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吴门四杰夺魁 王羲之流拍

2007年12月08日 01:1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本报记者 孙伶

  2296万!

  这是11月30日明代文豪、“吴门四杰”中文徵明的一幅杰作——《渔梁红叶图》在北京保利拍卖公司的中国古代书画专场中拍出的数字。这幅曾为中国近现代绘画大师吴湖帆旧藏的小青绿山水画本以200万元底价起,立即引来场内近10位买家争相举牌,一分钟内便突破了千万大关。最后3位买家各不相让,一路短兵相接,使这幅藏品以高出起拍价十倍的金额落槌,成为今年秋拍中的压轴黑马。

  就在“文徵明”粉末登场之前,“吴门四杰”中的一号人物“唐寅”与排行老三的“沈周”刚刚唱罢两出“好戏”。同属吴湖帆旧藏的唐寅画卷《金阊送别图》以1456万成交,沈周《虎丘饯别图》以750.4万落槌,比120万的预估价高出600多万。而吴门四杰中排行老四的“仇英”更出人意表,在11月初中国嘉德举办的古字画拍卖专场中,以一幅《赤壁图》博得7952万的天价成交数字,打破有史以来中国艺术家画作在全球拍卖范围内的所有成交纪录。仇英成为第一个身价过百万美元级的中国艺术家,如同梵高和毕加索。

  就在半年前举行的春季拍卖中,北京保利推出的唐寅、文徵明合作手卷《书画合璧》最终拍价不过为187万元,而另一幅唐寅独作的《松荫高士图》立轴则在中国嘉德的春拍专场中以99万成交。同样来自吴湖帆旧藏,沈周的手卷《吴中奇境图》在2006年西泠印社秋拍专场中以638万元成交,成为今年秋拍之前沈周5幅拍价逾百万的重要作品中较贵的一张。“吴门四杰”故品的身价,在经历了一个短暂的夏天之后,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古字画拍价高调抬头

  “用财经媒体的话来说,古书画是蓝筹股,购买者应该对它放长线。追求短期投资效益的收藏人可能会更关注中国当代艺术。”香港佳士得拍卖行书画部高级顾问马成名说,“从目前秋拍市场中的各项成交数据看,古书画拍价抬头,可能还将持续上扬。”在香港佳士得拍卖行于11月26日举行的“中国古代书画”拍卖专场中,原估价800万至1000万港币的明代文豪董其昌所作《书画小册》被激烈竞投,最终以全场最高成交价——48487500港币落槌,打破了他个人作品的全球拍卖纪录。

  作为香港最资深的古字画收藏专家之一,马成名对于这一形势的预测早已了然于胸:“港台及内地专业收藏家对传统古字画的关注从未间断,这个市场一向发展平稳。今年佳士得秋拍中,古书画成交额达1.5亿港元,比上年同期增长了一亿多。这证明古书画市场在中国当代艺术持续火爆3年的情势下有了转暖迹象。”

  根据拍卖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香港佳士得中国古代书画专场最终取得151228750港元总成交额,比去年同期高出近1亿港元。而中国嘉德的中国书画专场中共有826件书画作品亮相,共取得4.109亿元成交额,比今年春拍时得到的2.78亿增加了1亿多,就连拍品的平均成交价也比春拍时提高了13.8万/件。除了中国嘉德,北京永乐、北京保利等拍卖公司的古代书画秋拍专场也佳绩频传,拍品均价与春拍相比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其中,北京永乐的中国书画类拍品均价由春拍时的8.03万元/件,提升为11.67万元/件。

  “仇英《赤壁图》拍出近8000万元人民币,使中国绘画的国际价格登上一个新台阶。”拍卖结束时,中国嘉德总经理王燕南说,“这个事件证明了内地拍卖市场在中国绘画的国际交易平台中的重要地位。同时,它也是对中国古书画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的肯定。”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古代书画收藏开始回潮。

  泡沫破灭后的理性攀升

  明代吴派的“吴门四杰”和明末“松江画派”创始人董其昌的本月连破纪录,让不少收藏家感到曾经沉寂一时的传统古字画又重新抬头了。这一次古字画价格在拍卖市场中的攀升,头顶着“大热门”当代艺术持续升温的巨大压力。与2000年左右古字画拍价一路飙升的情形不同,它的稳健的上涨显得更加成熟理性。专业藏家成为中国书画拍卖现场最有力的竞投人。行家们对古字画作品价格、市场走向的判断更为冷静理智。

  在11月28日由香港佳士得公布的秋拍结果统计报告中称“最后购入董其昌《书画小册》的是有多年收藏经验的亚洲行家”。而目睹了现场竞拍全过程的书画收藏家王健民也认为,“《书画小册》的成交价十分合理。以长远眼光来看,它的升值潜力极高,几年后增价一倍并不是笑谈。”根据中国嘉德的工作人员介绍,在《赤壁图》拍卖现场手持专为这件品牌订制的红色专用竞价牌的5位藏家中,其中3位是有过多年收藏经验的专业买家。他们对《赤壁图》的叫价均高于5000万,这表明最后成交结果并没有多少水分。

