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友邦华泰基金总经理:众人离去之时易现投资良机

2008年07月07日 02:30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专访友邦华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国杰:

  陈天翔

  ● 从专业理财的角度,在市场特别高涨的时候,理性的投资人应配置一些债券型基金;在市场不好的时候,价值投资的关注者反而可以配置股票型基金,这里面的分寸和权重需要根据市场变化来作出决定。

  ● 价值投资和长期持股很多时候是一致的,但很多时候也不能教条来看。某些优秀的公司的价值在很长时间都没有被市场充分和完全体现,那么长期持有就没有问题。但不同行业、不同股票在不同的时间,会做出轮动,公司价值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变化,单纯地“死了都不卖”是比较教条的做法,可能会错失机会。

  ● 在目前这个点位上,有能力和有资金的投资者可以慢慢考虑建仓了,但是并不是叫大家“一窝蜂”都进去,可以考虑以1/3或者1/4的资金慢慢进入。进入后,也不用天天盯着它们的表现看,要做比较长期的规划和打算,否则不如不投资。在这个位置上,很多股票的投资价值已经开始显示出来了。

  ● 经济模式的转型、在部分行业出现的减速和不景气会给一些企业带来难得的低价并购扩张的大好时机,很多企业有机会在下一轮经济周期中占据更有利的地位,迎来更大的增长。这样的故事曾经出现在水泥、建材和电解铝行业,今后几年将在航空业、钢铁业和房地产行业陆续上演。

  2005年,当上证指数仅有1100点的时候,44岁的香港人陈国杰来到上海,担任成立不久的友邦华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在上海的三年时间里,经历了数次东南亚不同市场牛熊市的陈国杰,又一次在自己的投资职业生涯中添上了一笔重彩:亲历见证了中国A股市场由1100点单边疯狂上涨至6000点的牛市行情,以及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再从6000多点回落到2700点的泡沫破裂、价值回归时的惊心动魄。

  6月26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了陈国杰先生。这位有着近30年职业投资生涯的业内投资专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与本报记者就目前市场状况、投资策略等方面作了深入交谈。

  他表示,市场的回落给投资者带来的有“危”也有“机”,在众人离去之时,易现投资良机。

  《第一财经日报》:你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就曾说过,债券型基金在今年会是一个很不错的投资品种,这个观点你现在是否有了改变?

  陈国杰:首先,从投资者分散风险的角度来看,不应该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投资者在选择投资品种时,不论是股票型基金也好,债券型基金也好,都不应该只选一个品种,需要多做点另类投资品种的配置。我们在年初的时候,倾向于让投资者多配置一些债券型基金,但是我们并不会很频繁地告诉投资者应该去买什么,或者不应该去买什么,除非是这个投资者拥有一个很好的个人理财顾问,否则也容易丧失机会。

  从专业理财的角度,在市场特别高涨的时候,理性的投资人应配置一些债券型基金;在市场不好的时候,价值投资的关注者反而可以配置股票型基金,这里面的分寸和权重需要根据市场变化来作出决定。在目前这个点位上,各家新基金的销售情况都不太乐观。但是从以往经验来看,基金销售最困难的时候,在事后看来,却是投资回报最高的时候。但是是不是买了之后,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就能有很好的回报?这也是不一定的。可能盘整的时候会很长,短期市场还会有很大的波动,但是还是那句话,做投资一定要量力而为。

  《第一财经日报》:现在很多个人投资者对基金投资有点犹豫和恐惧的心理,你对此怎么看?这样的情绪对目前友邦华泰价值增长新基金的发行是不是有影响?

  陈国杰:投资者对基金投资犹豫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不少基金投资者在前期点位较高时买入,并且投入的资金太多,有的甚至把全部的养老金或子女教育费都拿了进来。一旦基金出现亏损,会影响到自己的现实生活。

  我对完全没买过基金的投资者的建议是,第一次买基金,也不用多投,哪怕只要投入1000元,留意基金的表现。因为如果没有亲自投资在某个基金上的话,是很难体会和学习和基金相关的很多知识的。随着你对基金、财经、个人理财等知识的逐渐丰富,投资者会越来越有信心规划自己的人生财富,也比较不容易出现完全听信他人盲目投资后大幅亏损的情况。

  我们正在募集的友邦华泰价值增长基金,投资者的观望情绪也比较浓郁。很多投资者都习惯于“追涨杀跌”。我们公司在2005年刚刚成立的时候,发行第一只基金时也是很困难的,但是最后发现,真正赚到很多钱的是那个时候进入的投资者。其实这样的情况并不只发生在国内,在全球范围内也都是这样。

  《第一财经日报》:基金投资者在目前这样的市场应当注意什么?

