁族

  “蚁族”是对“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概括,这个群体和蚂蚁有许多相似的特点:高智、弱小、群居。他们大多受过高等教育,主要从事保险推销、电子器材销售、广告营销等临时性工作,有的甚至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平均月收入低于2000元,平均年龄集中在22-29岁之间;主要聚居于城乡结合部或近郊农村,形成独特的“聚居村”。

  蜗居蚁族

  谭晓飞:“面子和票子”阻断回家路

  大年将至,谭晓飞辞去了本年度第二份、来京后的第五份工作,寂寥地倚在有些残破的书桌前,面无表情地浏览着网络上的海量新闻资讯。QQ的头像在闪动,远在安徽合肥打工的姐姐又在追问他是否回家过年,“加班”,他敲出了让他们彼此心照不宣又不容辩驳的答案。窗外华灯初上,烘热的熟食、兜售的红衣红袜和提着大包小裹行李急匆匆赶路的年轻人,让唐家岭多了几分喜庆,而这些似乎与谭晓飞无关。

  面对记者的接连发问,谭晓飞始终不肯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转移,只是出于礼貌给出只言片语的回答。言语间没有抱怨只有无奈,在他青春痘尚未褪净的25岁的脸上,有着人近中年的没落神伤。他说,自2008年南方大雪让他在安徽农村老家过足一个年后,他就不敢再回家过年了,“面子和票子”阻断了回家的路。

  谭晓飞说,他2006年毕业于外省的一所名校,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刚一毕业他就怀揣着大展宏图的梦想杀进了北京城,文科出身和一张白纸的工作经历让他在半年多的时间内没有找到适合的工作。2007年初,有些心灰意冷的他因为“没法向家人交待”就没有回家过年。次年,他放低了要求,为谋生先后从事了房产中介、保险等行业,也与在京的高中同学一起在唐家岭租房安居。每月从生活费中抠出200多元,一年攒下的不足2000元随着2008年返乡过年而瞬时化为乌有。往返500元的交通费,给父母的500元过年费,给一向对自己呵护有加的姐姐添件新衣,给村里的外甥、侄女们点压岁钱……尽管他这点微薄的“回馈”并不能让家人满意,让自己有荣归故里的感觉,但却是他用一整年的血汗换来的。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