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许鸿飞:经营艺术不是炒股(图)

2008年10月07日 11:31 来源: 广州日报 【字体:


  “肥女人”个展黄金周开幕,接受记者专访畅谈“艺术生意经”

  艺术家想长期保持生命力,需要建立金字塔形的买家市场,大众爱好者和大买家、推广者同样重要

  人们说胡须、烟斗、肥女人是许鸿飞的三大标志。在白云山脚下国际会展中心的“红”艺术馆中,许鸿飞叼着烟斗与骑着单车的“肥女人”凝神对望,两人都仿佛若有所思。10年前,这位身形清瘦的雕塑家开始创作他的“肥女人”作品系列,如今“肥肥”家族已经人丁兴旺,于是他决定,于国庆长假,为她们举行一次大party。

  这个展览将持续到10月底。在此之后,其中的大部分将被“红”艺术馆收藏,部分还将长期展出。


  肥人国里的新面孔

  走进“红”艺术馆的展厅,好似走进“肥人国”。几十位真人高低,胸围、臀围、腰围却普遍大了两圈还多的“肥女人”,或坐或卧,或谈或笑。她们都是许鸿飞10年的心血结晶,其中许多之前从未放大到真人大小,也从未在公众面前露过面。

  这群肥女人,有的围坐叹茶,有的望月怀远,有的行街看店,有的赶鸭上架,还有的甚至在楼梯上和苗条美女比身材。她们还颠覆了“肥女不爱运动”的陈旧看法,有的跳绳,有的蹬车,有的“金鸡独立”,更有的跳上许鸿飞的烟斗跳起舞来。

  许鸿飞第一次看到“超级肥女”是在一家咖啡厅里。一个280斤的肥女“飘然而至”,令他激动不已。一番对话下来,这位肥女的幽默和个性让他大为激赏,也因此对“肥之美”有了全新认识,成为他“肥女人”系列雕塑的艺术源泉之一。

  但凡是见过许鸿飞“肥女人”的人,无不第一时间就被其巨大的戏剧性艺术效果所征服。一个身轻如燕的小姑娘立足尖跳芭蕾不稀奇,可是如果是一位腰围足有两米的肥女人这样做,可就不一样。展览中的《地母之舞》就是这样一件作品。庞大的体重全部承载在小小的足尖之上,不由得让人担心她会摔个跟头。但她脸上洋溢的笑容,却分明说明她正充分享受舞蹈的快乐。艺术家创造的这一瞬间,体现出惊人的平衡感。

  再如那件《拔河》,一堆“肥女人”挤成一团,也笑成一团。一根细细的绳索连起两端庞大的“肉山”,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创作以市场为准绳

  许鸿飞的创作以个性鲜明著称。这位广州雕塑院的副院长,除了必要的开会外,几乎从不坐班,通常的学术展览、作品大赛也同样引不起他的兴趣,他更宁愿选择和“肥女人”相伴。10年来,他创作的肥女人雕塑已达百件,风格也愈趋成熟。在他看来,正是他10年前像“肥之美”的这次成功转型,让他有了如今支配时间和生活的自由,“很多雕塑家总是在应付各种各样的与艺术无关的事务,或者总是被展览、比赛、评奖、汇演牵着走,作品主题先行,缺乏艺术自觉,结果几十年证书奖杯拿了一大堆,作品却千人一面,市场也不认。这种创作有什么意思?个性才是艺术家的通行证。”

  许鸿飞并不讳言,他的创作就是以市场为准绳。他并不避讳谈钱,“我做作品就是为了进入市场。钱多有什么不好?艺术家只有先实现经济独立,才能有艺术独立。”因此他交游的圈子中,多富商巨贾,多社会名流。他认为这是一种互动的交往:艺术家得到可观的经济回报,买主也因艺术家的名声彰显了身份和地位。现在他的作品每年都能有10%左右的升值,这让他很开心,“现在我还有60多件已经收了订金的作品没来得及做。你想,有60多件付了款的订单,还用担心生活问题吗?那我是不是就可以专心创作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许鸿飞对在公共美术馆中办展览并不热心,虽然他曾经受到过不少次的邀请。美术馆的观众多为学生等青年人,购买雕塑作品显然还没有列进他们的计划日程。他更愿意把自己的展览选在高档的会所或者俱乐部中,因为来这里的人,都是他的潜在客户。他认为高雅的艺术就是应当设立高的门槛,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催生优秀的作品。

  不过许鸿飞也并不排斥与公众的沟通,在沙面、雕塑公园都能看到“肥女人”的身影。既然“我肥我快乐”是他的创作口号,那么与众同乐岂不是很好?


  许鸿飞的雕塑,既不是常见的传统样式,也远没有到“抽象”或者“观念”的地步。他说这也许正是他的成功之处,不偏于任何一个极端,而是在传统和现代之间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而在经营方面,他认为自己的策略也挺成功。“一个艺术家要想长期保持生命力,需要为自己建立一种金字塔形的买家市场。金字塔的底部,代表了足够多的了解、喜欢、或者购买了你的少量作品的人,顶端则代表大买家和推广者。金字塔的底部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只有够多的人愿意要你的作品,你才有市场。现在一些当代艺术家的价格能拍出天价,其实纯粹是靠资本炒作。有些人在之前既无名气,又无人脉,炒上巅峰之后,却根本找不到愿意接手的人,只能滑落下来。经营艺术不是炒股票,乱来是不行的。”

  与黄永玉合作的亚当夏娃蒙上“遮羞布”

  “肥女人”party还有“特约嘉宾”——“亚当”和“夏娃”。他们是之前许鸿飞和艺术大师黄永玉共同创作、曾在香港时代广场展出的“亚当”和“夏娃”的“2.0版”。当初的两件雕塑由于“少儿不宜”,甚至引发了当地一些观众的抗议。因此在“2.0版”中,两位艺术家特意为他们每人搞了一块“遮羞布”。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