  陈国杰:一是量力而为。不提倡杠杆操作,用贷款来买入基金和股票。一个人应当有多个口袋,有的用来生活,有的用来应急,用来投资的钱应当是生活、应急之外的富余资金。

  二要克服“心魔”。真正的投资者不是看短期市场而是看长期经济。中国经济还在半山腰,未来会创出一个又一个的高点,相应的,股市好起来也是迟早的事情。要把握股市的阶段低点没有人可以做到,但把握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趋势则很容易。

  三要定期定额买入基金。对预期回报要理性,日积月累可以平滑市场风险。特别是对于储备退休养老而言,定期定额或许是个很好的办法。

  《第一财经日报》:价值投资是否可以简单等同于长期持股?

  陈国杰:价值投资和长期持股很多时候是一致的,但很多时候也不能教条来看。某些优秀的公司的价值在很长时间都没有被市场充分和完全体现,那么长期持有就没有问题。但不同行业、不同股票在不同的时间,会做出轮动,公司价值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变化,单纯地“死了都不卖”是比较教条的做法,可能会错失机会。

  我相信6000点在中国内地的资本市场上不可能只会出现一次,只是时间问题,我们和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有很大的不同。

  恐惧和贪婪人人都有,但成熟市场的投资者经历过多次市场震荡后仍愿意参与到股票市场这个平台上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投资债券或者存现金的方式,长期来看,很容易被通货膨胀给“吃掉”。所以他们很多选择基金定投,对短期投资收益没有很高的期望,只要在若干年后能达到投资者的人生目标就可以了。

  《第一财经日报》:那么你是不是认为现在是“抄底”的大好时机呢?

  陈国杰:以我将近30年的投资经历来看,所谓“抄到底”的情况能碰见一次两次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所以我对“抄底”的说法也不太认同。不过,如果投资者有比较多的空闲资金的话,现在确实是一个可以分段分批进入的时机。

  在目前这个点位上,有能力和有资金的投资者可以慢慢考虑建仓了,我并不是叫大家“一窝蜂”都进去,但是可以考虑以1/3或者1/4的资金慢慢进入。进入后,其实也不用天天盯着它们的表现看,要做比较长期的规划和打算,否则不如不投资。在这个位置上,很多股票的投资价值已经开始显示出来了。

  还有一种投资的方式就是“定投”。在目前这个行情状况下进行定投,肯定不会是太坏的选择。但是有人要是问我,现在是不是最低的点位,我没办法给出答案,但是作为当下选择定投的投资者其实不用去理睬现在是“牛市”还是“熊市”,只要认为中国经济大方向是好的,定投是可取的。

  《第一财经日报》:你认为奥运行情是否会如期出现?

  陈国杰:奥运行情在现在这个时候似乎很难再成为一个相当火热的话题了。在奥运还没来到之前,大家都会认为奥运时政府会出台很多政策刺激股市,资本市场会达到一个高潮,但长期来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真正的价值还是要围绕实体经济的发展。

  目前有两个问题一直都是政府和市场所担忧的,那就是高通胀和经济发展速度。但我们对政府控制通胀的能力和实体经济的长期发展都抱有信心。所谓“有‘危’就有‘机’”,这句话其实在很多时候都得到验证,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3年“非典”期间,我国香港楼市和股市都有很大的震荡,但是现在来看,那又是一个进行投资的绝好机会,不去把握机会是相当可惜的。在2003年~2005年两年时间里,基金也是相当难卖的,并且也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的投资者后来的回报很高;但是很多投资者在市场低迷时不敢建仓,反而在4000~5000点开始建仓,收益就不会很理想。

  《第一财经日报》:你认为未来市场格局将如何演变?

  陈国杰:当前市场静态估值相对合理,市场系统性风险已呈逐渐释放过程。未来市场格局将呈结构性分化,市场结构性机会与结构性风险并存。

  我们认为,市场下跌反而会给我们这些专业投资者带来双重机会。一方面,经济模式的转型、在部分行业出现的减速和不景气会给一些企业带来难得的低价并购扩张的大好时机,很多企业有机会在下一轮经济周期中占据更有利的地位,迎来更大的增长。这样的故事曾经出现在水泥、建材和电解铝行业,今后几年将在航空业、钢铁业和房地产行业陆续上演。另一方面,股市回调带来了股价的下跌,一些好公司在牛市时股价早就被炒上了天,而市场调整后,专业投资者却能用非常便宜的价钱买入那些未来会超常规发展的好公司,从而在股市调整结束后的下一轮上涨中迎来可观回报。从这个意义上讲,目前的经济结构转型和市场的大幅波动,给基金投资者带来双重机会。

  《第一财经日报》:越南最近发生了比较严重的经济危机,是否会影响到我们国家?

