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西方艺术作品难觅中国买家

2007年12月21日 15:38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字体:


  中国人去买西洋艺术品的时候还远远没到来  

  ★ 本刊记者/杨时  

  50%的成交率,1408.5万元成交总额。甘学军穿着极为正式的西装,坐在电话委托台上,一直微笑着看着台下的拍卖场。西方艺术品专场结束之后,他对记者说,“我今天特别高兴。”  

  这是中国内地拍卖公司第一次为西方艺术品进行专场拍卖。12月3日16时9分,华辰拍卖西方油画及雕塑专场开拍。  

  达利、罗丹、雷诺阿,这些大师的名字开始出现在内地拍卖公司的现场。  

  “401号作品,萨尔瓦多·达利《毛泽东诗词》,起价12万。”拍卖师叫道。电话委托台上随即有人举起了13万的牌子,紧接着,台下开始竞标,15万、16万,一路走到20万。“20万,还有出价的吗?我要落槌了。”这时又有人举起了22万的牌子——“啪”的一声,第一件作品顺利成交。  

  熟悉大师的陌生作品  

  这次华辰选择的西方艺术家几乎全是中国人十分熟悉的艺术大师。  

  从华辰这次的拍卖图录上可以看出,作品有两个标准。第一是艺术家的知名度,第二就是价格相对低的。无论是达利还是罗丹,被选中的作品大都是雕塑和版画等这些可复制的作品。  

  它们有艺术家签名和委员会鉴定,同时由于可复制的特性,尺幅偏小,比油画作品在价格上低廉很多。比如,成功拍出的达利根据读《毛泽东诗词》有感创作的版画一共8幅,估价不过20万到25万人民币。而全场最被人关注的雷诺阿晚年作品《树林中的少女》也只是以估价的最底线1000万人民币(约合125万美元)成交。  

  国内的藏家对于西方大师往往只知道其作品的最高价格,并不知道其代表作之外作品的价格层次。“我们想通过这个拍卖,告诉人们西方大师的作品距离我们并不遥远。”华辰拍卖公司总经理甘学军说。也是由于人们只对大师的代表作熟悉,导致了他们其他一些作品的流拍。另外,一些作品由于制作件数过多,尺寸较小,使得看重品相的中国藏家放弃了购买的念头。  

  在这次拍卖中有一件罗丹的雕塑《吻》,为作者生前已经成型的作品,并且具有罗丹委员会的鉴定证书,但是因为中国藏家并不熟悉,加上368万元的高起价,最终流拍。“人们熟悉的还是《思想者》,其他作品并不熟悉。”甘学军说,“我们下一步要做的,是进一步普及这些知识。”  

  缓慢试水  

  作为华辰拍卖公司的总经理,甘学军在两年前就想做这样的专场拍卖。但是当他和圈内朋友说起时,总被浇冷水。后来一个朋友对他说,“就算(要做)拍卖,之前也得做做预热啊。”于是,2005年12月,他和美国的一家画廊合作,拿来毕加索、夏加尔、雷诺阿等国内熟悉的大师作品,在国际俱乐部饭店举办一场展览,“想试试到底国内有没有人会收藏西方作品。”展览规模不大,但声势不小,靳尚宜、杨飞云等艺术家全都到场参观。一位中央美术学院世界美术史的教授对甘学军说,“终于能看到原作了,我以前给学生讲课,都只能用图片。”  

  甘学军躲在一边观察参观者的态度,他感觉,国内很多人对于这些耳熟能详的大师作品有着巨大兴趣。因为那场只是展览,并没有标价,在展览期间,便有人找到甘学军,私下询问价格,且当场订下14幅作品,最终成交4幅。这样的结果,让甘学军对西方艺术品在中国的市场前景有了很大的信心。  

  甘学军了解到,中国藏家对西方大师作品最在意的是保真。这也是国内拍卖公司之前很少涉及的部分。于是,他需要找各艺术家的委员会,如罗丹委员会等这类有资格出具真品鉴定证明的机构协商合作,再找到适合的国外画廊,选择合适大陆藏家的作品。另外,根据中国的有关规定,国外艺术品到国内拍卖,税率达38%,这个税率由国外画廊还是藏家来负担,是甘学军需要费力协商解决的大问题。一直到今年7月,华辰才正式开始向国外机构合作征集作品。  

  “国外的画廊也是试探态度。他们问我们,中国人喜欢我们的东西吗?”甘学军说,这次征集的这些作品,在估价上与国外市场几乎一致,并没有因为在中国首拍降低价格。  

  西方大师作品首次试水中国,成交总额不过1400多万,相比之下中国当代作品拍价却又见新高。纽约苏富比拍场上张晓刚的《大家庭》以496.9万美元(约合4000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在伦敦,曾樊志的《协和医院》以近560万美元(约合4400余万元)的价格突破中国艺术品拍卖纪录。  

  甘学军说他引进西方作品,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能反射中国当代艺术的价格走向。“那些西方大师,不过才几十万。”甘学军意味深长地笑着说。  

  时机未到?  

  “我个人觉得,中国人去买西洋的东西还远远没到时候。”台湾罗芙奥拍卖公司大陆区总经理李冬莉说。罗芙奥在台湾一直在进行着西方大师作品的中介工作。但是一直没有针对华人藏家开设西方作品的专场。“我们会做展览,但不会做拍卖。有的中国人买西洋作品是为了给自己做敲门砖,(以为)手里有了一件西方大师作品就可以提高身价。这样的买家不会持久。国外有的画廊也不是谁都能去买的。而且,能购买西洋作品的人(在国内)一共并没多少人,他们相互认识,这样在拍场上就不会有竞争。所以我们觉得时机不够。”李冬莉说。  

  在这次的拍卖图录中,这场西方艺术和雕塑是最薄的一本,24件作品只有90页。仅大致介绍了艺术家的生平和作品被收藏的情况。至于这些西方艺术家成为大师级人物的背景和艺术创作的脉络并不清晰。这也是很多作品流拍的原因。“还是太仓促。虽然有国外各艺术家委员会的鉴定,但是没有详细的背景资料,藏家还是不放心。”甘学军说。  

  在甘学军的计划中,他除了想把国外作品带到中国,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把国外的拍卖机制也带进来。现在看来,他只完成了前一部分——拿到了国外艺术家委员会的鉴定书,进行保真拍卖;而成熟的拍卖机制在国内运用的时机尚未成熟。“我觉得如果能把那些艺术家委员会的专家请到国内,在拍卖之前进行一场针对藏家的讲座,拍卖结果可能会好很多。”李冬莉说,“在法国,一些大师作品不但有鉴定证书,而且有一个10年的保证协议,在10年内如果发现作品有问题,可以连本带利全部返还,我觉得这些都是值得国内借鉴的。”  

  不过,有了第一次,华辰决定,把西方艺术品拍卖作为其运作的常设项目。 ★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