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大腕眼中的红木收藏

2007年11月30日 15:24 来源: 江苏商报 【字体:


  【江苏商报报道】 本报记者 李思颖 报道

  在南京最大的古玩市场——夫子庙古玩城里,“煮酒堂”绝对算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这是南京第一家、也是最大的一家私人古典红木家具藏馆。馆主罗毅恒老人30年来凭着对古典红木家具的痴迷,成为收藏界鼎鼎大名的“腕儿”。

  走进罗毅恒的“煮酒堂”,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时代,室内摆放着各式明清家具,将200平方米的空间挤得满满当当,每一件都堪称精品,罗毅恒静静地坐在一张酸枝木大桌旁喝茶读报,一瞬间让人宛如置身于一个明清书香人家。

  从40元开始收藏之路

  罗毅恒的第一件收藏品是一张红木桌子,是20多年以前的事,花了他40元钱。那时的罗毅恒还是南京市医药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工。

  堂子街每周日凌晨都有“鬼市”——即黎明前就开始的古玩集市。从事美工工作的老罗对古玩艺术品很感兴趣,没事常去逛逛。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花40元从一个农民手中买下了一张红木小桌,“当时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收藏,只是想买回家自己用。”

  老罗告诉记者,那个年头很流行收藏字画,却几乎没听过有人收藏红木家具。

  一周后,一位上海朋友到老罗家做客,一眼就看中了这张红木桌子。在这位朋友的一再坚持下,老罗以90元的价格卖给了朋友。

  从那一天起,老罗正式开始了他的古典家具收藏之路。回忆起这第一次红木家具的买卖经历,老罗感慨很多:“说来好笑,那时经济条件不好,当时拿到这90元钱,我花10元买了两只烧鹅,全家人美美打了一顿牙祭,又借了300元钱,加上其余的钱,专程跑到安徽绩溪去收红木家具,因为刚入行,还没敢收大件,只收了一些小型家具,结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收来的家具全部卖完了。”

  此后,罗毅恒和家人就开始经常到安徽民间收集红木家具。20多年前,交通不发达,有时甚至为了一件家具,老罗得骑着驴子到山里去。

  罗毅恒说,收藏红木家具一定要具备专业眼光,否则很容易吃亏上当,他初入行时没少吃苦头。曾经有一次他花几千元收购了一张红木桌子,后来才发现所谓的“红木”竟是在普通木料外涂抹了鞋油。

  随着收藏红木家具的人越来越多,民间造假的花样也开始多起来。比如将非洲产的杂木放在水中煮一个多星期后,外观看上去就有红木的效果;也有人将钢筋打入木料中再封头,让你难以辨认……到现在,科技发达,造假手段也越来越高明,甚至能骗过很多行家里手。

  经过多年的磨砺,罗毅恒早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不仅能明辨真伪,甚至一些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家具,经过他的“妙手回春”,也能神奇的脱胎换骨。

  为建“藏馆”卖掉房子

  在这一行的时间越长,罗毅恒就对古典红木家具的收藏越痴迷。

  几年前,老罗开始筹划建一个私人古典家具藏馆,他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向更多的人展示古典家具的魅力。为了达成这个心愿,他和家人付出了很多,把原先的住房卖了,全家搬到藏馆,平时就住在店里。

  支持这样一个藏馆需要不少资金,全家人平时粗茶淡饭,生活十分简单,可罗毅恒并没有觉得苦。他甚至觉得,与自己心爱的古典家具住在一起,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现在古典红木家具市场很火,国际拍卖市场上也屡创天价,自己收藏的这些家具究竟值多少钱,老罗从来都没有算过,因为他从没想过靠这些家具赚钱,他看重的,是古典家具的艺术价值而非商业价值。

  办“煮酒堂”只为以店会友

  一排醒目的楠木雕花门,将 “煮酒堂”展厅隔为两间,罗毅恒告诉记者,这几扇门是他从苏州淘来的。

  那时苏州老城区拆迁,他特意赶到苏州,在当地住了一个多礼拜,从即将被拆毁的民居中“抢救”下来的。一共收了28扇,材质虽然不是红木,但工艺精湛,雕花精美,颇有收藏价值。

  在罗毅恒拥有的藏品中,很多都是这样从民间收集来的。比如他个人最喜爱的一件明代黄花梨天圆地方插屏,就是他5年前从一个安徽人手中购买的。这个插屏做工精巧,高约90厘米,拿在手中分量很沉,大约十几斤重。黄花梨木的支架上嵌有上圆下方两个天然云石屏,分别代表着天和地,当时用了10万元钱和价值6万多的红木家具换购,曾经有人愿出价40万元购买,罗毅恒没有出让。

  目前国内收藏市场上黄花梨木炙手可热,原木每公斤的价格都超过万元,这件插屏的市场价格当然也水涨船高。据估计,这件插屏的价值应该超过百万。但老罗的态度却十分坚决:“不管别人出多少钱我都不会卖。”

  随着罗毅恒在收藏圈中的名头越来越响,不断有商家找上门,要以高价收购他的藏品,老罗皆不为所动。“煮酒堂”内珍品罗列,每一样都是他的心爱之物。这些年来,他已经不知道拒绝了多少人。

  一张清乾隆时期的酸枝木贵妃榻,是老罗15年前花5万元钱买的。很多买家都打过它的主意,甚至有人专程带了100万现金赶到店里,指名要这张榻,罗毅恒也没有出让。“我对生活的要求不高,够吃够喝就行,最大的爱好就是收藏明清家具,开办这个藏馆,主要是为了以店会友,到这里交流收藏经验我欢迎,但我不希望这里沾染太多的商业气息。”这就是罗毅恒的收藏观。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