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爱好无需意义

2008年10月07日 00:00 来源: 《上海国资》 【字体:


  刘洪波/文

  一个人从写写画画中得到的乐趣,与另一个人从麻将中得到的乐趣,是可以等量齐观的

  我所在的城市有两家报纸正在各自发起扑克牌双升大赛,其中一家与省体育局联合举办,另一家获得了李嘉诚旗下企业广州白云山厂的支持。

  两场双升大赛,意义说得都不小。一个说是为了迎接2008年奥运会,一个说的是迎接今年将要在这座城市举办的城运会。我看不出比赛打双升怎么就能把奥运会和城运会给迎接了,但我觉得把这些未必着实的“伟大意义”去掉,比赛打双升还是可以算作一个乐事。

  生活嘛,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就是个寻找乐趣的过程。社会上绝大多数的人既没有做政治家、军事家、战略家等等的抱负和条件,也未必有搞一个企业去“做大做强”的雄心,人们上班下班,各自拥有自己的职业生涯,过着自己的业余时间。在业余时间里,有人看书,有人听戏,有人打麻将,有人泡茶馆,各得其所,也未必就硬是能够比得出高低。

  我这样说,肯定有人会不以为然,说看书听戏,学了知识,陶冶了情趣,其意义之大,可以上升到“提高民族素质”的高度,岂是泡茶馆、打麻将可以比。

  确实,社会上充塞着“兴趣爱好各有等级”的氛围,求职求学,参军招干,人们时常会填报各种表格,其中多有“有何兴趣爱好”一栏。我敢打赌,这一栏永远会被唱歌、舞蹈、集邮、绘画等项目统治,而不可能出现打牌、打麻将、弹珠子、电子游戏等项目。

  人们有各种兴趣和爱好,而这些兴趣和爱好被分成了“可以陶冶情操”和“玩物丧志”两种。可以陶冶情操的爱好,是可以示人的,是足以提升“竞争力”的;而那些被视为“玩物丧志”的爱好,不可以示人,也足以使一个人的形象受到贬损。

  有时,“陶冶情操”和“玩物丧志”,差别只在于一字之间,同样是玩扑克牌,一个爱好打牌的人,和一个爱好桥牌的人,获得了不同的评价;同样是说话,爱好演讲和爱好侃大山,相去约有十万八千里。

  我以为,对一个普通人来说,爱好只是增添生活乐趣的因素,一个人从写写画画中得到的乐趣,与另一个人从麻将中得到的乐趣,是可以等量齐观的。不同的生活方式与生活态度,只要不害及他人,就不仅可以并行不悖,而且应该平等视之。

  你可能说读书有益于作出更大的贡献,我只能说你还没有真正得到读书之乐,你的读书还是变种的“头悬梁锥刺骨”。闲时读书,未必有何目的,未必有“学知识”的想法,乐在随兴翻览,意会前人。此中之乐,与麻将、扑克、钓鱼之乐,并无大异。你说读书可作大贡献,我说捅台球还可以为国争光哩;你说打麻将有人几天不下场,我说读书也坏了很多人的颈椎和脊椎;比下去也难说谁能说服得了谁。

  社会发展带来更多的闲暇,应当让人们各得其所而又不卑不亢地爱好自己的事情。工作可以论贡献大小,至于兴趣爱好,只要无害于人,应当同等视之。一部分人顾盼自雄,因自己的爱好欣然得色;大部分人爱好些寻常娱乐,还被人教育得自己都觉得低矮几分,实在不是“提高幸福感”的做法。

  吉尼斯世界纪录是个了不起的发明,因为它让各种奇怪的兴趣和爱好一样地可以争夺“世界第一”,对爱好不必分等级,爱好什么都不必自加菲薄。

  爱好平等,生活快乐。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