  陈国杰:我认为,越南经济和中国经济并没有可比之处,比较两者的不同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越南目前的状况却给其他周边的国家敲了警钟,是一个信号。事实上,在经过1997年的金融危机之后,东南亚很多国家的状况都有了改善,这些国家现在的状况要比越南来得要好。因此,我相信,越南只是一个个案。但是这件事情却能给我们很大的参考价值,是件好事。

  《第一财经日报》:你对目前国内资本市场的看法是怎样的?

  陈国杰:在作投资决策时,很多人的观点都会不一样,但是假如出现大家都说好,或者大家都说坏的情况,都是值得思索的。综合来看,目前国内资本市场虽然有较大幅度的波动,但是国内的大环境要比欧美市场要好许多。对新兴市场来说,通常PE高一点是很正常的,调控在各个国家都有,只是手段、时间、力度不同而已。

  很多人认为中国和印度比较相似,但是我觉得,中国的风险要比印度小得多。印度对外资的依赖程度更高,如果外资撤出,那对印度市场来说是很大的麻烦。在我看来,目前A股市场上有很多股票已经出现价值投资的机会。人人都看好的时候要谨慎,而众人纷纷离去的时候,机会也会悄悄来临。

  很多香港人看好内地是口头上说的,但我不一样,我是“跑步”来到上海的。我把家都从香港搬到了上海,如果我认为内地经济的发展方向是向坏的话,那我肯定不会这么做。我的两个孩子也在内地上学,我希望他们能说很流利的普通话。

  《第一财经日报》:对于“A+H”的股票,大家之前都认为H股的价格是比较理性的,因为A股往往相对于H股存在溢价,然而现在很多股票的H股股价要高于A股,那么原来A股和H股之间的参考价值是否还存在?

  陈国杰:在行情还是很好的时候,大家都会说A股太贵了,但是即使这样,都没有出现日本当年的疯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还有H股和A股的价格相互作为参考。A股和H股之间有差价,有时候是A股高,有时候是H股高,就好比是橡皮筋的两头,如果两者之间的差价太多的话,那么大家很容易发现,会觉得肯定有一个是错的,有问题的。所以A股和H股有差价,但是这个差价不会跑太远。是哪个错了,并不是重点问题,最重要的是两者之间肯定不会差太远。

  《第一财经日报》:你对目前市场上的基金产品同质化如何看待?你原来是负责AIG亚太地区企业年金、养老金投资的,对这一问题的看法是否更有心得?

  陈国杰:中国的基金行业发展还不长,每个公司都需要建立基本的产品线,因此,在过去几年,基金产品同质化现象是比较普遍。但随着行业的发展,差异化的产品会越来越多,我们会研究不同的基金应该具有什么样的不同特色,再给不同人生阶段的投资者不同的建议,根据其风险承受能力的不同来配置产品。随着专户理财业务的开展,基金公司还可以帮一些高端的客户度身定做适合他们风险收益特征的产品,相信方案会越来越丰富。

  事实上,做企业年金、养老金投资和做公募基金投资有很多相同的地方,都很强调控制风险,并且也要不断参与和所有同行的比较,获得最好的成绩,是每个基金经理的目标。但是公募基金的投资者大多希望在短期内获得比较可观的收益,并且套现。而企业年金和养老金的投资在这一方面的问题不会太大,投资者的投资期限很长,短期波动所带来的影响是比较小的。

  《第一财经日报》:现在是否推出QDII产品的时机?

  陈国杰:此前几个QDII的表现影响了投资者对QDII整个的看法,但是综合来说,QDII产品是个好产品,特别是对有全球资产配置需求的投资者而言。在短时间内,因为大家预期人民币还有升值的空间,投资者不太关心QDII产品,但反过来说,人民币升值到一定程度以后呢?我相信这个时候,投资者的想法会发生改变,会考虑分散他们的投资了。

  最近我们也看到,一些境外市场的确比内地市场稳健,美国市场下调了15%左右,但是内地市场却下调了50%多,投资者对分散投资风险、平滑自己的投资风险收益曲线也有了新的体会和认识。因此,QDII现在不被大家认同,但是我相信价值会慢慢显现出来。

  陈国杰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商业及法律学士,澳大利亚注册会计师和律师。

  2005年12月加盟友邦华泰,此前担任香港友邦亚太区国际退休金服务部区域总监及高级副总裁,在退休金服务及基金管理领域经验丰富。加入友邦前,他也曾在怡富投资管理公司担任要职超过十年。1999年至2004年,陈国杰曾是我国香港强制性公积金咨询委员会的成员,在香港退休金界享有声誉。另外,他也曾出任香港基金业同业工会主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