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职业彩民的数字人生

2007年12月10日 18:38 来源: 《新世纪》周刊 【字体:


  ■实习记者/丁先明

  同样是彩民,一些人享受着数字乐趣,一些人绝望于孤注一掷

  北京万泉庄一家彩票投注点,十几个人排成4米长的纵队,等待买彩。梁敏排在第六位,等了10分钟后,她花了11元,双色球、七星彩、超级大乐透各投了一注。

  梁敏是北京某高校在读硕士,她本身并不是彩民,每次都是代远在英国读书的男友田佳男投注的。自从田佳男今年初返回英国,梁敏就做起了几乎期期投注的“彩民”。投注的号码保持不变,是根据二人的生日产生的。

  “他买彩票有五六年了,经常看趋势图,也会和朋友交流彩票的事,很符合彩民的标准。”梁敏说。

  彩票诞生20年来,我国已有近1亿彩民。世界范围内,彩票文化的一个的趋势是,精英文化明确反对博彩,民间文化则多持肯定态度。

  “我们注意到彩民是这样一个群体,真正特别有钱的人不会去买彩票,而真正掏钱去买的是一些低收入家庭的群体”。北京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彩票研究所所长沈明明教授说。

  技术彩民的数字乐趣

  田佳男在2001年买了人生的第一张彩票,那次中了10元钱。当时他主要玩全国联网的足彩和29选7、23选5三种游戏。

  “我从1994年就开始看足球比赛,每天体育新闻是必看的,酷爱意甲、英超,也算老球迷了,因为这个接触了足彩。2003年初,我就经常买彩票成为彩民了,并渐渐影响身边的朋友。”田佳男说。

  初期他基本是机选彩票,或者用生日号以及自己认为的幸运号投注,后来通过研究彩票走势图寻找中奖号码的规律,逐渐演变成技术型彩民。

  他喜欢投注数字范围小、可以分析趋势的彩票游戏,福彩的3D和体彩的排列三就属于这类,游戏规则是在000~999的数字中投注1个三位数即可。

  当他发现某个数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出现在中奖号码中,就会在三个位置的其中一个上锁定该数字,然后买下这种情况下所有可能的排列。这样需要的投注额会比较大,田佳男往往选择和朋友一起合作购买,如果中奖大家一起分红。

  有时他们还分析这个数字未出现的历史最大值,即持续多少期没有出现过了,以及应该出现的平均概率。当他们综合这些因素后,仍然觉得没有可能的话,就果断放弃。

  田佳男有着丰富的买彩心得,“我经常看彩票走势,就像炒股看大盘一样”。

  田佳男经常玩的另一种彩票游戏是足彩。相对于纯数字游戏,足彩有一定的技术和知识门槛,投注者要具备一定的足球知识才有较大的中奖可能。

  2006年圣诞节,田佳男回国度假,他在北京知春里一家彩票点投注足彩,获得奖金2.9万多元,税后为2.3万。这也是他迄今为止中的最大一次彩票奖项。

  田佳男在国内因为买彩结识了一些朋友,他们会一起交流投注心得、中奖信息以及选号走势等,中奖的话会聚餐庆祝。去英国读书后,因为那边的彩票“分析不了”,田佳男就不怎么买了,只是让女朋友帮他在国内用固定号码投注。“我计划以后工作了,可以买个彩票选号软件,把投注单再优化一下”。

  “我对统计学的知识不是很了解,就是有时候对数字比较敏感而已。我买彩的心态很好,把它当作娱乐。不贪,见好就收最重要,有时候吃小亏就是占大便宜。”田佳男说。

  病态彩民的孤注一掷

  田佳男是心态很健康的彩民,但并不是所有彩民都能如此。部分彩民对彩票游戏知识的理解不够,有的为争取中奖付出很大代价,甚至投巨资豪赌彩票而不能自拔。

  北京大学彩票所执行所长王薛红博士说:“买彩希望中奖无可非议。但相较国外彩民以献爱心、公益性为主的心态,我国彩民的心态还不够成熟”。

  田佳男在国内时经常去一家彩票点投注,销售员通过租赁将这个彩票点承包下来,他自己也爱买彩票,曾经中过一次几万元的大奖。

  为了赢取更大的奖项,销售员怂恿附近的彩民和他合作投注。在得到年底分红的许诺后,有些彩民开始将投注款交给他。连续跟了数期3D游戏的合值后,他被套进去,入不敷出,干脆一走了之,合作彩民的1万多元投注款也一去无回。

  与损失1万元相比,河北邯郸农行彩票案更让人震惊。熟悉任晓峰的人说,任平时看着挺老实,只是喜欢赌钱,是个痴迷的彩民。据任、马二人案发后交代,任对自己在购彩方面的能力高度自信,投入巨资买彩票,意欲博得大奖,然后将奖金转移到金库,填补上窟窿后,他们便成功“借鸡下蛋”,摇身变成清白的富豪。

  我国各类彩票管理机构都有相关规定:应该对可疑的大额投注特别关注,同时进行监督。任、马二人无疑够得上大额投注,但省、市两级体彩中心却不问来路,反而把突然暴涨、创造日销售纪录称之为“完美风暴”。这种流于形式的监督,也加剧了犯罪嫌疑人的赌博心理。

  “一般案犯偷盗巨款后,是潜逃,而不是购买彩票。”任晓峰代理律师严国亚认为,这说明二人已成为病态彩民。

  针对彩票负面影响带来的问题彩民,王薛红博士呼吁政府建立彩民救助体系。比如国家应该从公益金中拨出专款,建立彩民救助基金,给予问题彩民相应的救助和资金投入,对它们进行心理健康指导、治疗。香港马会每年就有3000万港币的救助金。

  彩票销售时,销售点并没有相关的负面提醒,有些销售点甚至毫不吝啬夸大其词的宣传话语。像“摸彩票精彩瞬间,中大奖享受一生”、“花些小钱买彩票,一旦中奖成富豪”、“投入2元钱,幸福奔小康”、“特大喜讯:某某在我投注站花2元钱中奖500万”等等。

  “直接面对彩民的彩票,一线销售员的素质良莠不齐。曾经发生过销售员代买彩票,发现中奖后就据为己有的事件,影响了彩票事业的声誉。我们要通过培训让销售员认识到不诚信带来的严重后果。”王薛红博士说。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