  “中国书画市场经过2006年的调整,至2007年逐渐回暖,目前正朝着良性方向发展,市场价格逐步趋于理性。”在中国嘉德书画部总经理胡妍妍看来,近8000万的成交价对于一幅仇英名作而言实至名归。这位吴门画派领军人物的画作价格,早在艺术家生前就超越了宋画。仇英去世后,他的大部分作品都被皇室贵族收藏,极少流于民间。目前,中国内地馆藏有证可考的仇英画作少于50件。物以稀为贵,8000万的成交价对于一件不可再生的历史名作而言,其实并没有泡沫成分。

  在“吴门四杰”扬眉吐气的同时,曾被公认为今年秋拍两大“热点”的《元人秋猎图》和唐摹本《王羲之——妹至帖》却相继流派。被誉为回流国宝的《妹至帖》估价高达4000万港币,却遭遇现场竞价只达2100万港币的尴尬局面而流标。而曾于1989年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187万美元成交,多年保持中国古代书画最高拍价纪录的《元人秋猎图》以2200万起拍,因最后举牌价2900万未达送拍人心理底价而未落槌。

  热点拍品的纷纷落马,是否意味着古书画的回潮只是一个假象?“它正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古书画回潮中专业买家们的理智和冷静。”参与保利秋拍的一位书画藏家不愿透露姓名,他说,“媒体眼中的‘热点’与收藏家们的关注点是不一样的。古画收藏最重要的就是‘去伪存真’,而这两件作品均在这方面存在着瑕疵。众所周知,现存于世的王羲之墨迹均系唐朝摹本,没有真迹。虽然唐摹本是目前存世临摹王羲之墨迹中的精粹,但要说服自己花4000万藏一幅摹本仍然很难。《元人秋猎图》中出现的烟杆让专家们对它的断代众说纷纭,这也让藏家们心有不安。专业藏家更看重作品本身,会根据公众舆论和短期内增值价格的多寡来选择藏品的,只能称之为投资人。”

  2004年,中国当代艺术这一“出口转内销”型藏品在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的风生水起,对中国古代字画的收藏带来了不小的冲击。许多以投资为目的的买家被当代油画吸引,逐渐分流出中国书画拍卖市场,泡沫破灭后的古字画的成交纪录逐渐归于平静。稳定忠实的专业购买群体,让古字画市场发展更加稳定持久。

  在当代油画家陈衍宁和张晓刚大热之后,“吴门四杰”与董其昌再攀高峰。相对火爆到有些疯狂的当代艺术市场,古字画价格的稳健上涨,显得更理性。

  皇室名家藏品:

  古字画中最值得追捧的对象


  尽管古字画一直是中国人认知度最高的收藏项目,却总是摆脱不了“鉴定”这一顽疾的困扰。在造伪技术不断向高科技发展,而某些拍卖行仍抱着“免责条款”作“免死金牌”的今天,流传有序的古字画尤其受藏家青睐。而在这些可考证的前收藏人中,一旦出现皇室、贵族或名人的字样,藏品市价便水涨船高。

  上海收藏家童衍方,一向注重藏品的来源出处。他对藏品的前收藏者尤其留意:“古字画难定真天,考证它的流传经历是最有效的甄选途径,也是最有价值的决策依据。”11月7日,中国书画鉴定大家、文史家、金石学专家史树清先生仙逝。2年前,书画鉴定专家、书法家启功先生也离世而去。屈指可数的老一辈书画鉴定家的相继去世,造成专业的书画鉴定人的真空地带。鉴定难——成为当下古字画收藏难以功克的一道堡垒。考证来源,成了买家推敲拍品真伪最有效率的办法。

  “国内藏家近年来对宫廷收藏书画的兴趣愈来愈大,一旦有类似质素的作品出现,总会引起市场热烈的反应,突破成交纪录总是预期之中的事。”马成名说他后阶段也将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向搜寻名家收藏的古字画:“虽然不能说皇室品鉴、名家收藏就是保险单,但有迹可循的流转经历总算是针对伪作赝品开出的一剂预防针。”

  《赤壁图》也有更加完整清晰的收藏记录。仇英画作一向是皇室专宠,《赤壁图》也属清宫旧藏,还曾被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定为上品。辛亥革命后由末代皇帝溥仪携出清宫散落民间,民国时被天津实业家张氏收得,密藏80余年。对于这样一幅流传有序的古字画而言,每一个收藏者的名字都像是它的脊骨,使它能在复杂的拍卖市场中挺直腰板,市价居高不下。

  目前,现存于世的部分古字画名迹真品已被港台及内地行家收藏,不会被轻易放回市场,成为非卖品。而少量在市场中流转的古字画藏品也不可能像在世艺术家的作品那样持续增多,则成为限量品。在这些限量品中,只有极少数书画作品有明确可考的文史记载,证明它们的出处和流传经历,因而显得尤其珍贵,值得收藏。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