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无固定期限不等于铁饭碗 误读导致企业下重手

2007年11月21日 19:58 来源: 《理财周刊》 【字体:


  本刊记者/甄爱军

  之所以会出现众多类似于华为“辞职门”的事件,主要是一些企业对新《劳动合同法》(以下简称新法)存在不同程度的误读。而这种误读的产生也和有关部门及专家对于新法的解读不够深入透彻有关。

  无固定期限不等于“铁饭碗”

  对于新法最受关注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问题,上海君悦律师事务所许海波律师分析,原有的劳动法律制度中的劳动合同期限的规定确实对劳动者不甚合理。原有制度下劳动合同短期化倾向明显,而新法规定符合条件的劳动者就应享受长期、稳定的工作条件。但这并非意味着不能解约。

  许海波指出,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也是可以解除的,只要符合法律规定的过失性解除或非过失性解除的条件。认为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不能解除或者等同于铁饭碗,显然是错误的。符合法定解除或终止条件的,仍然可以解除或终止 。

  比如,新《劳动合同法》的四十条就明确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合同:劳动者患病或者并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劳动者不能胜任工作,经过培训或者调整工作岗位,仍不能胜任工作的;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

  由上述条款可以看出,企业在解除劳动合同时还是回旋的空间的。

  此外,企业对于赔偿问题也存在一定程度的误读,认为与员工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后,解约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就华为而言,专家指出,即使是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假如不能胜任工作岗位而需要给予辞退的话,给予的补偿也和华为现在的补偿标准相当,并不会大大加重企业的负担。,华为现在的做法显然是多此一举了。

  对《新法》的深度解读不够

  张先生是沪上一家快速消费品公司的HR,他近期就因处理员工劳动合同而焦头乱额,如果偏向员工,他自己的前途难料,而如果偏向老板,引起员工不满,自己仍然不得安宁,万般无奈之下,他想到了改行做销售。

  张先生的困惑在于他无法对新法作出正确的把握。他说:“有些规定不是很明晰,如《劳动法》中规定劳动合同中可以约定合同终止的条件,但新法对此内容并无明确规定,那么是不是还可以保留这项内容呢?我不知道,而现在也没人搞得清楚。”

  其实,并不只是张先生一个人有这样的困惑。记者采访了沪上部分企业的HR和法律界人士,他们都有类似的想法。许海波表示,目前除了一些学理性的解读之外,并没有来自官方的解释,人们更多看到的只是一种口头性的要求和提醒。

  正是由于司法部门、立法者没有给出正确的解读,有可能会出现一些让人意外的结果。如专家分析认为华为很有可能会“自摆乌龙”。有分析指出,华为所采取的离职竞岗过程中,所谓的“离职”员工并未真正离开华为。因为要想切断员工工龄的连续性,必须是员工离职,包括办理工作交接、停止发放工资和社保、办理失业手续、转移个人档案等等。但华为并未真正做到这些,因此,那些重新竞聘成功的员工只要连续工作满10年,仍然可能跟公司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而在目前,从新法有些模棱两可的规定条文中,还有不少问题找不到答案,而这只有等待实施细则的出台。比如在为劳动者与用人单位谈判提供平等法律平台的前提下,如何保护那些长期性“临时工”的合法利益;在强调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与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间差异的同时,是否应该对社会保障制度作出必要的修正,从而在不同用工机制下实现劳动者权利与义务的平衡;等等。

  对此,不管是企业还是劳动者,都希望相关的实施细则能够尽早出台。上海专才管理人才公司总经理刘大卫博士告诉记者:“我心中有不少疑问,在等待劳动部出台实施细则之后再寻找答案。”

  焦点短评缩短政策阵痛期

  文》本刊记者/甄爱军

  在新《劳动合同法》即将实施之间,全国不少地方出现了一些企业与员工解约的高峰,这估计是政府主管部门、立法者没有预料到的。

  应该说新《劳动合同法》实施的初衷就是在保证企业正常经营的情况下,加大的对劳动者的保护力度,这是值得充分肯定的,这为实现日和谐的劳资关系提供了法律保障。但是,我们尴尬地发现,《新法》在实施之前竟然带来如此大的阵痛,而这个阵痛原本是可以避免或者大大减轻。

  法律规避如同资本逐利,是天性使然。因此在《新法》实施之前,由于惧怕员工捧上“铁饭碗”,很多企业纷纷与员工解约,有些甚至不惜采用威逼利诱、恐吓等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来达到目的。这就让人有些迷惑了,《新法》的副作用为什么有这么大呢?

  记者认为可能由以下两个方面的因素造成的。

  首先是因为在劳方与资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博弈之中,缺乏相应的弹性的条款,作为缓冲带。此前是资方可以随意终止劳动合同,而且付出的代价极小,但新法实施后却反过来了,资方如果想要对捧上“铁饭碗”的劳动者动手,那么结果是很有可能自讨苦吃,因此巨大的反差迫使资方提前做出反应,将这种可能掐死在襁褓之中。

  其次是新《劳动合同法》中有些规定过于粗糙,含混不清,致使企业不知道其底线在哪里,从而产生误读,当然也不排除故意钻法律的空子。于是产生“上有法律,下有对策”的怪现状。

  如果,我们的立法者能够在立法的时候考虑得更加细致些,考虑到劳资关系博弈的方方面面;在法规出台的时候,多加以解读和分析,这个阵痛或许是可以避免或者是减轻的,这或许会给我们以后的立法和执法提供一些经验。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